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 6 月香港市民多次舉行大規模抗爭活動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以來,香港市民各類形式的抗爭運動風起雲湧,此起彼伏。

一位匿名藝術家「啟蘭蛋」(Kai Lan Egg)則以日本動漫的方式描繪著香港人的抗爭,並以此鼓舞著他身邊的人,希望人們能夠抵制逐漸遭到中共侵蝕的但卻是在《中英聯合聲明》中獲得的「港人高度自治」的承諾。他的作品包括《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POPO Will Pay For Their Crimes》(警察要為他們的罪行承擔責任)、《我有權戴口罩》(市民反《禁蒙面法》的寫照)、《警察劣跡》等巨型畫作。「啟蘭蛋」於2019年10月28日接受了China Underground的訪問。

*訪問全文翻譯如下:

香港的抗爭藝術 專訪日本動漫藝術家啟蘭蛋

啟蘭蛋(Kai Lan Egg)是一位來自香港的匿名藝術家。他開始用日本動漫的形式繪制圖畫來表達香港的反送中抗爭運動,並以此鼓勵周圍的人抵制逐漸被侵蝕的香港自治(權)。

記者:您為何以及從何時開始描繪香港的抗爭運動的?是什麼事件觸發了您的繪畫生涯?
啟蘭蛋:我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為不公義事情說話。 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開始了,從那時起我發現我可以用自己的作品喚醒所有人,自此開始了(這類型的)繪畫。

記者:您的作品具有強大的能量且鼓舞人心。您為什麼會選擇使用日本動漫風格來表達香港抗爭運動?
啟蘭蛋:日本動漫一直陪伴著我成長,我深受其影響,因此我在使用自己擅長的繪畫方式作畫。

記者:您如何看待香港的情況?你害怕嗎?
啟蘭蛋:自1997年回歸中國以來,香港一直處於腐敗狀態。香港歷屆四位行政長官的表現一屆不及一屆。他們不是由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反之,他們都是由中共控制。

香港受英國的影響極為深遠,有能力吸收世界各國的資訊。盡管香港人從未有過民主,但卻擁有自由。然而,自回歸以來,香港政府一直在逐步侵蝕公眾(利益)。《逃犯條例》(修訂)的出現引發了大規模抗議活動,從此我們開始對一直壓迫公民的政權說「不」!

我並不害怕,因為香港不是中國的一個城市,以香港所處的國際地位,中國(共)和港府不可能在香港重演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

我相信中共最終會屈服於香港人。

記者:你有過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嗎?最令你害怕的是什麼?
啟蘭蛋:2019年7月1日是一個轉折點。抗爭者襲擊了香港立法會。他們摧毀了許多像征香港政府的標誌性物品。但是,他們(抗爭者們)並沒有偷竊和破壞文物和圖書,他們僅在會場中閱讀了一些作品,(他們的行為)獲得了大多數市民認可。

另外,香港水域極少會出現(不明)浮屍的。但是,自反修例運動以來,海上出現了許多浮屍,然而警方都認為死因無可疑。我們非常懷疑這些事情都是警察幹的。

記者:您對香港的期望是什麼?
啟蘭蛋:我希望中共從此停止操控香港,讓港人能夠獲得高度自治。我們希望實現一人一票雙普選。

記者:您的下一個(繪畫)計劃是什麼?
啟蘭蛋:下一個計劃將順應社會形勢走向,但希望是不再讓人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