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生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後,全球產業鏈開始面臨重整問題,減少對中國的依賴。然而台灣是否該重新思考與其它國家重新發展新的鏈結關係,或該應超前部署產業轉型?學者認為,台灣早就超前部署了,全世界產業鏈的遊戲規則也將重新洗牌。在這波疫情中,全球看來很悲觀,但台灣受傷程度小,今年台灣的經濟不致於太壞。

台灣經濟研究院南台灣專案辦公室主任高仁山指出,過去傳產類,台灣在全球上算是中階,例如工具機、機械等,在這次疫情中機械產業鏈中,打的很成功的是口罩機,連疫情都不知何時結束,台灣的口罩生產線訂單已排到後年了。

在這次疫情中機械產業鏈中,打的很成功的是口罩機,連疫情都不知何時結束,台灣的口罩生產線訂單已排到後年。( 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在這次疫情中機械產業鏈中,打的很成功的是口罩機,連疫情都不知何時結束,台灣的口罩生產線訂單已排到後年。( 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很多國家已體會到要有這樣的事情一爆發,所有口罩都被中國掃光光」高仁山提到,因此,這次疫情造成台灣醫療產業是被全世界看見的,看到台灣的防疫成果做的不錯,甚至台灣在一個月內把口罩產能拉到一天一千萬片口罩,對全球來說有點不可思議。

除了政府協調這些廠商國家隊,非常投入讓全世界都看見,這是政府部署嗎?他認為,不是政府部署,而是出自於意願做,這不在全球供應鏈當中,但全球醫療用口罩最高端是歐美國家,連3M都移到中國生產,現在發覺要把產業鏈拉回美國生產。

高仁山認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是加速中美貿易戰的產業鏈移轉」,這次疫情剛好對在中國投資的外商、台商、日商、韓商等,當生產線一斷、全部都封,整個產業鏈都斷,日本將撥22億美元協助日本生產鏈撤出中國,不只日本的傳產還有高科技產業都想拉回日本生產,另外,南韓想拉回的是液晶顯示器、半導體。

「其實,台灣早就超前部署了,台灣一直在這個產業的最上游」,例如晶圓封裝測試、IC設計等。他舉例,高通被公平會告反壟斷,將罰款金額240多億元轉成在台灣實質投資與技術合作,這樣行為就是超前部署。

台灣政府傚法美日補助企業撤出中國?高仁山說,台灣政府可能還沒有那麼大的膽子,他覺得是應該(這樣做)。不過,去年底經濟部統計台商回台投資近7千億元,其中,到現在實質開工不到1/3,因為其他人還在觀望,大家原本打算要撤出中國,沒想到來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造成供應鏈中斷,會繼續觀望這波疫情過後,再來決定投資哪裏做甚麼。

高仁山表示,台灣有一個很慶幸的地方,是這波疫情,對全球產業的打擊很大,但對台灣科技業基本上沒有太大的打擊,有接到固定的急單都還在出,反而被影響的有觀光旅遊、餐飲業、零售業、船業、航空業等,台灣的科技業基本上接單都不錯,全世界的影響,可能到第三季才會看到需求衰退情形。

他說,在第二季都是急單效應產生,全世界已消退,台灣晚別人消退,這是好事,台灣比別的國家受傷較小,衰退越晚發生,復甦會比別人快,疫情影響台灣不大。在歐美國家疫情中,美國經濟衰退最嚴重,讓其他的國家經濟就很冷,中國是依賴美國歐洲的需求,但台灣遲早也會受影響,全世界產業鏈的遊戲規則也將重新洗牌,不會全部放在中國,會分散。

高仁山提到,從蔡政府執政以來一直在推新南向,因為在東南亞絕對全世界會看到的投資標的,原本在中國的中階傳產大部份可能會往東南亞移動,例如,蘋果iphone供應鏈也轉往印度、鴻海也去印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