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先後以外孫的身份出席兩場喪禮,上周則以長子嫡孫身份處理嫲嫲的喪禮。人坐於禮堂,總不會全時間都在流淚,筆者一向百無禁忌,便會開始跟旁邊的親友談談我對自己的喪禮有甚麼期望。例如在靈堂正中,我的車頭相之上的悼念句,如果寫成「死有餘辜」應該幾好玩!

長輩們早已知我喜歡開這些玩笑,故早已見慣不怪了,和我同齡的朋友當然會跟我一起瘋,這位說我擁有大量仇家,一定要加入鞭屍環節,好讓做滿幾錢帛金的來賓鞭屍洩憤;那位又向我推薦「黑人抬棺」項目!

說起「黑人抬棺」,大家可以到Youtube搜索「black men coffin」,看完那些影片便會知得一清二楚了。話說,筆者近日在不同群組都收到有關黑人抬棺的資訊,看完後非常喜歡他們。原來在非洲的國家迦納,那裏的人都非常重視喪禮,他們會把喪禮辦得像一個派對般。其後真的有人聘用喪禮禮儀公司來抬着棺木跳舞,然後又成了一個潮流。

當然,喪禮上的氣氛從來都不會好。畢竟,身邊的人過身了,從此永別,心情哪會好過。但在靈堂內,回顧那人的人生,也是一件值得感恩的事,因為你有幸見證他生命中的一部份。和許多電影的劇情發展一樣,我也希望我的喪禮能夠充滿快樂的氣氛,但我明白一點,就是人死了,喪禮上發生甚麼事又與你何關呢?還是及時行樂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