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處理疫情的模式遭到國際撻伐,全球正凝聚起「反共」的共識,外界預期,隨著歐美等國要求中共負起全責賠償損失,全球政經局勢也將跟著丕變。專家認為,只有真正地跟中共脫鉤,才可以完全跟民主世界接軌,「我們已知道,必須要離中共越來越遠。」

政大國發所教授李酉潭說,中共控制世界衛生組織(WHO)替其隱匿疫情,此現象西方國家早已開始關注。中共在經濟崛起後開始對外擴張,採取收買各國政要與媒體的方式替他講話,而這次疫情傷及人命,預期西方國家不會再縱容,這也代表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將告一段落。

美國參眾兩院引進法案,要求量化疫情對各國的損失,並向中共索賠。也有人在美國白宮請願連署網站發起連署,發起「在國際法庭指控中共與WHO進行大屠殺」連署活動。白宮前首席策略長班農(Steve Bannon)更主張,由於中共涉及反人類罪,在未來得面對類似二戰結束後的「紐倫堡大審判」。

全球出現反共大潮的勢頭,外界預期這將改變既有的政經局勢,而地理位置夾在美國與中共之間的台灣,也必須站對位置。前國大代表黃澎孝說,幾十年來,台灣都是對照中共政治行為的一面鏡子,台灣過去是凸顯經濟上的優勢,而現在則是展現華人自身民主體制的特色,很多人說華人的奴性適合專制,但台灣的例子可以證明並非如此。台灣完全是由華人創造的民主社會,經過這次疫情的嚴格考驗,更凸顯這種運作方式的成功之處,這會是在未來的世界局勢裏,台灣所扮演的角色意義。

黃澎孝說,中華民國台灣必須要跟中共做出明確的區隔,台灣經由這次疫情找回自信,而這樣的自我認同「比九二共識更重要」。他說,統獨問題長期撕裂台灣社會,這使得台灣內部出現嚴重分裂,而現在的台灣人已經知道「我們跟中共的距離,要越來越遠」,這次疫情更證實這才是越來越趨近自由世界的一條道路,「否則我們才是真正的孤兒。」

黃澎孝說,中共多年來對台灣文攻武嚇只有反效果,並沒有真正嚇住台灣,而是讓台灣社會對他更加反感。有些老一輩雖然有強烈的統派思想,但通過今年初的總統大選已經逐漸改變,而國民黨的狀況更凸顯跟中共脫鉤的重要性,「形勢比人強,國民黨不跟中共脫鉤,不但不可能在台灣執政,還會越來越被邊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