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秋時節的蓼花,儼然是「數大便是美」的一種代言。水邊上蓼花遍結小珠穗,花無香味卻芳艷灼灼,蓼這種野草花在中國文化中享有盛名。「江天淡淡江水平,江岸有花紅作穗」、「灼灼有芳艷,本生江漢濱,臨風輕笑久,隔浦淡妝新」都是宋代明臣梅堯臣對蓼花的讚美。

唐代柳宗元也吟詠「蓼花被隄岸,陂水寒更綠」。為甚麼小小一蓼1能吸引代代華夏子民的青睞?只因它的「灼灼芳艷」?只因它「數大之美」嗎?到底蓼草還有甚麼美妙精采之處呢?

早在古代,人們就注意到蓼這種野草花了,蓼帶有辛味,《說文解字》解釋蓼是辛菜,古人說它是辛苦之菜。蓼的用途廣大,既可觀賞,又可以食用,能作染料,還可以入藥。有句成語說「青出於藍」就是因它而生,衍生了華夏文明智慧的人生哲學。

周代的蓼食譜 ——「實蓼」法

南北朝「山中宰相」陶弘景作了《本草經集註》,說蓼類採作食物的有三種,一是青蓼,人家中常有;一是紫蓼,形相似呈紫色;一是香蓼,香而不甚苦、好吃。古人詩中所稱「葒草」是馬蓼的一種,葉大有黑點,也叫蘢古。

《禮記.內則》記載周代飲食中膾菜的做法,秋天時要用蓼:「膾:春用蔥,秋用芥、豚;春用韭,秋用蓼。」蓼也被摻在羹中。還有一種做法叫「實蓼」,是把蓼放在雞、鱉、魚、豬的腹中再縫合起來;食材外部並佐以肉醬、魚卵醬來烹煮。這樣「入味」的料理功夫,善用了蓼和不同食材的相和性,發揮了美食美味相加乘的效果,應早登現代選饌美食榜了。

古人說蓼花真是好花草「嚐膽如啖蔗,食蓼猶饍御,仰首但有天,志節久愈著」,見元代郝經《甲子歲後園野蓼》。把蓼的好處,從食用層面貫穿精神層次,說到深處了。說「嚐膽如啖蔗」就是說「吃苦當作補」,這也是一種從蓼的性質衍生的人生哲理。

圖為金‧王庭筠《柳蟬紅蓼》,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圖為金‧王庭筠《柳蟬紅蓼》,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青出於藍 敦學勵行

蓼藍葉子是提煉靛青(靛藍)染料的天然來源。據《本草綱目》記載,蓼藍又稱藍葉汁,葉子出藍汁,就是染料。靛青從古到今,都是天然染料的重要來源,在世界不同地方也形成了「藍染」的著衣文明。

靛青是從蓼藍提煉出來的,顏色比蓼藍更深。荀子取法了這個自然的例子,放在《荀子.勸學》篇開章明義第一句話,勉勵人學習要精進不停,並且參照所學以自省,以使行為無過:

「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智明而行無過矣。」(後人把「青出於藍更勝於藍」轉義了,用來比喻弟子勝於老師,或後輩優於前輩。)

在荀子的智慧天地裏,蓼成了淬煉人生德行與智識的參省座標;不僅勸學還砥礪人精進明智內省,以在天地間修出好品行,避免自己無知鑄過招來禍殃。

蓼菜成行 治家也治國

蓼的莖不高,不及人的肩部,成長快速、盛盛茂茂。古代有「蓼菜成行」這句成語,說行行蓼菜是家庭炊煮小事,只能治家計不能治國事:「蓼菜成行,甂甌有堤,量粟而舂,數米而炊,可以治家,而不可以治國。」,語出《淮南子》。不過蓼這種辛苦之草在歷史上曾經起過復國的大作用。

《幼學瓊林》簡錄了戰國時代的這頁歷史:「越王嚐蓼,必欲復吳之仇。」

據史書《吳越春秋》記載,越王勾踐在對吳之戰失敗後,臣服於吳,當吳王的奴僕。在勾踐歸越後,日夜心念報仇但又知道短時間內無法達到,就決心採用苦身勞心的方法,夜以繼日磨煉自己,時時刻刻、分分秒秒不忘復國。這時候,蓼草這種辛苦草就派上了用場了。

《幼學瓊林》說他「嚐蓼」,《吳越春秋》說他想睡、眼睛合上,就用蓼葉加以克服2;腳寒就用水浸泡;寒天裏常常抱冰,炎熱夏日還握火;懸膽在門戶上,出入都要嚐苦、不絕於口。他就這樣日夜不息愁心苦志,感動了臣下,矢志共復國仇。勾踐內修其德,外佈其道,對國人緩刑薄罰,減輕稅賦,使得越國人民殷富起來,人人都有為國帶甲上戰場的勇氣。經過了十多年的愁心苦志、生聚教訓,勾踐終於達到了雪恥復國的大願。

可以見到,同樣是小小的蓼草,可以治家,也可以用以發憤而治國,就看人的智慧和悟性如何為用。蓼草在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上都起到了大效用,看官們是否也悟到「不可貌相」的道理?

秋風裏、羣芳歇,小小蓼花、瀰佈汀洲水鄉,裊裊隨風飛揚;一片水葒,耐得清霜落寒,不向秋風白頭!一身處處藏妙用,蓼花點點醉清秋!

註1:蓼類之下種類不少,春長苗、夏茂盛、秋天花開,在濕地、水邊常能看到它的花影,爛漫又可愛。蓼草成長快速,高僅六十至九十公分,五、六月開花成穗,花細小紅白,細小如珠,花珠成串而顯眼,也有水葒花、葒草的名稱。《本草‧釋名》說蓼類「性飛揚」,「翏」表示高飛的樣貌。馬蓼的葉子上有黑跡,如墨點記,因而方士呼為墨記草。

註2:蓼是藥材,陶景弘《本草經集注》說蓼:「味鹹、微寒、無毒。主治消渴,去熱,明目,益氣。」◇

蓼葉有明顯的黑斑、性苦無毒,去熱,明目,益氣(莊溪《認識植物》網站)
蓼葉有明顯的黑斑、性苦無毒,去熱,明目,益氣(莊溪《認識植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