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假期縮短了多數風險資產的交易天數,不過重要消息卻不斷,市場波動更大。在過去的一周中,美聯儲將資產購買的範圍延伸到垃圾債市場,美國政府準備推出第二輪緊急財政措施,疫情在紐約等地有見頂的跡象;OPEC+同意減產1000萬桶原油,G20能源峰會也將支持石油減產寫入了會議公告。

聯儲的QE新措施,振奮了低評級債券市場,垃圾債市場跳升超過7%,並對整體市場情緒有較大的幫助。疫情略現轉機、政府資助加碼之下,資金加速流入股市,美股走出了1974年以來最漂亮的單周升勢。

OPEC+談判一波三折,押後開會時間也只能實現每日1000萬桶的減產計劃,美國頁岩氣生產不受限制,市場認為交通停頓所帶來的需求下滑尚不止這個數,布蘭特原油價格在暴漲之後又暴跌。QE勢頭帶動黃金價格上揚。

上周最大的政策變化是,聯邦儲備局踩入垃圾債券市場,通過ETF大規模地收購高收益債,美國垃圾債指數當天升逾7%,為2008年危機以來最猛烈的單日升幅。高收益債市場,是此次危機受到衝擊最大的地方之一,又是不少企業賴以集資擴張的資本平台,更可能催生金融資產的連鎖反應。

在穩定了投資級債券、股票市場和ETF之後,美國貨幣當局將救援噴水射向高收益債市場,力求消弭系統性風險。此舉對穩定市場恐慌有幫助,有利於制止自我生成自我強化的去槓桿浪潮,如筆者上周所言,市場暴跌的急性發作期,可能已經渡過了最壞的時間。

然而,資本市場除了短期的流動性因素之外,更受到經濟基本面因素的制約。高收益債市場能否持續穩定,歸根到底取決於負債企業的償還能力,取決於他們的經營狀況和現金流,而這些與疫情的發展和經濟活動的重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OPEC+決定每日減產1000萬桶,並得到了美國的強力支持。OPEC+的這次舉動,不能算成功。這是歷史上最大的主動減產舉動,其象徵性意義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在需求驟降、油庫即將爆滿之際,減產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

目前由於人員流動的阻隔,石油需求大約減少了三分之一,OPEC+的減產幅度甚至未能追上需求的暴跌,供過於求並未真正逆轉,這也是為甚麼市場不收貨的原因。其次,沙俄打價格戰,除了爭奪市場份額之外,意在將美國拉入減產框架,逼迫頁岩氣行業大規模關停,這個目標並未達成,甚至墨西哥都不願意參與減產遊戲。

美國股市在三月份經歷了百年一遇的暴跌,S&P500進入熊市。然而,聯儲的全力一搏扭轉了資金走向,美國上周的拉升又將股市推出熊市區間。究竟這是反彈還是反轉?

筆者認為這是非一般的市場調整,建立在疫情蔓延、信用坍塌和經濟停頓三個危機的疊加之上,又遇上央行和政府史無前例的主動干預,無先例可循。可以判斷的是,信用坍塌所催生的去槓桿和市場收縮可能最壞時間已過,但是市場的未來走勢取決於疫情何時受控和經濟活動如何恢復正常。

這些都是巨大的問號,也就決定了風險資產市場的不確定前景。一般股市大的調整,起碼有兩次探底,第一次由去槓桿造成,第二次由盈利惡化造成。央行史無前例的信用擴張,能夠在多大程度上抵銷盈利下滑的衝擊,只有時間可以給出答案。

本周焦點仍然在疫情發展上,歐洲和美國可能在部份地區出現見頂跡象。美國阻隔措施下的三月經濟資料陸續出爐,零售、工業生產和新屋動工均會有斷崖式的下跌,不過最壞時間還沒有到來。中國第一季度GDP資料,可以檢視疫情下的經濟狀態。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