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來稿)我是一個生意人,小日子過得舒舒服服。我的願望就是平安度日,全家老少平安,這就是最大的福氣。

每年,我都進廟裏求神拜佛,燒香進貢,很虔誠地為自己和家人求平安。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話真是至理名言。

晴天霹靂 全家都傻了

2016 年 5 月 13 日,我突然胃疼得厲害。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我胃上長了東西,可能得了不治之症。

真是晴天霹靂!全家人都傻了。

我妻子一直哭,我不知道怎麼安慰她。我想 :我死了,倒是甚麼都不知道了,可這一大家子人怎麼辦?父母老了,誰來照顧呢?一兒一女在上學,留下妻子一人怎麼辦啊!人生路上,「死」這個字很可怕,以前總感覺離我很遙遠,現在卻實實在在到了眼前。

妻子堅持去廟裏敬香,求人給看看:我的病能不能好?有沒有甚麼救命的方法?

我們去了廟裏。那人說:「該走誰也留不住,可能就是命該如此。」聽了這話,我與妻子都想:這下全完了,還準備買樓房擴大經營呢!完了!全完了!

誰是改變命運的貴人?

妻子又勸我說:「去找找算命的吧,看算命的怎麼說。」於是我倆就又趕緊去找人算命。結果和廟裏的人說的一樣,不過算命的最後說了一句:「你家裏有人能夠改變你的命運,只要她治就能夠好。」

聽了這話,我和妻子燃起了希望,心想那會是誰呢?過了一小會兒,我倆幾乎是齊聲說:「一定是姐姐,快去找姐姐!」

我姐姐修煉法輪大法多年,我也知道大法好,但由於害怕迫害,就沒有煉。我還不讓姐姐講法輪功真相,她一講,我就炸,擔心她遭受迫害。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手段是極其殘酷的,開除公職、坐牢、各種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

我一邊開車、一邊琢磨那個算命人說的話,心想:我這病,姐姐有辦法嗎?姐姐煉法輪功多年,難道也是神醫了?以前每次去看姐姐,她都給我講法輪功真相,並勸我做「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每次我都會氣衝衝地離開她家……姐姐會不會管我呢?

我心裏忐忑不安地嘀咕著,不知不覺到了姐姐家。姐姐非常高興地招待我們,這時我二姐也來了,二姐問:「你一大早來這兒有事啊?」我只得說:「有事,出大事了,我生病了,胃上長個瘤子……」剛說到這兒,妻子一下就哭了起來,二姐一聽也掉下淚來。

我對姐姐說:我這病有救,是有人叫我來找你的。那人說你一定能行的。你給我治治病吧?妻子在一旁證實說:「那個算卦的叫我們來找你的。」

走進大法修煉 病魔消失

姐姐說:「我們可不看病,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裏講,『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那你就學學法輪大法吧!」我說:「我是這意思,是想學,可是得有人指點吶。」

姐姐拿出了一本《轉法輪》,對我們說:你們今天就把《轉法輪》請回去,兩個人一起學。只要認真地學,師父一定會管。

姐姐再三叮囑我們要珍惜!修煉法輪功的二姐也說:「一定要認真學下去,師父才能管得了你的病。我有親身體會。」

通過學習《轉法輪》,我開始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做生意講誠信,客戶們都願意與我合作 ;在利益、矛盾面前,我會先替對方著想,站在別人的角度理解他的苦楚。很玄妙,每當這時,看似矛盾很尖銳,也都會化解開來。

不久,我去醫院做檢查,醫生說我胃上長的東西不見了!我知道是法輪功師父救了我。

有一件事情讓我記憶猶新 :非典那年,我女兒發高燒,好幾天高燒不退,燒到 43 度!我們夫妻倆快嚇死了,打電話給親屬, 只有姐和二姐不怕傳染,騎車來看我女兒。讓我們唸《轉法輪》給女兒聽。只唸了半天時間,女兒的高燒就退了!只是那時我們被謊言矇蔽了雙眼,不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