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湖北、廣州等多地傳出中共官方發出緊急通知稱,出現新增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病例,因此恢復嚴控措施。疑似第二波中共肺炎正蠢蠢欲動!與此同時,內蒙古多份內部文件顯示,鼠疫或已在該地區蔓延。外界普遍質疑,中共當局隱瞞了兩疫情南北夾擊的實情。

已有信息顯示,內蒙古發生鼠疫感染人病例,以及中共病毒在武漢感染人病例,都最早發生在去年10月底或11月初。

有分析指,兩疫情發生時間點詭異巧合;陸媒關於鼠疫疫情報道突然偃旗息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也被當局掩蓋,兩疫疫情黑幕重重。如今,兩疫情交叉南北夾擊,一旦全面爆發,中國的防疫系統與醫療系統會崩潰,將對社會造成極大的危害,後果將非常恐怖。

中共肺炎二次爆發危機 已蠢蠢欲動

台灣民進黨立委王定宇16日周四中午於臉書披露了8份中國各省多地官方發出的緊急通知文件。

湖北紅安縣疫情防控指揮部通知稱,高橋鎮有村民被確診中共肺炎,且為無症狀感染者,4月15日起恢復全鎮及外來返鄉人員的檢測防控等工作,並特別要求不要前往武漢等疫情防控重點地區。

湖北武漢市經濟技術開發區佳泰社區佳和馨居小區通知稱,發現中共肺炎無症狀感染病例,4月12日起該小區仍按原封閉式管理,加強封控力度。

同時,廣東省佛山當局下發緊急通知,稱羅村下柏發生群聚感染事件,事態嚴重。當地公司因此重新啟動全封閉管理,所有人必須申請後方可外出。番禺區當局緊急通知,石基鎮傍東村亦出現中共肺炎疑似病例。

河北省邢台市當局4月13日亦發佈緊急通知,要求各鄉鎮、有關縣直部門,針對疫情即時繼續落實「恢復原有管控措施」。該市內丘縣通知稱,所有小區立刻恢復疫情防控措施,對外來人員要測溫、登記。

另外,武漢漢江路步行街工作小組通知稱,從4月9日起至7月20日,將進行所謂「封閉改造」,但未提及原因。有照片清晰可見,該地已被圍籬封閉。

而四川省疫情應急指揮部4月初下發增設集中隔離場所準備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全省做好「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疫情防控應對準備。

王定宇發帖提醒,上位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急於復工,在下位的中共幹部只好透過「美化防疫數字工程」來完成,結果就是......「第二波武漢肺炎」似乎已經蠢蠢欲動了!

內蒙官方文件:現大量死疫鼠 中共隱瞞

另一方面,據大紀元獨家獲得內蒙古自治區各地疾控中心下發的通報顯示,鼠疫在當地多個地區蔓延,呼倫貝爾、錫林郭勒盟等地方當局據稱在大力度加強滅鼠。

綜合疫情通報內容,當地自今年3月15日發現首起鼠疫疫情,之後有4個盟市10個旗縣的21個疫點,共分離出鼠疫菌31株,檢出陽性血清5份。

蘇尼特右旗發現死鼠攜帶疫蚤。3月31日及4月1日以及4日,內蒙古鑲黃旗疾控中心分別在當地不同地區發現死疫鼠。但中共官媒並未對此作出報道。

但3月24日,《錫林郭勒盟2020年鼠疫防控工作方案》通知稱,已制定相關方案在當地應對鼠疫。

另據中共喉舌新京報報道稱,4月8日,衛健委衛生應急辦公室召開全中國鼠疫防控工作視像會議,稱嚴防鼠疫疫情遠距離傳播;加強全中國重點省份防控工作指導等。會上發言的省份有新疆、河北、內蒙古等。疑似這些省份均發生疫情。

錫林郭勒盟民眾張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關於鼠疫的情況說:「挺多的,死老鼠挺多的!」

據了解,鼠疫(plague)是由鼠疫耶爾森菌感染引起的烈性傳染病,屬國際檢疫傳染病,為中國法定甲類傳染病,於39種法定傳染病中位居第一,傳染性強,病死率高。在世界歷史上,鼠疫曾多次大流行。

去年內蒙3人染鼠疫 2人送京

事實上,早在去年10月,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一對夫婦分別於25日及31日感染鼠疫,先後發病。據報道,丈夫很可能是於自家農場挖土時,吸入帶有鼠疫菌的氣溶膠而感染,妻子因照顧先生而感染。

但當時未查出兩人感染鼠疫,在病情不斷加重後,2人被轉送北京醫治。遲至11月12日,兩地衛健委才發佈消息稱,兩人確診感染肺鼠疫。三天後,內蒙烏蘭察布市化德縣通報,另一名患者因給死野兔剝皮而被感染腺鼠疫。

內蒙民眾陳先生(化名)向大紀元表示,去年人染鼠疫的事沒聽過,關於吸入性氣容膠染病,「不清楚,也沒有這個報道」。

內蒙民眾錢先生亦表示,去年以來未聽說過有人染鼠疫事件。

疫區錫林郭勒盟民眾張先生說:「當時的情況是:基本動員各個單位的人都出去滅鼠,作了大量的滅鼠工作,一直持續到現在也在陸續的做。」並認為還是有隱患,「還在預防嘛」!

分析:中共掩蓋鼠疫疫情 危害民眾

生物學博士、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這說明去年以來,內蒙地區百姓大多沒有收到防範鼠疫的通知,沒有做特別的防護。他說:「如果現在發現老鼠死亡,而且檢測到鼠疫桿菌,這很可能危害人了。」

「所以,會不會製造很多感染人的實例,甚至包括死亡實例?一方面,可能就像中共病毒疫情一樣,剛開始被(地方當局)掩蓋起來沒有通報;或者官方已經知道,但是消息被掩蓋了,這都是有可能的。」李燕銘說。

去年11月18日,一北京民眾告訴媒體新唐人說:「我的同學他正好在北京宣武醫院工作。我後來問是不是像官方說:只有兩例?結果他就跟我說了,說醫院已經下了封口令,實際上應該是6例。跟當年的非典(薩斯)一樣,它(當局)首先不能讓太多人知道這件事兒。」

而中共喉舌新京報12月3日,依中共疾控中心11月份上線的「英文版」周報,首次披露內蒙古三例鼠疫病例的詳情。報道稱,北京和內蒙古共有447名直接接觸者被隔離進行醫學觀察。還稱,截至2019年11月21日,所有直接接觸者均已結束觀察。這離發佈發現感染鼠疫患者11月12日之間,僅9天。

學生物學的李燕銘一直非常關注人染鼠疫事件。他質疑,這對夫妻到北京確診之前曾在醫院轉院五次,過程中接觸到很多人。而這段時間,應該對他幾乎都沒有做防範及防疫措施,「所以到底有多少人跟他接觸?對於接觸者怎麼隔離的?怎麼檢查的?後來都沒有相關的消息」。

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當時曾向新唐人表示,肺鼠疫潛伏期相對較長,病死率高,當局本應喚起民眾格外的重視,但官方封鎖訊息。他說:「穩定壓倒一切。媒體和醫療口的人都不許講。因為如果社會動盪,那就是要了統治階級的命了,這是不可以的。如果疫情爆發,也就是只死一些人的問題。」

兩疫若同時爆發 防疫、醫療系統將崩潰

另一方面,據李燕銘觀察,從內蒙古鼠疫發源地將感染者送北京就醫,這延伸出一條線。感染時間10月25日;11月12日確診的這段時間也很敏感。因為早前溯源中共病毒時,很多研究報告指,中共肺炎發生的起始時間在11月份。「所以,一開始鼠疫和武漢肺炎爆發的時間點,有一個交叉。當時有很多相關的說法。」

網名「財經冷眼」去年12月31日發帖說,最近,武漢有很多不明原因的肺炎,有人說是非典,有人說是鼠疫,人心惶惶,很多微信群都在討論!……不公佈情況,唯一解釋就是病情嚴重,擔心引起恐慌!希望不是鼠疫南下!

李燕銘表示,鼠疫也叫黑死病,曾引起人類大規模死亡。現在回頭看,內蒙古鼠疫疫情被掩蓋的同時,爆發的中共肺炎疫情也在被掩蓋,「所以中共掩蓋疫情其實也存在一個交集,同步隱瞞」。

目前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爆發,除中國之外,已超過12萬人死亡;外界質疑大陸的實情被中共掩蓋,數字都縮水。李燕銘進一步分析,從這個角度反推鼠疫疫情,中國北方鼠疫情況可能會很嚴重,「對內蒙古而言,現在鼠疫有沒有大規模感染人,有沒有大規模死亡,都是值得懷疑而且值得深究,也是很可能被掩蓋的」。@

 

他判斷,目前中共官方的異常動作顯示,鼠疫疫情與中共肺炎疫情均很嚴重,都面臨二次爆發問題;另一種更糟糕的可能性是,「如果這兩個疫情再一交叉,一旦全面爆發,防疫系統,醫療系統會崩潰的,這造成社會的危害性,想一想是讓人非常害怕的,那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