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博士桑普表示,瘟疫肆虐全球,是中共政權向全世界發動的一次超限戰。未來全球對抗中共,八國聯「軍」庚子賠款會重現,邪惡的政權終會面對惡的報應。(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法學博士桑普表示,瘟疫肆虐全球,是中共政權向全世界發動的一次超限戰。未來全球對抗中共,八國聯「軍」庚子賠款會重現,邪惡的政權終會面對惡的報應。(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來勢洶洶,截至4月9日,公開數據顯示全球超過兩百多個國家、一百五十多萬人被感染、九萬人死亡。香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4月6日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很顯然這是個戰爭,是中共政權向全世界發動的一次超限戰。中共要麼就是隱瞞了一個自然的病毒,要麼就是製造了一個人工的病毒,害得全世界都發生災難。

針對有人說現在不要講政治了,最主要是合作抗疫,桑普指出,其實這種說法是最政治化的語言。合作抗疫?首先冤有頭債有主,要搞清楚哪一個政權是這個疫症的源頭,不可以讓一個罪犯成為人權理事會的重要人物。

他說,疫情過去之後,全球應該檢討對中國(中共)依賴的政策,應該把全部產業撤出中共的魔爪。更重要的是,不可以再讓類似Zoom、華為、阿里巴巴這些所謂的資訊科技產品滲染到全世界每一個國家去害人。

桑普表示,這個人類的戰役、第三次世界大戰才剛剛開始。全球很多國家已經明白中共是這個病毒的根源,在疫情過後,民主國家與中共強權之間的對壘會升溫。美國會給予中國相當大的制裁,G7(七大工業國組織)國家、及其它國家都會索取巨額賠償。

全球對抗中共的情況,就好像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年,未來的發展會牽扯到庚子賠款、八國聯「軍」(制裁),可能要逼中共走向極速的潰爛。他相信,邪惡的政權終會面對惡的報應。

桑普談到,很多不同的研究發現,病毒的源頭很有可能來自於中國武漢疾控中心、或病毒研究所。而且無法排除中共製造人工病毒的可能性,雖然還沒有100%的證據,但這個假設是越來越像樣、越來越接近。他相信日本和美國都掌握了很多重要的證據。

目前一些宗教人士,如天主教緬甸樞機主教貌波、香港陳日君主教等,都公開譴責中共隱瞞疫情、威脅到全世界。桑普表示,自己是天主教徒,對現在的教宗方濟各不滿意,因為他對中共叩頭,放棄了中國國內的很多地下教會。

而貌波是亞洲天主教教團的領頭人,「他第一次代表天主教團體講這些話,是證明了,對於持守信、望、愛這種精神的人,仍然都敢於出聲、敢於發言。」桑普希望有信仰的人要一起去對中共發聲,「一起去發出怒吼的話,發出制裁它、有力的抗擊它的話。」

如何走過這場瘟疫?桑普指出,要認識到這個瘟疫的源頭在哪裏。「如果我們完全不理瘟疫的來源,只講合作抗疫,那你到甚麼合作階段被人賣了,被別人利用了,被別人騙了都不知道。中共已經騙足你七十年以上了,還要被它騙,還要被它的政權騙,這還得了。」

他告誡大家,「遠離中共這個政權,不要去中共可以控制的地方,跟它們的資本脫離關係,不要去它們的公司服務,不要賣東西給它們控制的機構」,明辨是非,才可以在瘟疫之後迎來一個人類的新高峰,否則會墮落深淵。

最近袁國勇教授提醒香港慎防第三次的大爆發,桑普表示,香港政府不負責任,既沒有封關、沒有限制中國來的人入境,也沒有準備好足夠的醫療、物資,包括徵用酒店做隔離等措施。

他怒斥林鄭月娥及香港高官不只是做(中共的)奴才,還要做蠢的奴才,做邪惡的奴才,「這是我們被殖民、被中共統治的悲哀,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會呼喚香港光復、時代革命。」

他說,香港雖然還沒有23條立法,其實已經在做著23條立法做的事,不斷打壓抗爭的年輕人,而將來中共也不可能會給大家真普選,所以香港才要爭取一條新的路出來,「我們的抗爭不能停,不停我們就有希望,有衝勁去把香港人這種核心價值守護好。」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疫情堪比珍珠港和9.11 中共發動超限戰

記者:疫情會不會引起各個國家之間的角力?特別是中美之間。

桑普:當然會了。眾所周知,美國現在疫情特別慘重,截至4月9日,美國已超過四十三萬人確診,超過一萬五千人去世了。很顯然這是一場戰爭,基本上是中共政權向全世界發動的一次超限戰。美國衛生部醫務總監傑羅姆・亞當斯(Jerome Adams)說這是一個「珍珠港」時刻,是一個9.11時刻。

珍珠港事件,就是1941年日本皇軍偷襲珍珠港,導致了兩千四百多個美軍死亡;2001年9.11,阿蓋達組織炸毀了雙子星大樓,有三千多個美國人死亡,加起來的數目遠遠不及現在一萬五千人多。

在醫學統計上,(本次疫情中美國)二十多萬人死亡差不多是一個中位數。如果以第二次世界大戰來說,美軍的死亡數目是三十萬人,這一次可以說是接近第三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規模。為甚麼會這樣?就是因為中共,要麼就是隱瞞了一個自然的病毒,要麼就是做了一個人工的病毒出來,用這個方式害得全世界都發生災難。

歐洲的疫情更加嚴重。而且中共不只害你一次,還要不斷地害你。它提議給法國十億個口罩,條件是要法國同意引進華為的5G。這是不是在別人的傷口上撒鹽呢?更關鍵是,很多國家都是幫助中國在先的,現在中共恩將仇報。

現在起碼要三十天居家隔離,才有機會看到隧道前的曙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美國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西(Anthony S. Fauci),說未來這個禮拜會死很多人。而特朗普總統也在4月4日的記者會上說,未來會有很多傷感的時刻。

澄清媒體謊言 美國對世界幫助大

桑普:但是有些謠言是一定要澄清的。美國的媒體不斷地說,美國因為幫助了中國,搞得自己都沒口罩用。它說美國在一、二月輸出了接近三千萬的口罩給中國,導致美國現在的需求缺口達到了二千八百五十萬個口罩;還說聯邦政府分配給每個州的口罩只有一千一百六十萬,不夠用。各位,這是一個錯誤的引導,錯誤的資信。

為甚麼呢?第一,聯邦分配給各州只是一種中央統籌,但美國是一個聯邦國家,每個州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口罩。麻省通過球隊拿到英國的口罩,紐約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去中國找口罩。但是我很討厭安德魯・庫默,為甚麼他要感謝馬雲,感謝中國駐美大使,為甚麼要感謝他們?美國在1月的時候輸送了超過十幾億的醫療物資PPE給中國,現在中國禮尚往來是應該的事。

問題是這個謠言怎麼去拆穿。美國的口罩是絕對夠用的,因為3M有工廠在明尼蘇達州,彭斯3月去巡查的時候發現口罩存貨有三千五百萬。如果說現在口罩的缺口是二千八百五十萬,三千五百萬口罩就是每個月的產量,是絕對夠用的。

正因為這樣,4月3日特朗普做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根據《國防生產法》,限定3M要將幾乎所有的口罩、尤其N95口罩,留在美國不出口,這完全確保了美國的所有口罩供應。而且留出一個缺口就是西班牙和意大利,因為它們是疫情最嚴重的兩個國家,給它們用。

所以有人說美國對世界完全沒有救助之心,這個說法是錯誤的。國務卿蓬佩奧講過,美國捐給歐洲、拉丁美洲的物資遠遠比中國多。中國是做大外宣、大內宣不斷地在煲(誇大)。美國更關鍵的是要去澄清很多謠言。

比如剛剛說的物資不夠,是一個謠言;說美國的防疫封關做的遲,也是謠言。美國時間2月2日、也就是亞洲時間2月3日,美國已經封關了,這個時間遠遠早過很多國家,甚至早過台灣。當然封關是不是真的有效?封得住中國,但封不住中國人走去歐洲再將中共病毒傳回美國。

為甚麼美國的感染人數這麼多,因為試劑測試的人多,以百萬計。而中國有沒有這麼多的試劑測試數?拿中國八萬多的確診數字,和美國現在四十多萬的確診數字相比,根本是不對等的比較。

根據英國的一個報告,中國這個數字是要乘上十五到四十倍,如果你將八萬這個數乘上四十,三百二十萬確診數字可能是比較合理的猜測。現在美國是四十三萬人確診,還在飆升。

全球對抗中共 八國聯軍庚子賠款會重現

桑普:我相信疫情過去之後,第一,全球會檢討,對中國依賴的政策是不是要繼續,是不是要將關鍵的醫藥產業擺回美國,或者自由世界國家之間做多元化的生產。將一些關鍵的產業、其實應該是全部產業,撤出中共的魔爪。

第二,邊界要強而有力,不可以想像世界是沒有國家可言的,這樣的情況使疫情不斷地去散播;更加重要的就是,不可以再給類似Zoom、華為、阿里巴巴這些所謂的資訊科技產品滲染到全世界每一個國家去害人。

這個人類的戰役、第三次世界大戰才剛剛開始。我相信,未來的發展會牽扯到庚子賠款、八國聯「軍」,「軍」就是那個制裁,更重要的是可能要逼中共走向極速的潰爛,然後人民起義推翻中共。這件事會不會成?我想是在超速度加速著,我是抱審慎樂觀的態度去看長遠的局勢,但短期內歐美國家會承受很大的痛楚。

記者:美國發出指示要海外美國人回去,你覺得未來的走向是美國斷裂與中國之間的聯繫,還是和中國合作抗疫?

桑普:我想是會和中國對壘,而不屑去合作,這一點很關鍵。雖然現在歐洲很多國家,甚至在香港也都有這種聲音在說,現在不要講政治了,現在最主要是合作抗疫,但是這話其實是最政治化的語言。

合作抗疫?首先冤有頭債有主,要搞清楚哪一個政權是這個疫症的源頭,不可以讓一個罪犯成為人權理事會的重要人物。

歐美很多國家,法國、德國、英國、美國等,還有澳洲、紐西蘭,甚至包括加拿大,他們有共同的意識,明白中國共產黨是這個病毒的根源。在Twitter上美國人做了一個統計,關於如何稱呼這個病毒的統計,發現有過半的人稱之為CCP virus——中共病毒,也有很多人稱之為武漢病毒,大家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未來的情況就是,在疫情過後,兩個強權的對壘會升溫。美國會給予中國相當大的制裁,而且G7國家都會索取賠償,賠償總數六兆五千億美金,有很詳細的羅列。還有印度國際司法協會(ICJ)和全印律師協會(AIBA)也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起申訴,要求中共賠償。

印度律師做了一個基本的統計,向中國每天追索46.4億美金,有很多理由,十個基本請求權基礎羅列出來,包括國際衛生條例、國際人權公約、海洋法等等,很清楚告訴大家為甚麼要追索中共。那麼算一算到現在為止有多少人、將會還有多少人要索賠。

在德州已經開始二十兆美金的訴訟,一個美國律師和(Freedom Watch and Buzz Photos)團體指控病毒是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製造的生化武器。他們提起集體訴訟,控告中國製造生化武器,告訴大家,中共不可饒恕。

全球對抗中共的情況,就好像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年,當時是八國聯軍庚子賠款、《辛丑和約》。今年是庚子年,會不會庚子賠款追索,會不會有八國的聯軍,會不會明年有《辛丑和約》,我拭目以待。歷史當然不會簡單地這樣循環,但我相信,邪惡的政權終會面對惡的報應。

病毒源頭 很可能是武漢疾控中心或病毒研究所

記者:最近的文章講到中共病毒的源頭有新的發現?

桑普:4月3日美國《國家評論》雜誌發表一篇文章,一名長居中國、會中文的紀錄片導演馬修・泰伊(Matthew Tye),做了精心的網絡搜尋,發現一切指向P4實驗室。他在網絡上發現,原來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中國科學研究院屬下的,做過兩次招聘,一次是在19年的11月18日,一次是12月24日平安夜。

這兩次招聘,基本都是在講一個新病毒的事。第一次招聘,講很多蝙蝠可以結合伊波拉和SARS的病毒,第二次招聘,講蝙蝠可以結合SADS,就是豬身上一種冠狀病毒。這三種東西加起來,發現蝙蝠和齧齒動物裏面有很多這種新的病毒,大量的新病毒。

石正麗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裏一個重要的病源學家,這個所謂學家就是中共的人。石正麗說這個新的病毒相當離譜,可以立刻人傳人。她甚至是在質疑,是不是來自於我們的實驗室?這句話是美國著名的科學期刊《科學人》3月11日所公佈的情況。

還有華南理工大學研究生物科學的教授肖波濤講,發覺這個病毒有些古怪。其實武漢疾控中心是疾病研究所的另一個機構,它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三百米,也跟協和醫院很近。他說2017年、2019年,出現過蝙蝠的血和尿液噴濺到人身上的意外。

換言之,從馬修・泰伊,和很多不同的研究看到,原來那個源頭真不是來自於蝙蝠、美軍、意大利、俄羅斯、外星、隕石,而是很有可能來自於中國武漢的疾控中心或病毒研究所,而他們所製造的東西,究竟是一個錯誤導致,還是這間機構就是在研究人工合成的病毒,然後過失洩漏、或者故意洩漏,但無論怎樣,責任難逃。

各國現在就是忍住一口氣,在應付著自己的疫情,應付著自己的經濟。但這件事是會過去的,半年也好,一年也好,等它過去了之後,追索賠償就會來,懲罰中共的時間就會來。若還未到,時辰未到,我們當然會忍住淚,去面對我們的疫情,我們香港人現在保重自己的身體,不要被感染。

但是當這件事一旦完結,現在西班牙、意大利的疫情開始慢慢舒緩,南韓早已經舒緩,美國過了高峰之後,也都會舒緩,舒緩了之後,中共的大限可能就會到了,大家是不是準備好了。

有信仰的人要一起去對中共發聲

記者:現在一些宗教人士,像緬甸的樞機主教貌波、像香港的陳日君主教,高層神職人員出來譴責中共。

桑普:貌波那番話,講得很情真意切,他點醒大家,中共是個源頭,他不是針對中國14億人,是譴責中共。他譴責中共隱瞞疫情,三番四次地去害很多國家。這次很多國家去向中共追索賠償的,一是免除國債,譬如美國;甚至加關稅,這個很多國家都可以做,把關稅當作賠款,對自己國內受傷、死亡、經濟不振的人作一個賠償。

所以貌波是相當重要,貌波講這番話是天主教團體的第一擊。我是天主教徒,我對現在的教宗方濟各,是不滿意的,因為他對於中共的叩頭,他對於中國國內很多天主教的地下教會、一些正氣的教會的放棄,大家眾所周知。

貌波是緬甸天主教的重要人物,整個亞洲天主教教團的領頭人,亞洲主教團協會主席。他第一次代表天主教團體講這些話,是證明了,對於持守信、望、愛這種精神的人,仍然都敢於出聲、敢於發言。關鍵的就是說,天主教這次的第一擊,證明宗教的力量是相當重要。

想要打壓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宗教自由的人,絕對沒有辦法得逞。只要全世界每個有信仰的人,能夠一起去對中共發聲,一起去發出怒吼的話,發出制裁它、有力的抗擊它的話,我想,夢想可以化為一個現實。

港府不負責任 香港需要時代革命

記者:袁國勇教授提醒香港應慎防第三次的大爆發,因為跟中國那麼接近。香港在前兩波的爆發中,在全球來說算是比較輕微的。對第三波大爆發,香港民眾和政府有沒有做好準備?

桑普:我們民眾是做好了準備,香港政府沒有做好準備。很多香港市民,其實都維持社交距離的。但是香港政府搞這麼多事,超過四人的群體聚集、你就要抓要鎖,巡查專門去針對黃店,但是你有沒有封關呢,你關都不封,去做這些事,有甚麼意思呢?

為甚麼不限制由中國來的所有的人,不准所有的人入境?哪裏有那麼多14天的隔離措施,可以給那麼多人去做?還有香港有些人要想一想,是不是這個時候還要到處跑呢?還要穿梭兩地呢?這完全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行為。

香港政府有沒有準備好足夠的醫療資源?有沒有足夠的物資?香港的醫療,是不是準備好了?當數以萬計的人要隔離的時候,你有沒有徵用酒店?沒有。你看日本,都有發佈緊急的事態宣言,雖然是一個軟性的呼籲,但日本的文化就是:政府叫做的,民間會做。

美國也都根據《國防生產法》,要求生產商一定要做口罩。我們香港有沒有足夠的口罩供應?很多有良知有勇氣有智慧的商家,自己去做口罩。但是問題是,香港政府呢,口罩全部留給自己用,完全不去開倉把口罩給市民。

林鄭月娥不只是做一個奴才,還要做一個蠢的奴才,做一個邪惡的奴才。而這個事情,香港的高官基本上每個人都是這樣。這是我們被殖民、被中共統治的悲哀,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會呼喚香港光復、時代革命,這是我們香港人應該做的一件事。

遠離中共 才能走過瘟疫

記者:可能是上天安排了這個瘟疫,也會有解藥,那您覺得有甚麼預示,甚麼樣的人能走過這個瘟疫、能生存下去?

桑普:要想走過這個瘟疫,首先要明白到、體會到、反省到自己的一種卑微,以及要謙虛地做任何事,不要因為要改變一些生活習慣而自怨自艾,甚至怨憤滿腔。第二,要認識到這個瘟疫的源頭在哪裏。

如果我們完全不理瘟疫的來源,只講合作抗疫,那你到甚麼合作階段被人賣了,被別人利用了,被別人騙了都不知道。中共已經騙足你七十年以上了,還要被它騙,這還得了。

遠離中共這個政權,不要去中共可以控制的地方,跟它們的資本脫離關係,不要去它們的公司服務,不要賣東西給它們控制的機構。同時要跟自由國家站在一起,學習一下別人的經驗。比如台灣由下而上的公民社會經驗,證明給大家看,民主、參與式民主、商議式民主的制度是可以有效抗疫的。

不是一種中國模式,不斷吹噓這種嚴密控制,大數據,老大哥在看著你的綠碼、紅碼、黃碼,去處理這個問題。所以不要以為獨裁的模式優勝於民主的模式,只要明辨是非,大家就可以在瘟疫之後迎來一個人類的新高峰,否則就墮落深淵。

中共製造人工病毒的假設越來越接近

記者:有沒有未公開的證據,說病毒是中共製造的?東京大學去年10月份內部就有傳言指中國實驗室洩露病毒,但校方不允許對外透露。

桑普:我在很多期節目中都說過,基本上沒辦法排除中共製造人工病毒的可能性。推特上也都有帖子說,超過五成的人都相信是人工病毒。實質的證據呢,我剛剛也講了一些蛛絲馬跡給大家聽。

究竟這個病毒是不是在武漢病毒研究所或者是疾控中心流出來的?尤其在第一次節目我也跟大家講了,負氣壓室是否有問題呢?就是法國給他這樣東西的時候,他是否完全是不用,或者是有錯的時候沒有修正、導致洩漏呢?或者這些蝙蝠被人家賣了,它們的血或尿噴濺到人身上,這些事情都極有可能。

大家同時也要注意一下美國的說法,美國從來都沒有說,中國的病毒是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的。有些美國的科學家說不是來自於這個市場,那中國就說美國專家說病毒不是來自於武漢,然後馬上就被美國專家批評說就是來自於武漢,不過不是華南海鮮市場。

那是武漢的哪裏呢?大家很明白了,難道這個實驗室只是看著那些自然的病毒做研究嗎?他抓整整六百隻蝙蝠來做甚麼呢?當然是把這些病毒植入蝙蝠的體內了,那麼究竟蝙蝠體內的變種又是怎樣的呢?

還有變種這個事,中共老是否認。最後在冰島研究發現已經變種了,同一個人身上發現的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病毒,是有兩種病毒的,也就是不變種這個謊言被戳破了。我們擺事實講證據,我們還沒有一個100%的證據去說明,一定是中共某個人做過甚麼人工病毒導致現在這樣。

但我們用一個常識,一個平常心去看,這個假設是越來越像樣、越來越接近。我們不用主觀的心意去代替客觀的分析,但我看這個事完全是一個合理的推測。

這次日本的很多情況都需要交給當地研究的人去分析,但是我相信無論是日本也好,美國也好,都掌握了很多重要的證據。美國有一份秘密報告還沒有公開,因為公開出來多一條戰線,不如現在先抗疫振興經濟,可能三個月、六個月之後,再來公開給大家看。

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很有信心,保證可以震懾中共,團結全球,索取庚子賠款和追究責任。

守護香港核心價值 港人抗爭不能停

記者:現在這個時候,對於美國執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否有利?

桑普:這個是一個有利的時刻。很多推特也流傳一些說法,美國和英國是否要廢除香港的獨立關稅區這個地位,這些都還沒成為事實,但是很接近。我們先不說想怎麼樣,先說客觀的變化,5月底之前,美國會出台一份《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報告,那份報告是關於要不要保留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如果保留,會不會施加新的條件去限制、制裁。

香港雖然還沒有23條立法,其實已經在做著23條立法做的事,每個周末打壓了多少年輕人,還有整個香港沒有真普選。同時我都可預見,在現有的一國兩制下,將來中共也不可能會給大家真普選。但正因為這樣,香港才要爭取一條新的路出來。

5月底的報告會再升一個層次,之後會不會導致美國、英國廢除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呢?我想短期內未必會,但是會有很多條件和限制,如果再一次違反的時候,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就不保了。

我不想香港人沉淪,但客觀的形勢就是這樣,所以我們的抗爭不能停,停了就沒有希望了,不停我們就有希望,有衝勁去把香港人這種核心價值守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