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因中共隱瞞而蔓延全球;多國掀起追責索賠運動。中共當局近日下達命令,規定對病毒和疫情的研究嚴加審查,尤其是對病毒的起源研究,論文在發表前必須經過當局審批。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表示,他相信病毒溯源真相與共產黨利益和命運攸關。

中共下令審查病毒溯源研究 管控論文發表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4月13日報道稱,中共政府近期對科研人員研究中共病毒及疫情加強了限制,尤其有關病毒源頭的研究,必須先接受中共當局的審查,只有獲得官方的允許後才能對外發表論文。

報道引述不願透露身份的中國學者評論稱,中共政府此舉主要是為了防止有的研究把病毒的來源指向中國,因為當局不會容許科研人員通過研究去追查病毒源頭,這種向學者科研施加限制的做法,涉嫌阻礙中國大陸的科學研究。

中共教育部科技司的職員承認,中共當局曾經向大學下達了相關指令。不過,相關通知被中共官方視為內部文件,認為不應該讓公眾知道,多所中國大學的學校網站上現在已將有關內容移除。

據網絡披露,復旦大學信息科學與工程學院以及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科學技術發展院的網頁上分別可以找到一份「關於加強新冠肺炎科研論文發表管理工作的通知」。

通知中透露,有關「病毒溯源相關的論文要從嚴從緊管理」,此類論文均「必須經過校學術委員會審核,重點審核論文的真實性以及是否適合發表。審核通過後,學校向科技部報告,科技部審核通過後才能發表」。另外,「其他與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論文要由所在學院學術委員會進行評議」,且在備案後才可以投稿。復旦大學網頁上刊登的《通知》裏還包括一條「論文發表要守住生物安全底線,涉及人類遺傳資源管理的事項要嚴格按規定審批」。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科學技術發展院等網頁上顯示刊登的這則通知最後一次修改的時間為4月5日。復旦大學刊登的通知從網址上看為4月9日刊發。

學者:中共把病毒源頭劃為科研及報道「禁區」

自由亞洲電台4月13日報道稱,該媒體當日翻查中國大陸多間大學的網站,發現有關最新審批指令的訊息都已被移除,但互聯網檔案(Internet archive)及快取(cache)網絡存取的資料顯示,上海復旦大學信息科學與工程學院與中國地質大學科學技術發展院,本月初都曾在其官網發佈過相關的公告。

時事評論員章立凡表示,現在病毒來源是件很敏感的事,因為涉及到誰的責任的問題,中共兩個方面有問題,一個是關於病情的報道及防控政策,因為官方的原因,(病情)被壓制,沒有及時地報道和防控;第二是現在大家關注到底這個病毒來自哪個國家,中共現在希望「把這個水攪混」(搞亂病毒來源)。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中共當局的上述做法嚴重影響了學術自由,他們把病毒源頭劃為了科研及報道的「禁區」。

呂秉權說:「中國那麼多專家,某程度上它(官方)認為是『造反』的時候,就加強力度去箝制學術研究的自由,出發點並非為人類的健康,主要為了國家不想尷尬,不想影響黨國的形象,相關的禁令,不管是學術、傳媒,以及政治,都是劃了病毒源頭為禁區,觸及這方面,中國(中共)官方會用各種方法及名義打擊。」

《中國流行病學雜誌》的一名編輯則透露,其實中共一向都有類似的操作,以其所屬的醫學雜誌為例,所有有關中共病毒的論文由於涉及重大議題,在投稿後必須過足三關才能向外界公佈。

澳洲莫納什大學中國問題學者凱大熊(Kevin Carrico)在接受英國《衛報》記者採訪時說:「他們(中共政府)正在試圖把一場大規模災難轉化描述為一場政府甚麼都做對了的災難,而且政府還為世界贏得了準備應對的時間。」

鮑彤:共產黨怕真相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4月13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的第一個反應是:「我想沒有一個科學家是領導出來的啊!牛頓也不是領導出來的呀!愛因斯坦也不是領導出來的啊!科學家研究科學,我看應該就是根據科學研究科學,不能根據政治研究科學,也不能根據領導意圖研究科學,也不能根據國家利益來研究科學,都不行的!」

鮑彤質疑,「共產黨領導一切,他們領不領導螞蟻呢?不領導螞蟻,因為螞蟻跟他的利益沒關係,所以他不會下命令螞蟻要向東邊走或向西邊走。可是為甚麼中國(中共)領導不喜歡人們研究病毒呢?要研究這個問題,必須要經過他的批准、審查,好像這個問題的研究、病毒的起源問題,跟共產黨的利益、跟共產黨的命運有甚麼關係?」

對病毒的起源,鮑彤表示他不懂。但是學科學不能愈學愈糊塗,是要求真相。要是能夠研究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源頭肯定是諾貝爾獎級的成就。「共產黨害怕科學所以要來管科學。一定是這個真相一出來以後,損害他的利益,所以他必須要下令禁止這、禁止那,要不然他吃飽了飯撐的啊?」

鮑彤奉勸當局,關於科學研究,政府應該創造條件,讓科學家自由自在地研究,不應該去管這個論文能發表還是那個論文必須燒掉。

中共病毒的來源以及疫情的最初發展具體情況至今仍有許多不解之謎。在疫情發源地武漢,有一個最高級的病毒研究所,專門研究最危險的病毒。自從疫情爆發以來,包括實驗室病毒洩露說、生化武器說在內的各種說法甚囂塵上。

除了民間流傳的各種說法,中美兩國之間也互打口水仗。中共官方曾表示,病毒不一定源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更聲稱,病毒可能是由美軍帶到武漢;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度反指,病毒是「中國病毒」。
 
另外,中共新聞封鎖和誤導性宣傳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感染病毒。許多國家批評中共當局最初隱瞞疫情,導致本來可以只是一個地方公共衛生危機的問題變成了世界性災難。一些國家已經出現要求中共賠償的運動。

美國有輿論表示應該對中共積極偽造疫情歷史的行為採取應對措施。當地時間4月3日,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NSC)顧問約翰·博爾頓在推特上發文譴責稱:「應該撰寫《有關中國共產主義的綜合情報報告》」,「中國(中共)針對新冠病毒捏造的謊言和隱瞞行徑正令美國和全世界面臨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