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工作中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武漢一線護士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曝光其所在醫院不把護士歸為「一線醫護人員」,拒絕批准她申請補助。

2020年4月14日,一名網絡身份認證為「抗擊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又俗稱武漢肺炎)一線護士、武漢協和醫院護士」的網友「士多啤梨糖唐」在社交媒體上發佈題為「疫情初期在收治過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病人的普通病房感染算不算在一線被感染?」的文章。

她在文章中表示,自己是武漢協和醫院第一批被確診、鍾南山提到過的武漢協和醫院14名醫務人員之一,1月19日核酸檢測呈陽性。

(截圖)
(截圖)

2月27日,湖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啟動一項行動,為在湖北抗疫中感染或去世的醫護人員的子女提供補助。該項目採取自願申請和組織申報相結合的形式,由醫護人員單位所在地縣級團委或所屬衛健委團委提出申請。

「士多啤梨糖唐」據此提出申請補助,但院醫務處主任以「護士不屬於一線」為由,不予蓋章批准。與此同時,同科室、同一時間被感染的醫生提出的申請都很快被批准。

「士多啤梨糖唐」在文中問道,「我們科確實收治過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確診病人,醫務處認定醫生一線無疑,但是我和護士同事們到底屬不屬於一線?」

對於此事,湖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回應說,補助名單由各醫院組織報送,符合條件的醫生和護士都可以申請。大陸《健康時報》也致電武漢協和醫院醫務處了解詳情,但暫未得到回覆。

「士多啤梨糖唐」並不是遭遇這類事件的唯一醫護人員,關於補助發放不公的情況也多有報道。

此前,甘肅省蘭州市西固區人民醫院要求部份醫護人員退回疫情補助,要「現金退款」,說是區上要求這麼做,但沒給出進一步解釋。

3月2日,有網友在微博公佈陝西安康市中心醫院抗疫一線補助登記表。圖片顯示院領導的補助金動輒近萬,而急診科普通醫護的補助低至300,有的援鄂人員的補助也才3000出頭。

3月7日,武漢市第五醫院發熱門診的一名醫生向《新京報》爆料,該院不上一線的領導和行政人員最多每月可得補助3200元,而在高壓環境下工作的一線醫生只能拿到一千多。她對補助金計算方式提出質疑。

據「中國勞工通訊」報道,中國此前一直按照人社部2016年出台的《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財政部關於建立傳染病疫情防治人員臨時性工作補助的通知》發放補助。在該文件中,只要「直接參與國內傳染病類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現場」均被認為是「一線人員」。

3月12日,中共國務院新出台文件,大幅提高了「一線人員」的認定標準。很多醫護人員發現自己突然被排除在「一線」之外,一個多月沒日沒夜的防疫工作都白幹了,一分補貼都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