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訪香港律師、時事評論員桑普:中共與譚德塞客串做戲,製造三件事轉移焦點;習近平將抗疫比喻戰爭,對生命視若無睹;日媒評論中共本質死不認錯,將錯誤包裝成正確。(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專訪香港律師、時事評論員桑普:中共與譚德塞客串做戲,製造三件事轉移焦點;習近平將抗疫比喻戰爭,對生命視若無睹;日媒評論中共本質死不認錯,將錯誤包裝成正確。(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日前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在記者會上聲稱,台灣對他進行種族歧視性的言論攻擊,引發國際譁然。香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這是中共與譚德塞客串的一套戲,製造三件事讓國際轉移焦點,陷入口水仗。不過事件也成為全世界對中共態度改變的新引爆點。

譚德塞在記者會上的指控,引發台灣總統蔡英文及外交部的駁斥,歐美政要也發出聯名信反對譚德塞的言論。

桑普表示,中共利用譚德塞製造三件事,轉移當前國際向中共與世衛究責的焦點與壓力。三件事包括一,種族歧視;第二,中共派網軍代表台灣的網民向譚德塞道歉,這是假道歉;第三,通過《人民日報》和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告訴大家:台灣是「以疫謀獨」。

他提醒人們,不要因此被誤導,「大家要頭腦清醒一些,整件事情只有兩個主要問題,一,世衛與中共有沒有責任?二,未來幾年國際局勢會怎麼變化?世衛是不是應該被解體?」

他說,中共肯定有責任,責任應被追究。而疫情爆發以來世衛的表現,也讓世界警惕聯合國與多個國際組織均被中共滲透操控,「我希望所有的國家能夠警醒,一個真正的國際組織,不可與專制獨裁的國家尤其和邪惡的中共站在一起。」

而當前廣東出現「排非事件」,桑普認為這才是真正的種族歧視,「因為那些非洲人完全沒有違反任何的家居隔離令,沒有違法,就這樣的被人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很多的國家包括非洲聯盟的委員會,他們的人都開始發聲了。」

此外,近來俄羅斯驅逐150萬中國人出境,進入俄國邊境的綏芬河市,他擔憂綏芬河市將成為「新武漢」。「歧視問題俄羅斯也有,中國同樣歧視非洲人,好像大魚吃小魚,小魚吃再小的魚一樣。這樣的欺凌,我想應該要停止了。」

而日前中共官媒央視刊出一篇文章〈習近平戰「疫」兵法——知己知彼 百戰不殆〉,對此桑普表示,中國共產黨的本質不僅不認錯,還撒謊、誇大其詞。他說此篇文章自誇「科學技術在共產黨的手中是強力的有效武器,足以取得這次戰爭的全面勝利」。

「戰爭是有人頭落地的,戰爭是血淋淋的,如果共產黨每一次都用戰爭來稱呼它所謂的抗疫、防疫的工作,是相當不倫不類的;而且完全無視人的性命,很多人就這樣死了,失去了家庭和親人,它有沒有半分的歉意,完全將人民的死活置於度外。」桑普說。

文章也吹捧習近平是大國戰「疫」裏的一個戰神、一個總指揮,說習近平兵法真如神。他說,這種講法實在使人發笑,好像回到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共產黨,這也證明了共產黨的本質始終不變,變的只是外表形式,「它今天沒有穿地痞的衣服,穿了件西裝出來,但是它的本質不是一個正人君子,是一個流氓和暴君,是一個屠夫。」

桑普說,希望透過中國民間的記錄,以及國外記者與專家的追查或者拍攝的紀錄片,日後拼湊出事情的真相,尤其期待美國在疫情舒緩後提出有力的報告,成為扳倒中國共產黨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很希望這個日子快點會到來。」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美國或在5月恢復經濟生產 疫情仍未樂觀

記者:怎麼看目前疫情,香港和全球會怎麼發展下去?

桑普:香港好像過了一個高峰,但是我覺得不可以掉以輕心,無論衛生防護中心張竹君醫生怎麼說都好,其實無論在日本、新加坡或者其它鄰近地方,甚至某一個黑洞——中國,基本上疫情還沒有受到控制,甚至連高峰也都沒有達到。

香港是一個很小的地方,容易受到外界環境的影響。所以我覺得遠遠不可以掉以輕心,要防止第二波、第三波疫情的新爆發,波浪式的進展,我們要很小心,要做好防護措施。

全世界疫情的發展,(截至13日訪談進行前)全世界超過了180萬的確診數字,僅僅美國已經超過55萬人確診,死亡的數字已經超過3萬,是相當大的一個幅度,在這種情況之下,已經遠遠超過了美國在911或者珍珠港事件的死亡數字,美國會遭受重創嗎?

我覺得情況未必這麼悲觀。我看到很多跡象顯示,美國很可能在5月份恢復很多經濟的生產,起碼部份地區經濟可以恢復,我們懇切地期望著。

歐洲的疫情似乎達到高潮的尾部,但是沒有完全受到控制。西班牙(的疫情)也開始慢慢地回落,死亡數字在回落;意大利也有這樣的跡象;英國現在是正走上最高峰;法國差不多走在最高潮的地方;德國維持一個比較低一點的高峰,所以大家看得到全世界的疫情都未許樂觀的。在這個時候說:疫情很快會過去,我覺得是言之尚早。

中共與譚德塞客串做戲 製造三件事轉移焦點

記者:全球對這次的病毒源頭——中共的態度,發生了甚麼改變?

桑普:我覺得全世界對中國的態度有很大的改變,其中一個新的引爆點就在4月8日開始,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譚德塞譴責台灣。他首先去譴責美國,如果不想見到更多的裹屍袋,就不要把疫情政治化,接著罵台灣對其進行種族歧視攻擊。

由於這件事牽涉到一個很大的風波,請記住,這個事件是中國共產黨和譚德塞一起客串的一套戲劇,這部戲基本上用三件事情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一個是種族歧視;第二,中共派網軍代表台灣的網民去向譚德塞道歉,這是假道歉;第三,通過《人民日報》和國台辦一個發言人朱鳳蓮告訴大家:台灣是「以疫謀獨」;這三件事情就使大家陷入口水仗裏。

但是記住,大家要頭腦清醒一些,整件事情只有兩個主要的問題,第一,世衛與中國有沒有責任?這責任是要被追究的,當然肯定有責任。

我們不可以讓世衛和中國使我們轉移了焦點;第二,我們也要注意全世界未來幾年整個國際局勢會怎麼變化?世衛是不是應該被解體?這個以中國為首的,一國一票,包括很多流氓國家組成的體制,是否應該被終結?

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7日已經開始說:要嚴肅地考慮停止對世衛的資金支持。我相信,大家正在看這個節目時已經或將會有新的公佈,告訴大家美國是不是要減少或者撤回對世衛的撥款,甚至會成立由自由國家聯盟的一個世界衛生組織。

我想台灣到時候可能會在裏面扮演一個新的角色,全世界的做法就是,國際組織慢慢的會解體。

歐盟這個負累也慢慢地出現很多裂痕,包括聯合國的人權理事會,中國也都慢慢地被人……,就是說它(中共)現在站得很高,(中共代表)蔣端將被任命為協商小組成員,但末日不遠矣,因為這些國際組織所謂的多邊主義,原來加進了極權可怕專制的國家在裏面,這個由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國際聯盟,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聯合國,直到現在的世貿世衛,全部都有這樣的一些痕跡。

我希望所有的國家能夠警醒,一個真正的國際組織不可與專制獨裁的國家尤其和邪惡的中共站在一起。

中國排非事件震動非洲

記者:譚德塞來自非洲的,他和中共關係密切,但是最近在廣州出現了「排非事件」,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呢?

桑普:這很有趣,中國共產黨說別人歧視它,但最歧視其它種族的就是中國共產黨。

廣州三元里是一個很多非洲人聚居的地方,那裏發生了一件事情,有三個或以上的尼日利亞籍的非洲人,在旅館公寓裏被中國的所謂防疫人員驅趕,硬拖出去,讓他們去醫院或者其它地方隔離。

這件事情很可怕,因為那些非洲人完全沒有違反任何的家居隔離令,沒有違法,就這樣的被人侮辱,這件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很多的國家包括非洲聯盟的委員會,他們的人都開始發聲了。

尼日利亞駐廣州的總領事,親自去到三元里,在那個防疫人員的手上搶回了三個人的護照,因為這三個非洲人的護照被這些防疫人員沒收了,哇,有沒有搞錯?竟然沒收別人的護照。人家犯了甚麼法?這樣看來,肯定是中共做錯了,這是無法迴避的。

因為中國共產黨也說:要立即去解決這個相關的問題,保護非洲公民的合法權益。我最恨「合法權益」,一講「合法」,這兩個字就變成中共講的就是「法」,變成它想保護你就保護你,不想保護就不保護你。

這件事情除了尼日利亞發聲,非洲聯盟、加納的人和肯亞的外交部也都在發聲,說「很多廣州的大業主,不止是一個公家機關,甚至某大業主也都有排非的問題,需要中國去正視」。中國根本上對這幫人視為「二等的人」般看待,這件事情不是歧視,那麼甚麼叫歧視?

我很希望西方的所謂左翼人士看一看這個事實,如果你去批判,說「中國武漢肺炎」,是一個歧視性的字眼的時候,你看一看,你們有沒有用同樣的力度,去譴責中共對待廣州三元里的非洲事件。

另外,最要緊的一件事,就是說今天中國人沒有被人歧視嗎?一樣有的,俄羅斯就是一個例子?俄羅斯前段時間驅逐了一百五十萬的中國人,讓他們回去中國,當然了,《環球時報》說,在俄國的中國人只有二十至三十萬,但記住人是流動的,所以說一百五十萬人被驅逐,是一個比較可信的說法。

他們在綏芬河市,綏芬河在哪裏呢?黑龍江。黑龍江靠著俄國的邊境,旁邊就有個興凱湖,這個地方很冷的,冬天很冷的,綏芬河市是一個人口只有七萬至八萬的小城,中國人就由俄羅斯湧進去,俄羅斯只讓你出,不讓你進。

中國開始時是不收疑似病例的,現在收了,但是,當他們全部是魔鬼一樣,找方艙醫院收治病人,家居隔離,甚至已經封鎖了各處,不讓那些人出去,因為二人二查三問(註:每個卡口至少二人值守,查體溫、查通行證,詢問「到哪裏去」「為甚麼去」「預計何時回」,並做好記錄)等等的事。

這些這樣的做法,使現在的綏芬河市陷入「新武漢」的情況一樣,而這樣的情況,誰導致的呢?就是中共今天最好的朋友,俄羅斯造成的。

中共最好的朋友都是獨裁政權,普京政權,你會看到這樣的政權,本身也都隱瞞很多的疫情。歧視問題俄羅斯也有,中國同樣歧視非洲人,好像大魚吃小魚,小魚吃再小的魚一樣。這樣的欺凌,我想應該要停止了,如果不是歧視,就不要標籤為歧視,真正的歧視,則要正視,三元里事件,就是一個值得正視的,「真歧視」問題。

日媒評論中共本質死不認錯 錯誤包裝成正確

記者:中共是不是將全球針對它的矛頭,指向成種族歧視或者民族主義,轉移焦點。

桑普:沒錯,中共就是永遠用大內宣,大外宣不斷將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變成一個重點。

最近日本《讀賣新聞》一個中國部的總主編,他們的領導、總局長最近就寫文章,說中共的本質就是不認錯,他說「誓不認錯就是這個中共的本質」,他覺得「把錯誤的東西,全部包裝成正確」,就是中共由始至終的本質,這件事激起中國很多官方媒體的反響,我們看到,原來「德不孤,必有鄰」,日本《讀賣新聞》,也都願意去寫一些這樣的報道。

習近平將抗疫比喻戰爭 對生命熟視無睹

桑普:同時你看到,謊言更加要緊,不單只中共的本質是不認錯,中共的本質還有撒謊、誇大其詞。

最近習近平通過央視的一篇新報道說,「習近平是領導,對付這一場肺炎,病毒的總領導,始終親自領導,親自部署」,它講了一句話,就是從「遭遇戰」到「阻擊戰」,從「重中之重」到「人民戰爭」,從「頭等大事」到「全面勝利」,無論是從觀勢(看那個形勢)、謀局、落子種種政策,習近平有如古代兵家思想,互相契合,然後還舉了孫子的很多講法,例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又說短兵相接、分秒必爭。

其實講到最後,那篇文章講習近平的貢獻,是由2月3日開始講的,請問他整個11、12、1月,這3個月做了些甚麼,去了哪裏,簡單來說,Where are you?How dare you?你去了哪個地方呢?去了雲南和緬甸,大家都是知道的。

2月3日才開始,太遲了,而且他所做的所謂的動員、領導等等,講到最後,還有一點是很有趣的,說他很重視科學技術,殊不知他的科學技術是抄人家的,或者偷人家的。

看一下他的科學技術是甚麼,他引述唐代吳兢寫的《貞觀政要》《納諫篇》「備預不虞,為國常道」,就是說要積穀防饑,將一些好的寶物儲備起來。這就是他講的科學技術,他說科學技術在共產黨的手中是強力的有效武器,足以取得這次戰爭的全面勝利。

很可怕的,戰爭是有人頭落地的,戰爭是血淋淋的,如果共產黨每一次都用戰爭來稱呼它所謂的抗疫、防疫的工作,是相當不倫不類的,而且完全無視人的性命,很多人就這樣死了,失去了家庭和親人,它有沒有半分的歉意,它沒有,完全將人民的死活置於度外。

這一篇文章講習近平是一個大國戰「疫」裏的,一個戰神、一個總指揮,說習近平兵法真如神,這種講法實在使人發笑。好像回到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共產黨一樣,這種情況證明了共產黨的本質始終不變,變的只是它那種外表的形式,可能它今天沒有穿地痞的衣服,穿了件西裝出來,但是它的本質不是一個正人君子,是一個流氓和暴君,是一個屠夫,就是這麼簡單。

民間真實記錄成佐證 美國疫情好轉會扳倒中共

記者:雖然中共想掌控輿論,但是大陸也有一些媒體記者敢於講真話,蕭輝的日記流傳出來,說一下他的故事。

桑普:《財新》雜誌有一個調查記者叫蕭輝,蕭輝有一個手記,他身為記者去到武漢當然有很多事情想報道出來。他調查到,其實武漢大學的中南醫院早已經通報了國家衛健委,關於很多疑似(中共肺炎)的病人。

但武漢市、湖北省的衛健委的人不斷地和他(中南醫院)講,「政治覺悟要高一些,你們講話一定要識大體」。關鍵的人物是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院長王行環,他基本上說1月3日,中南醫院已經進入了戰時動員的狀態。1月10日,這個院長將他自己03年積累下來的SARS日記,影印寄給有關衛健委的人,希望他們注意不要隱瞞(疫情),但是石沉大海。

一直到1月20日,世衛派人來中國考察。在那天之前,1月19日,整幫衛建委的人吹風綵排,等到世衛的人來到的時候,叫這些中南醫院的醫生要注意講話,要有政治覺悟,當時王行環拍案而起,他就說「不行,最大的政治就是講真話,因為如果不是將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的話,這樣就不是真正的政治」,他說「要站在黨的高度來看問題,不要站在部門利益去看這個問題」,說真的,我覺得無論是黨和部門都是一體的,都同樣邪惡,這是他的短板,這是他的問題。

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地告訴大家,如果蕭輝的手記、王行環院長所講的是真話,我們看到,貴報、貴台(《大紀元》)也有一個相當精彩的英文紀錄片,是講關於這個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其中一章是講關於石正麗的,另一章專門是講P4實驗室的,這些東西,如果把它們拼湊起來,你就知道,共產黨只有兩種可能,一,就是它人工合成病毒,紀錄片裏講得很清楚,已經有一些強力的佐證;第二,就算你相信那些沒有實質100%的確證,它怎麼樣都是瞞報、遲報、假報。

我們剛剛講的幾個日子,1月3日、1月10日、1月20日,習近平你在何方?Where are you?How dare you?你只是寫了一本《大國戰「疫」》,講自己的戰「疫」兵法,講這樣的假話、大話。最後蕭輝日記也好,貴台的紀錄片也好,也都能夠將這些事實整理出來。

大家可能說這還沒有100%的確證,我只能說,有很多紀錄片是將一些不同的碎片,將它拼湊起來,大家可以循著這個線索再往上去追尋。

而美國講過,它已經有一份秘密報告,擺在它的抽屜裏面,只是等到疫情過後,可能就會爆出來。我相信有很多講,關於S病毒,甚至講到一些人工合成的可能性,舟山蝙蝠的問題,這些東西肯定都在那份報告的章節裏。

我相信如果等到美國的疫情稍微舒緩,經濟慢慢有起色的時候,這個報告就會成為中國的《「571工程」紀要》,就是扳倒習近平政權和整個中國共產黨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很希望這個日子快點會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