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后,中共的謊言和掩蓋引起了世界的公憤:一開始就讓披露信息的醫生(吹哨人)消聲;停止武漢病例樣本的基因測試並銷毀已有樣本;長達兩周的時間內宣稱沒有新增病例……中共對疫情傳遍全球有著無可推卸的責任。不光中共,世衛組織(以下簡稱WHO)和其總幹事譚德塞也陷入了輿論漩渦中。美國總統特朗普、國務卿蓬佩奧、眾多參議員眾議員紛紛指責WHO及譚德塞,日本副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英國保守派議員等也加入指責行列。特朗普總統14日更是聲明停止給WHO輸送資金,並要對WHO對疫情的處理展開調查。

譚德塞哪些事情激怒了全世界

譚德塞最為人詬病的主要是以下幾點:

台灣2019年12月31日即向WHO提出預警,並告知病人已被隔離,暗指有人傳人可能(當時中國已有病例的基因測序結果,這也是李文亮為何12月30日微信中提到有確診SARS)。WHO研究流行病的專家瑪麗亞·范·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博士接受採訪時也表示,一開始就已經懷疑有人傳人的可能,可譚德塞領導下的WHO對此視若無睹。

一直到2020年1月14日,WHO網站公告欄還宣稱,「未發現人傳人證據」,又稱「不能排除人傳人可能,但持續人傳人危險性較低。」幾乎完全在重複中共的謊言。

為中共背書,絕口不提中共的過失,大力讚揚。譚德塞今年1月28日會見習近平時,大力讚賞中共,尤其「來自最高領導層嚴肅對待疫情的決心」,讚賞中共展現的「透明度」。對中共的謊言和掩蓋絲毫不提,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

為中共搖旗吶喊,反對對中共實施旅行或貿易限制,遲遲不宣佈全球關注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和大流行。1月22日和23日,WHO突發委員會緊急召開了兩天的會議,研究是否應該宣佈全球關注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在此之前,中共已被迫承認人傳人,而且泰國、日本、南韓、新加坡、美國等均已發現確認病例。

根據法國《世界報》報道,會議陷入僵持狀態,譚德塞還邀請了中、泰、韓、日四個大使與會。正是利用這次機會,中共施加壓力,強烈反對宣佈緊急狀態,最後結果是等他訪華回來後確定,而譚德塞也希望不影響其後他對中國的訪問,最後直到1月30號WHO才宣佈全球關注公共衛生緊急狀態。

一個多月後的3月10日,才不得不宣佈「全球大流行」。而直到3月9日,WHO還繼續聲稱不建議採取任何旅行或貿易的限制措施。

譚德塞領導下的WHO這些行為,嚴重低估了中共肺炎的嚴重性,其被動滯後的各項反應也使相當多的國家喪失警惕性和遏止疾病傳播的最好時機。截至4月15日11時,全球確診人數已逼近兩百萬,死亡人數超過12萬8千餘人,面對這些沉重的數字,中共和譚德塞難辭其咎。

譚德塞為何對中共俯首稱臣

正如美國總統特朗普所言,美國每年給WHO的錢有四、五個億美金,遠遠多於中共的四千萬,為何譚德塞卻對中共俯首貼耳呢?

最主要的原因,中共是決定譚德塞能坐在這個位置上的關鍵所在。

作為WHO的總幹事,可謂名利雙收,除了24萬美金的年薪,還可免費飛往全球,周旋於國家元首之間,享受國賓待遇。據美聯社報道,2018年僅譚德塞的差旅費就近21萬美金。

《星期日泰晤士報》的專欄作家瑞貝卡·梅爾斯(Rebecca Myers)曾撰文指出,一些外交官告訴她,2017年譚德塞競選WHO總幹事時,中國(中共)極其賣力地為其助選,不僅藉助了北京的經濟實力,還動用了一些灰色資金,以爭取更多的發展中國家支持譚德塞當選。

中共在國際上大撒幣是出了名的,習近平上台以來,外交的年度預算已從300億躍增至600億人民幣。此外隨著對外貿易的發展,中國成為越來越多發展中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最大的投資國,對非洲、亞洲、拉丁美洲、環太平洋島國等發展中國家來說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這也是中共在眾多國際組織重要職位的選舉中能發揮重大作用的原因所在。2017年WHO總幹事的選舉第一次開放給所有成員國,譚德塞在185票中拿下壓倒性的133票,中共在背後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目前中國在聯合國的17個專門組織和機構中,已經拿下了四個機構的第一領導人職位,分別是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總幹事屈冬玉(原農業部副部長),國際航空組織的秘書長柳芳(原中國民航總局官員),國際電信聯盟的秘書長趙厚麟(原中國郵電部設計院工程師),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總幹事李勇(原財政部副部長)。

如果不是原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因在中共權鬥中被拿下,他至今還是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呢。國際刑警組織不屬於聯合國,但卻是除聯合國之外的最大的國際組織。中共目前在國際組織中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譚德塞對此自然是心領神會,難怪其當選後第二天,就在與中國時任衛計委主任李斌會談時表示,「堅持一個中國」,會在相關決議的基礎上「正確處理有關台灣的問題」。

譚德塞在2017年7月1日履職後,8月18日即率團參加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衛生合作暨健康絲綢之路高級別研討會」。而北京對譚德塞的捧場也欣賞不已,除了李克強等領導人接見外,大筆一揮,又送出兩千萬美元。且看當時WHO的新聞公報:「李斌主任會見了譚德塞總幹事,並代表中國與世衛組織簽署了一項諒解備忘錄,額外自願捐款2000萬美元,用於支持世衛組織在全球開展工作。」

「紅色」的背景

譚德塞2005年至2012年曾任埃塞俄比亞的衛生部長,2012年至2016年任外交部長。黨派上隸屬於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該陣線曾在其競選WHO總幹事時花費大筆金錢助選,該陣線領導的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埃革陣)是埃塞俄比亞的執政黨。儘管蘇聯解體後其黨也提出發展「自由市場經濟」,但其領導人、埃塞前總理仍表示「未背離馬克思列寧主義」。

相近的意識型態也造就了相似的行為。譚德塞競選總幹事時就被對手指責擔任衛生部長期間,三次掩蓋埃塞的霍亂疫情。譚德塞當選後,還為2016年埃塞俄比亞逮捕了16名記者辯稱,逮捕他們不是因為言論,而是他們違反了埃塞俄比亞的法律。

譚德塞當選後還任命臭名昭著的獨裁者、中共的「老朋友」、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為WHO的親善大使,因爭議極大、批評四宗而不得不四天後就草草收回成命。輿論稱這是給予穆加貝的回報,因為穆加貝任非盟領導人時,幫譚德塞排擠掉了兩位競爭對手,成功推舉譚德塞為WHO的非洲候選人。

譚德塞不光與中共有著相近的意識型態,中共還是埃塞俄比亞最大的貿易夥伴,最大的投資國和最大的承包商,目前又在援建位於埃塞的非洲疾控中心總部。紅色的背景,加上擔任衛生部長和外交部長時切身體會到中共勢力的譚德塞,自然知道與中共搞好關係的份量。

其實譚德塞從來就是一個政治人物,在WHO歷任總幹事中,他是唯一一個沒有做過醫生的。

中共為何要控制WHO

中共不遺餘力在國際組織中施加影響當然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這利益的一個集中體現就是對台灣的打壓。

馬英九執政時,台灣在WHO中尚有觀察員身份,可以列席一些會議。蔡英文上台後,中共非常惱怒以至於台灣現在連觀察員的身份都沒有了。不錯,沒有中共的同意,台灣無法參與WHO會議,甚至連技術性的會議都無法參加。這是因為根據現有規則,台灣參與WHO會議需要中共每年審批同意。中共對WHO的控制可見一斑。

譚德塞當選後,果然實現了他自己「處理有關台灣問題」的承諾,僅舉兩例:

2017年底日本邀請台灣參加在東京舉辦的「全民健康論壇」,WHO威脅不再共同承辦該活動,以反對台灣參加。

2018年WHO秘書處要求國際醫學生聯盟(IFMSA)、世界醫學協會(WMA)等非政府組織必須把台灣的名字改為「中國台灣」。

不光台灣問題,中共肺炎在全球傳開後,中共非常被動,面臨著巨大的批評和壓力,可作為全球最大最權威的醫療方面的國際組織,譚德塞卻給了中共極大的安慰,不遺餘力地盛讚中共對疫情的處理,反對美國及其它國家對中國的禁運,以至於他成了中共最好的危機公關經理。中共也不失時機地宣傳WHO對自己的讚揚,儼然成了抗疫的中流砥柱、世界的救星。從中共看來,對WHO、譚德塞的投入得到了最好的回報。

譚德塞何去何從

截止4月15日中午,Change.org上簽名呼籲譚德塞辭職的人已達95萬多,有望很快突破一百萬。可這種呼籲只是輿論性的,真正對譚德塞打擊最大的是特朗普停止對WHO的資金輸送和對中共肺炎的展開調查,這無異於當頭一棒。不配合調查就喪失了最大金援,WHO難以維持正常運作;配合調查(提供和中共所有往來通訊記錄等),又必然會揭露自己和中共的謊言。真是左右為難,不難想像,譚德塞的總幹事之旅已經屈指可數。也希望他的下場給那些還幻想著與中共做交易的人敲一記警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