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重創中國經濟,也加速產業鏈從中國轉移。日本政府已計畫撥出20億美元,幫助日本企業將生產線撤離中國。專家認為,疫情對全世界敲下一記警鐘,意識到必須減少對中國工廠的依賴,經濟全球化時代已經結束,西方正在加速和中共脫鈎。

受中共病毒疫情影響,中國工廠接連關閉,導致日本製造商缺乏必要的零部件,2月份日本從中國的進口下降了近一半。目前,日本企業已開始着手轉移供應鏈,以減少對中國這個製造業基地的依賴。

彭博社4月8日報道,日本政府計劃向將生產線遷回日本的公司,提供2,200億日元(約合20億美元);向尋求將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的公司,提供235億日元(約2億美元)。

日本經濟學家關辰一(Shinichi Seki)表示,一些在中國生產出口商品的日本公司,已經在考慮遷出中國大陸,政府這筆補助資金肯定會給這些公司提供動力。但像汽車製造商等為中國國內市場製造產品的公司可能仍會留在原地。

早在上個月,日本政府的未來投資委員會已討論了將高附加值產品的生產遷回日本的必要,以及使其它產品的生產在東南亞呈多元化的必要性。

東京商工研究(Tokyo Shoko Research)2月份的一項調查發現,在中共病毒危機期間,受訪的2,600多家企業中,有37%的企業將其採購分散到中國以外的地方。

中國爆發疫情後,貨物的進出口基本停滯。彭博社報導說,這對全球供應鏈造成的影響巨大,已經導致了部分供應鏈斷裂。專家指出,疫情肆虐,將會促使產業鏈加速轉移出中國。

2月初,上海美國商會的一項調查顯示,大多數在中國有業務的美國公司預計,疫情將導致他們今年的營收減少,一些公司正在加快實施將供應鏈轉移到中國以外的計劃。

原本2月交付的iPhone和Mac電腦,因為疫情打亂了步伐,由於其部分零部件仍然來自中國暫時停工的供應商,蘋果不得不推遲交付時間。

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認為,中國疫情的影響會造成全球供應鏈的重新調整,目前最焦急的是那些還把生產線留在中國的全球性供應商。

俞偉雄對新唐人表示:「中國過去這幾年隨着中國工資成本的上漲,有一些低階的工廠已經移出中國了,過去這兩年中美貿易戰我們又看到比較中階的也開始離開中國,本來有一些產業還有一點戀戰不想要走,這一次肺炎會加速生產鏈的外移。」

台灣經濟研究院南台灣專案辦公室主任高仁山對大紀元表示,疫情爆發已對全世界敲下一記警鐘,產業鏈依賴中國會害死自己。

高仁山指出,美國這次受害最深,美國所有基礎用藥包括氯奎寧都要靠中國提供,疫情爆發後產業鏈斷了,這下事情大了,以後絕對不敢再把所有產業鏈都放在中國。

艾麗西亞加西亞埃雷羅(Alicia Garcia Herrero)是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也是布魯塞爾著名智庫Bruegel(歐洲暨全球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2月26日,她撰文呼籲,跨國公司必須將供應鏈從中國進一步轉移。

她表示,每個跨國公司現在都必須盡快考慮如何減少對中國的依賴,無論是把中國作為生產基地,還是作為原料供應商;無論是通過將採購和製造移回本國市場,還是移到客戶市場,或前往第三國。

歐盟的中國商會會長傑爾格伍德克(Joerg Wuttke)表示,中共肺炎將讓歐洲加強對產業政策的討論,「將一切生產都放在最有效的地方的經濟全球化已結束。」

《金融時報》的報道指出,即使病毒消失,它也讓人清晰看到,世界對中共越來越多警惕,西方世界與中共脫鈎正在進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