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自匿名人士處取得的內部備忘錄文件顯示,中共高層1月14日已經傳達習近平等高層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的指示,並承認有可能發展成為全球性的重大的公共衛生事件。但卻未對公眾作出任何警告或採取任何保護民眾的防範措施。

內部備忘錄文件顯示,1月14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召集省級衛生官員的秘密電話會議,主要目的是傳達習近平等高層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的指示(但是備忘錄沒有具體說明指示內容)。該備忘錄記錄了馬曉偉在會議上所說的話:「疫情依然是嚴峻和複雜的,是自2003年SARS以來最嚴峻的挑戰,有可能發展成為重大的公共衛生事件。」

另外,該衛健委在一份傳真聲明中說,由於1月13日海外(泰國)出現首例,以及中國新年旅行期間可能傳播病毒等原因召開電話會議。美聯社與熟悉這場秘密電話會議的其他兩個公共衛生來源確認了這些文件的內容。

備忘錄說,由於出現群聚感染,很可能已有人傳人的情形,這個疫情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因為該病毒可能被傳播到國外,「隨著中國新年的到來,許多人出行,傳播的風險很高」,「所有地方政府都必須為大流行做好準備並作出反應」。

在去年12月底武漢爆發疫情以來,一直在為中共宣傳的世衛組織(WHO),直到1月30日,才宣佈該病毒的擴散是「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隨後拖了一個半月後,才在3月11日將該疫情定為大流行病。對許多國家來說,WHO的宣佈為時已晚。

當局「優先任務」是維穩內緊外鬆 對民眾隱瞞

在備忘錄中,馬曉偉特別要求地方衛生官員要「優先」考慮政治和社會穩定,特別是今年3月兩次最大的政治會議。該備忘錄還指示湖北省開始在機場、巴士站和火車站進行公眾體溫檢查,以及減少大型聚會。

在該秘密電話會議後,中共CDC於1月15日在內部啟動最高級別的一級應急機制,啟動了全國性的防疫計劃,開展各項應對措施,包括向中國各地分發中共CDC認可的檢測試劑盒,放寬確診病例的標準,並命令衛生官員對患者進行篩查。

不過,中共當局當時採取的這些舉動都沒有告知公眾。

另外,根據美聯社取得的中共衛健委向省級衛生官員分發的63頁指令,中共當時下令全國衛生官員查明可疑病例、醫院開設發燒診所,醫生和護士要穿防護裝備。該指令文件被標記為「內部文件」,「請勿在互聯網流傳」,「請勿公開披露」。

然而,在公開場合,中共官員繼續低估疫情威脅,謊稱當時僅有41例確診病例。

直到1月20日,習近平才針對疫情首次公開發表評論,流行病學專家鍾南山才在中共國營電視台上首次宣佈該病毒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當天疫情當中武漢市正在舉辦萬家宴,完全不知情的當地居民參加了活動。1月23日在武漢市宣佈封城時,已有數百萬居民旅行到中國各地及海外。

報道也說,該等內部文件僅透露了中共領導人延誤了6天,但是在此之前近兩個星期,中共CDC沒有登記來自地方官員通報的病例。然而,1月5日到1月17日,中國各地(不僅武漢市)至少數百名中共肺炎患者住院。根據這些文件,尚無法確定是地方官員還是中央官員沒有通報,也不清楚當時武漢官員掌握到多少疫情信息。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從1月14日到1月20日的延誤,既不是中共各級官員在應對疫情方面的首個錯誤,也不是最長的延誤。由於中共的不作為,世界各國政府在應對這場大流行病方面被拖延了數星期甚至幾個月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