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肆虐下,中國各行業企業招聘需求大滑坡,這給今年找工作的畢業生造成非常大的阻礙。分析稱,熬過疫情是當下眾多企業的目標。對此,不少畢業生自娛——2020年成史上最難畢業年,畢業即失業。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經濟系學生湯可研原計劃在今年6月畢業後進入武漢一家證券公司擔任分析師助理,受疫情影響,如今竹籃打水一場空。他對《證券時報》表示,疫情打亂了公司的招聘計劃,武漢市區寫字樓的復工情況並不樂觀,之前實習的一家證券公司還在實行輪班制,減少人員聚集。3月份時就收到HR的回復稱今年公司無法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

湯可研表示,其已經投了很多份簡歷,到目前為止僅收到2家公司的回復,現在整天在家除了上招聘網站刷資訊,就剩下焦慮。實在不行就準備報考雅思,出國留學一年再做打算。

上述畢業生的遭遇只是一個縮影。武漢工商學院一大四學生表示,現在很多企業只是在網上掛著招聘崗位,簡歷投出去後根本收不到回復,也不會有電話溝通和面試。

隨著找工作處處碰壁,畢業生們紛紛感歎,今年畢業太難太難太難了,畢業等於失業。

招聘崗位同比減少70%至80%

面對畢業生們找工作的困境,武漢工商學院招生與就業工作部某老師稱,今年春季的招聘崗位比去年同期減少70%至80%,可僅武漢工商學院的大四畢業生就有4000人,簽約的學生不到2%,只有50人有公司簽約,且簽約的50人中有80%去了互聯網教育行業。儘管一些房地產行銷崗位也在招聘,可招聘需求很少。

在工作越發難找的情況下,不少畢業生不得不紛紛報考研究生。中共教育部公佈的資料顯示,2020年高校研究生報考人數達341萬人,比去年多50萬人。

分析:不少企業難以撐過四五月

在畢業生們找工作困難重重的同時,各地企業的日子也不好過。深圳一家大型金融科技公司副總裁稱,受疫情影響,大家都在勒緊褲子過日子,公司沒有精力再去培養應屆生了,不裁員、不降薪就已經是很好的公司了,活下去、熬過去才是最重要的。

浙江民營投資企業聯合會會長周德文表示,中國第一季度有超過46萬家公司停止營業,其中超過一半的公司營業時間超過3年,新註冊企業數量也大幅下跌,第一季度新註冊公司數量同比下跌29%。雖然復工複產在進行,可疫情導致海外市場疲弱,全球產業鏈持續斷裂,中國外貿企業訂單減少,資金周轉不易,不少企業難以撐過四五月。縮減成本,熬過疫情,努力活下去是眾多企業當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