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暫停向世界衛生組織(WHO)撥款,同時開始對世衛應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過程開展調查。此舉獲得美國國會共和黨人的大力支持,在白宮之外也獲得響應。

美國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研究學者、史丹福大學公共政策國內政策研究主任Lanhee J. Chen在霍士新聞撰文建議特朗普政府向世衛就三大問題進行質詢。

文章說,通過這幾個月的觀察,我們已經看到世衛組織在處理中共病毒傳播事情上是將政治因素置於全球公共衛生之上。世衛組織並沒有進行任何獨立調查來確定病毒性質和其傳播性;相反,它只是重申中共政府的官方聲明,並對中共抗疫措施大加讚賞。

美國要對世衛組織混亂管理和缺乏透明度進行追責已經醞釀很久了。在當前暫停金援世衛組織並開始調查世衛在疫情爆發時角色時,文章建議特朗普政府應要求世衛回答以下三大問題:

一、世衛為何不理會台灣警告病毒人傳人

首先,為甚麼世界衛生組織不理會台灣衛生官員在去年12月下旬發出的一封電子郵件?該電子郵件警告世衛中共病毒可能存在人傳人。

這個問題的答案與世衛組織對台灣一貫的敵意有關,因為世衛組織是看著中共政府臉色辦事的。中共一再將台灣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之外。世衛組織現任官員,特別是其總幹事譚德塞也在幫中共維護這一觀點。

譚德塞最近在台灣問題上越走越遠,他竟然沒有任何根據地攻擊台灣,指責台灣歧視他,因為他是黑人。世衛組織另一個高官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刻意迴避台灣處理疫情的優異表現,卻按照中共口徑回答記者的問題。種種跡象表明,世衛組織只是無視台灣保持和平的環境,這種舉動損害了全球公共衛生事業。

二、年初病毒傳播時,為何世衛發表誤導性言論

第二,為甚麼1、2月份中共病毒在世界上傳播的時候,世衛組織卻發表幾個後來被證明是錯誤和誤導的言論?

1月14日,世衛組織重申了中共政府的說法,即中共病毒不存在人傳人。這種言論卻是在有明顯證據表明在武漢已經發生人傳人之後。兩周後,譚德塞前往北京,稱讚習近平政府在共享有關中共病毒信息方面的「透明性」。在此之前,該獨裁政府已壓制了幾位警告這種病毒的醫生,並禁止他們在中國學術機構發表中共病毒相關的論文。

1月31日,世衛組織聲明反對特朗普的對中國旅行限制,並聲稱「可能弊大於利」。美國公共衛生官員都認同特朗普總統的中國旅行禁令,認為禁令有助於減緩病毒在美國的傳播。2月3日,為甚麼譚德塞說中共病毒在中國以外的傳播仍然「數量少而且緩慢」?即使在世界範圍內,包括在美國局部地區,已有數百人被感染,

三、為何世衛拖延決定性行動

第三,世衛組織為甚麼要等待如此長的時間才採取決定性的行動?

世衛組織在武漢出現第一宗病例後的兩個月才宣佈國際公共衛生突發事件。這時,也是中共政府首次正式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病原體的一個月之後。世衛組織代表團直到2月中旬才訪問中國,以檢查當地的疫情,可是事後世衛組織只是簡單重複了中共有關該病毒性質及其傳播程度的許多說法。最終,直到3月11日,中共病毒已經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蔓延,令十萬多人感染,世衛組織此時才將這次瘟疫爆發稱為「全球大流行病」。

世衛似乎對介入政治更感興趣 而不是去挽救生命

文章寫道,在關鍵的幾周和幾個月裏,當中共病毒悄悄地在中國和全世界傳播的時候,世界衛生組織似乎對介入政治更感興趣,而不是採取行動去在全世界範圍內拯救生命。

世衛組織的支持者爭辯說,世界衛生組織的權力有限,它沒有能力質疑像中國(中共)這種成員國公佈的信息。如果是這樣,那就美國更應該向世衛組織問責,因為他們必須對我們捐獻的數億美元負責。世衛組織必須內部進行改革,使其有權力和能力對其成員提供的信息和數據進行獨立調查和核實,尤其是可能涉及到數百萬生命的情況下。

文章建議,當暫停向世衛組織提供資金時,特朗普總統應該召集政府內部和外部的公共衛生專家成立調查小組,研究以上問責世衛三個問題的有效性及世衛其它工作的嚴謹性。調查組應該提出世衛改革方案,以及如何加強同其它國際組織合作和協調。

Chen在文章最後表示,如果世界衛生組織確實已經爛到無法改組,那麼可能是我們考慮建立一個新組織來進行保障和改善全世界衛生狀況和預防疾病的時候了。中共病毒危機表明,像世衛這樣的國際組織受單一國家(中共)影響是危險的,該組織會把該國利益置於更大的國際利益之上。我們不應該失去這次對世衛組織改革的機會,改革將給我們帶來一個能夠持久的、公正的新機制,它將幫助我們在全世界範圍內改善公共衛生和健康。

Lanhee J. Chen他曾擔任2012年羅姆尼-瑞安(Romney-Ryan)總統競選活動的政策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