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最新研究表明,中共修建大壩,可能直接造成湄公河下游的國家,包括泰國、老撾、柬埔寨和越南的水位達到歷史新低。泰國湄公河(在中國境內叫瀾滄江)專家表示,這是中共業務發展的常態,依靠湄公河資源維持生計的民眾被排除在利益權衡之外。

《紐約時報》2020年4月13日報道,美國氣候學家新研究首次表明,湄公河源於中國境內的青藏高原,在那裏中國根本沒有遇到同樣的乾旱災情。相反,中國的工程師通過水壩限制湄公河流量的舉動,直接造成下游國家的乾旱。

中共通過水壩 對湄公河上游進行控制

周一,該研究報告的合作撰寫人艾倫·貝斯特(Alan Basist)說:「衛星數據真實地告訴我們,湄公河源頭——青藏高原有充足的水源,但柬埔寨和泰國等下游國家都面臨巨大的缺水壓力。」這些科學家屬於美國航天局的「看護地球」項目團隊,他們負責觀察地球上的水資源。

貝斯特說:「在中國,有大量的(湄公河上游的)水被(中共)截住。」

湄公河是地球上水資源最豐富的河流之一,其營養豐富的水域和那裏的漁業養活了數以千萬計的人口。但是,(中國境內河流上游所修建的)一系列水壩搶走了河流豐富的資源。

那些依賴湄公河漁業的人說,他們的捕魚量急劇下降。持續的乾旱或無常的洪水使農民不堪重負。

中共通過水壩實現了對湄公河上游的控制,在旱季只為下游國家提供70%水量。即使東南亞國家依賴與中國的貿易,但是這種對湄公河的水源控制引起他們的強烈不滿。雖然中共推出一項全球發展計劃,稱該計劃將使較貧窮的貿易夥伴受益,但是這些國家抵制中共影響的勢頭在日益增加。

斯廷森中心東南亞計劃主任,《偉大的湄公河最後的日子》(Last Days of The Mighty Mekong)的作者布萊恩·埃勒(Brian Eyler)說:「問題在於,中共當權者總想著獨霸水源為己用,而不認為它(水源)是一種共享的資源。」

中共水壩控制水流 導致下游國家乾旱或洪澇

貝斯特先生及其同事克勞德·威廉姆斯(Claude Williams)創建的數據模型可以測量河流流量各個組成部份,從雪和冰川融化到降雨和土壤濕度。科學家們發現,多年來,湄公河上游源頭的自然流量與泰國下游某水位處測得的水位基本吻合,當上游的中國大壩水庫在蓄水或放洪時,兩邊測量的數據會有不同。

當中國出現季節性乾旱時,五個下游國家(緬甸,泰國,老撾,柬埔寨和越南)都會受到影響。當中國境內那邊水量過剩時,湄公河流域隨之就會發生洪水。

在去年的雨季期間,湄公河上游和下游兩部份就遇到了兩種不同的命運。由於湄公河上游的中國地區用水量遠遠高於平均水平,導致下游國家遭受乾旱的重創,以致河流一部份完全乾枯,在本應捕撈充足的季節,河床卻裂開了。

在泰國北部清盛的一個水位處,水位達到歷史新低。

總體來說,在28年時間裏,他們研究了這個水文現象,貝斯特先生和他的同事計算出,中共水壩從上游共截獲了410呎以上的水量資源。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2月份向湄公河區域的各國外長發表講話時聲稱:「儘管中國本身也遭受旱情和上游降水嚴重匱乏的困擾,但中方克服自身困難,主動加大對下游放水力度。」

貝斯特先生對此表示質疑。他說:「你來看看我們的水量觀測地圖,這裏是鮮藍色的,這說明在中國有大量的水,而鮮紅色表示下游的泰國和柬埔寨極度缺水。」

中國上游的水壩有時在沒有預警情況下突然開閘放水,這也會給下游國家帶來痛苦。一些在河岸附近種植的農作物也會被突如其來的高位水流淹死。

中共修建水壩或給水壩放水都具有政治意義

泰國東北部瑪哈沙律堪大學(Mahasarakham)的講師兼湄公河專家猜那龍·瑟他賽(Chainarong Setthachua)說:「中國(中共)水壩的放水每次都具有政治意義。」「它們建造水壩說是為了幫助我們。實際上是(給下游國家)製造了麻煩。然後,要求我們感激它們。」

湄公河是下游國家居民的生命線,而這條河流在中國狹窄的峽谷中穿行,因此除了水力發電以外,沒有其它利用價值。在本世紀初,當時多數工程師出身的中共領導人開始加快在瀾滄江建造水壩的計劃。瀾滄江是湄公河在中國境內的名稱。

今天,在中國西南部的這條河流(瀾滄江)上已經建造了11個主要水壩,這些水壩所產生的電力遠遠超過該地區的需求。其它始於冰天雪地的青藏高原的大河,如印度的印度教徒奉為聖河的布拉馬普特拉河(Brahmaputra),在中國部份也建有大壩。

然而,即使北京開始在湄公河得上游進行水力發電,但中共卻拒絕加入泰國、柬埔寨、越南和老撾共同建立的一個致力於管理湄公河的委員會。在該委員會公佈的一項調查中,科學家警告說,湄公河上游的多個水壩可能會截住流向越南河口的流量中97%的沉積物。

「這條河將會死掉,」泰國北部的社區保護主義者尼越·洛卡優(Niwat Roykaew)說。

相反,北京卻創建了自己的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平台,並為該組織提供資金在柬埔寨建造了一棟豪華大樓。首相洪森通過該協議將柬埔寨納入中共的勢力範圍。批評者指責中共資助這一協議不是為保護湄公河水資源,而是中共在湄公河上的勢力喉舌。

但是,即使是在亞洲執政時間最長的獨裁者洪森,也因在去年7月湄公河嚴重缺水情況加劇而感到動搖。柬埔寨能源部上個月宣佈,將暫停湄公河大壩的建設計劃,而湄公河大壩的建設資金主要來自中國。

冰川融化的水流入湄公河已經數千年了,而在中國境內水庫的水量在迅速膨脹。

貝斯特說:「冰川就像銀行帳戶裏的資金,但隨著氣候變化,它們正在迅速融化。」「中國人(中共)正在湄公河上游建造『保險箱』(水壩),因為它們認為銀行帳戶裏的資金最終將被耗盡,並且希望將其保留為備用金。」

隨著中共地緣政治權重的增加,中共領導人將自己裝扮為另一種超級大國,正如它們打出所謂「雙贏政策」口號。但像斯里蘭卡和吉布提這些國家,隨著本國戰略基建項目落入中共的控制而陷入債務陷阱。其它的非洲和亞洲國家也擔心中共也只是另一個殖民帝國,它們(中共)只是掠奪當地自然資源而不關心當地民眾。

「這是中國(中共)業務發展的常態,」瑪哈沙律堪大學的猜那龍(Chainarong)先生說,「依靠湄公河資源維持生計的民眾被排除在利益權衡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