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獲得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後,中共從上到下層層對外隱瞞疫情,但其內部早在1月15日就開始分層級地進行秘密培訓,部署防控方案。

近日,大紀元獲得多份內蒙古自治區的機密文件,包括《關於組織參加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共肺炎,下同)醫療救治工作影片培訓會的通知》、《關於召開全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影片培訓會議的緊急通知》、《關於參加全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電視電話會議的通知》、《關於舉辦全區肺炎醫療救治工作影片培訓班的通知》、《蘇尼特右旗衛生健康委員會匯報》、《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健康委關於在全區開展肺炎疫情防控知識宣傳教育的通知》、《社區防控工作》、《關於加強肺炎疫情社區防控工作的通知》等。

中共地方層層秘密培訓

上述文件顯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共總理李克強,1月20日首次公開對疫情作批示前,中共已開始秘密防範疫情。

1月1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召開全國肺炎醫療救治工作影片培訓會,大陸各省(市、區)衛健委都設有主會場,市、縣衛健委設有分會場。會議內容包括:診療方案;防控方案;以及部署醫療救治工作。

中共衛健委系統召開秘密會議,圖為中共國家衛健委召開會議。(大紀元)
中共衛健委系統召開秘密會議,圖為中共國家衛健委召開會議。(大紀元)

1月17日,內蒙古衛健委召開全區疫情防控工作影片培訓會,給各盟市衛健委、疾控中心相關人員進行培訓病例監測方案、可疑暴露者和密切接觸者管理方案、病例流行病學調查方案、肺炎實驗室檢測方案等。

中共衛健委系統召開秘密會議,圖為中共內蒙古衛健委召開會議。(大紀元)
中共衛健委系統召開秘密會議,圖為中共內蒙古衛健委召開會議。(大紀元)

1月20日,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衛健委召開全盟疫情防控工作影片培訓會,給各旗縣市區衛健委、盟直各有關醫療衛生單位的相關人員培訓。

中共衛健委系統召開秘密會議,圖為古錫林郭勒盟衛健委召開會議。(大紀元)
中共衛健委系統召開秘密會議,圖為古錫林郭勒盟衛健委召開會議。(大紀元)

上述文件顯示,從中央到地方的三次影片會議的信息,都「不予公開」。

習李公開批示前 地方已成立防疫小組

《蘇尼特右旗衛生健康委員會匯報》顯示,內蒙古蘇尼特右旗衛健委1月15日、17日先後參加完中共國家衛健委、自治區衛健委的影片會議後,該旗衛健委1月18日就成立了由衛健委主任任組長的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

1月18日,蘇尼特右旗衛健委成立疫情防控小組。(大紀元)
1月18日,蘇尼特右旗衛健委成立疫情防控小組。(大紀元)

該疫情防疫小組不僅先於習近平、李克強的公開批示,而且早於中共國家衛健委成立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領導小組。

1月20日,習近平、李克強首次公開對疫情作批示,要求各地要「做好防控工作」,但又強調「加強輿論引導」,「維護社會大局穩定」云云。

中共喉舌新華網報道該消息時還稱,當天中共在北京召開疫情防控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中共國家衛健委成立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領導小組。

大紀元獲悉的文件顯示,1月20日,內蒙古區政府、區衛健委、區各有關部門、 各盟市衛健委等單位的相關人員出席了中共召開的全國電視電話會議。

習、李指示當天晚上,中共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才首度承認,病毒在人際間傳播,並提到「有14個醫務人員被感染」。

中共直到25日才發文要求加強社區防控

中共承認人傳人後,又過了5天,即1月2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才下發通知,要求各地加強防控社區疫情。

這份《關於加強中共肺炎疫情社區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省(市、區)對轄區內來自武漢的人員要進行登記、居家觀察14天;調查病例的感染來源,確定疫情的波及範圍;實現網格化、地毯式管理,責任到人、聯繫到戶、追蹤到人等。

1月27日,內蒙古衛健委轉發了上述通知,要求各盟市衛健委「抓好部署和落實工作」。

內蒙古衛健委轉發中共國家衛健委下發的有關加強社區疫情防控的文件。(大紀元)
內蒙古衛健委轉發中共國家衛健委下發的有關加強社區疫情防控的文件。(大紀元)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共學者在海外的論文中透露,中共肺炎疫情實際在12月1日爆發。此後中共當局一直隱瞞疫情、遲遲不採取行動。直到1月1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才開始對內部進行培訓,順序依次為:全國、全區、全盟往下走。

李林一說,習、李1月20日作指示,中共當天才開始正式動員,但直到25日才開始想起來「加強社區防控」,把人命不當回事。從12月初疫情爆發到開始社區防控,兩者相距已近2個月。因為瞞不住了,中共不得不在1月20日透露部份疫情人傳人事實。

中共層層隱瞞疫情

中共國家衛健委1月14日還開秘密會議,向省級官員警告疫情可能大爆發,但它向公眾隱瞞不報。

美聯社4月16日報道了上述消息。美聯社獲得的中共政府內部文件顯示,中共國家衛健委健委主任馬曉偉在1月14日與省級衛生官員進行了秘密影片會議,評估疫情。根據一份相關備忘錄顯示,會上談到「病例成群的出現」,顯示人傳人的情況可能存在,並稱「(當下)傳染病的情況仍然複雜嚴峻,是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來最大的挑戰」。

備忘錄亦提及1月13日泰國通報一名武漢遊客被確診後,指出病毒可能已散播到國外。備忘錄中說,「隨著中國新年的到來,很多人將外出出行,(病毒)傳播和擴散的風險較高」。

報道指,但中共在疫情的關鍵時刻隱瞞了6天後,習近平才於1月20日警告公眾。而那時,大陸已有三千多人被感染。

財新網的報道指,1月11日前,武漢已有7名醫護人員感染。

中共疾控中心等單位1月29日在《紐英倫醫學雜誌》刊發的論文顯示,早在2019年12月中旬,病毒已在密切接觸者之間「人傳人」,到2020年1月11日武漢已有7名醫護人員感染。

該論文披露,1月11日至1月22日,武漢又有8位醫務人員感染。

該論文發表後,立即掀起軒然大波。1月30日晚,浙江大學神經生物學教授王立銘發微博稱,「我已經出離憤怒,不知道說甚麼好了」。他質疑,中共疾控中心早在一月的頭幾天就已掌握明確人傳人的證據,消息卻被掩蓋三星期之久。

因為此前中共武漢市衛健委、國家衛健委等醫療機構,一直隱瞞疫情。

如武漢市衛健委1月11日發通告謊稱:「目前,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

武漢市衛健委1月15日再發通告謊稱:「現有的調查結果表明,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而1月1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赴武漢,中共疾控中心的響應升級到最高級別的一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