繼李文亮醫生後,一名湖北醫生因為疫情期間在網上批評當局各種不合理的防疫政策被處理,受到外界關注。網民感嘆,當局不允許醫護人員進行公開的專業討論。

日前,網上流出一份鄂東醫療集團紀委的處理通報,通報稱,鄂東醫療集團管理質量部主任、黃石市中心醫院副院長余向東通過個人微博、微信公眾號等網絡平台,對戴口罩、居家管理、封城等臨時措施以及安徽支援1.2噸中藥材等問題,發表一些不當言論,比如對當局的防疫政策不滿和對中醫中藥的負面言論,余向東因此被免去的職務。

余向東的微博(@棒棒醫生)也顯示異常狀態,所有內容均已清空。據悉,「棒棒醫生」曾指責當局不斷變換的抗疫政策,令必須建立在最佳證據基礎上的臨床決策體系崩潰。

湖北黃石市中心醫院副院長余向東因發表疫情的學術觀點,被處分並免職。(網絡圖片)
湖北黃石市中心醫院副院長余向東因發表疫情的學術觀點,被處分並免職。(網絡圖片)

記者就此事致電余向東的多位同事,但多人未接通電話。一名藥學專業的女醫生表示,「我不發表任何言論」。

另一名余向東的同事告訴記者,余向東本人沒有被帶走,院裏對他很保護。該同事認為,他有些事情過激了一點,人蠻好的,「實話實講,他為人可以,我也蠻喜歡他。」

他說,「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確是沒有甚麼很特效的辦法,但是有症狀要治那個症狀,併發症也要治。中藥還是有點用的,我當時不給病人發中藥,病人就問今天中藥怎麼沒發啊?安慰作用也可以啊!醫生裏有一句話,『偶爾是治癒,常常是安慰』。」

對記者問余向東是否到抗疫一線去,對方表示保密。但他又說,作為基層醫院,十個領導有九個不是學醫的,政治掛帥。

記者最後撥打了余向東本人的電話,他接聽後表示不方便說,暫時也不想說。「這個沒甚麼好說的,因為大家也可以理解的事情,正反兩方面都有,有的人幸災樂禍,有的人打抱不平,我也看到了。」他說,「其它的沒甚麼,做醫生也很好啊,我本身就是醫生啊。怎麼可能不到一線去呢?肯定經常到一線去,看病沒問題,看病是我的專業。」

余向東稱,疫情期間寫了很多篇文章,也被刪掉、封掉了很多篇,但是都是學術觀點,不存在別的含義,可能有些學術觀點「不合時宜」。

對於網傳他不治病的說法,余向東否認說沒這回事,「不是不治療,而是沒有針對病因的治療,我們只能對症治療,吸氧也是一種治療。我從來沒有說不治療,不可能說出這種話來。」

余向東被處理的消息在網絡引發關注。有網民表示,「他說了甚麼?」「在中國說真話的下場。」「建議人大通過新法條:『攻擊中醫中藥罪』。」「一邊是表彰去世的曾經被訓誡的李文亮醫生,另一邊是訓誡活著的余向東醫生。」

一家自媒體指出,對余向東的處分和對李文亮的處分本質上是一樣的,那就是不允許醫護人員進行專業的公開討論,要把醫學變成「行政的婢女」。

@過客劉建偉:讓人說話,天塌不下來。那些不畏壓力,敢於發聲的醫生,是一個社會寶貴的財富,余向東醫生的命運應當得到我們的關注。李文亮之後,又一位醫生因「不當言論」被處理。

@libertyuser :口罩和中醫中藥本來就是個醫學專業問題,現在卻「科學問題政治化上綱上線」無限擴大為意識形態問題,新時代可以與文革時代看齊了,這時代在史書上註定是醜惡之極了。

一位醫生大V寫道:「看到棒棒醫生被發紅頭文件點名批判,感到非常的悲哀。太多人容不下不同看法、意見。」

中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管理科學與工程博士生導師鄭克強發微博表示, 「(余向東被)打入另冊。這未免給人以過河拆橋之感,怎能不讓其他一線醫生心寒?」

湖北黃石市中心醫院醫生余向東在抗疫一線。(網絡圖片)
湖北黃石市中心醫院醫生余向東在抗疫一線。(網絡圖片)

公開資料顯示,余向東是鄂東醫療集團市中心醫院副院長,黃石市中心醫院血液風濕科副主任醫師,1992年畢業於上海醫科大學醫療系。目前在黃石市中心醫院官網上,余向東的簡介仍顯示在領導團隊中。

余向東在網絡上是醫學科普作家,經營「棒棒醫生」公號,自稱「老中醫」。他認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屬於中醫疫病範疇,病因是天地間別有的一種「疫戾之氣」。若辯證施治,或許不至於用「封城」這種不得已的招術。

他還認為,史上哪場瘟疫是靠藥物治療控制住的呢?放棄對於藥物治療的迷戀和執念,近期把重點放在早期識別、分類隔離和重症支持上去,或許可以免受許多無證據藥物的「次生災害」。

他還寫道,「事實就是,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痊癒不是靠藥物的治癒,而是靠你自己身體免疫系統發揮作用的自愈。目前聲稱某種藥物治癒新冠肺炎的全是貪天之功而已。」

「吸氧、休息、營養、安慰、正確知識的宣教、不濫用藥、監測、隔離,這些都是現代醫學『治療』的內容。這些治療的作用遠遠大於無證據的所謂抗病毒的藥物。」

余向東的上述觀點與中共當局宣傳相左。而所謂「中西醫結合」是中共最高當局提出的防疫指令,「中醫防疫」成為各級政府一項「政治任務」。中共黨媒近期報道中共衛健委專家及中醫學院的副校長稱中藥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中的治癒率超過97%,甚至達到99%。

而中共誇大中醫的治療效果和治癒率也遭到質疑。大陸原衛生部高官陳秉中等認為這是中共當局繼續在欺騙,為國際追責中共感染、死亡人數造假開脫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