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國的企業家Annie借《大紀元》的平台,表達遭迫害的中國企業家的心聲。她說,「《大紀元》的報道一直站在中國人的立場上,沒有說一個中國人不好,只是揭露中共黑暗,而且說的都是我們沒有敢說出來的。」

作為一名中小企業家,Annie在國內做高端的寶石和鑽石類生意,也開過貸款公司和餐館,「我是代表我自己的真實經歷,也是代表國內很多企業家的發出心聲。」

接前文:大陸中小企業家的血淚控訴(上)  

強拆之痛

Annie在深圳的一個朋友,投資2,000多萬建了一個廠房,本來想做電子廠,生產led燈,但一夜之間被夷為平地了;Annie的哥哥買了一塊土地,蓋了一個農貿市場,卻以違章建築為由被拆了,甚麼補償都沒有,虧了幾百萬。

Annie說,「像我哥哥投資錢蓋個農貿市場,把那些擺攤的人集中到一起,不也是一件好事嗎?當初是政府同意給這塊地的,建完了又給推了。我們的錢呢?沒有了。就這樣,都是你說了算。」

Annie出國後接觸到《大紀元》。她說,「特別感謝你們的平台,我也是偶爾上了推特和youtube,之前在國內沒有這些,msn和雅虎帳號都被停止使用了。後來到國外時間長了,才會用facebook、whatsapp。」

「我很喜歡你們的節目。我在推特上經常發一句話:我愛中國人,我也愛中國的土地,只是我真的恨透那些狗(官)了。」

說到傷心處Annie有些哽咽,「我們中國人是很善良的,有5,000年的文化,中國人勤勞、善良,但是真的遇到了一群狗,如果不是它,我可能企業真的會做得很好。我們不是怕吃苦的人,只是受夠了他們了。」

「我們中國的企業家為甚麼逃出來呢?很多的人逃出來,是受不了了。我的微信一個、二個被封了號,它不讓人說話。如果他們不倒的話,我真的不會選擇在中國。在國內沒法做企業了,做了還是他們的嘛。」她說。

「其實國內的人很多都有我們這樣的心聲,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一個遭壓迫的地方。很多人想反抗,只是他們沒有辦法,國內好像連翻牆也都給控制了。」

貸款公司被「掃黑除惡」

Annie之前也投資過貸款公司。2018年以來不少P2P企業破產,她說,「貸款公司的執照誰發的?不是老百姓自己印的,有資產評估,然後又以打黑(是有一些存在黑社會現象的)處理,美其名曰『掃黑除惡』,貸款公司老闆被抓了,資產被沒收了。」

「我身邊的兩個朋友,一個是我特別好的大哥,1.2億的資金還不上了,名下的奔馳350商務車、路虎,還有房產都被沒收了。還有在天津、深圳幾個大的貸款公司,有實力的,老闆也都被抓起來了,以掃黑除惡為名。」

「天津有一家公司善林金融,二十多億的資金,也都被整沒有了。這是我知道的,比較熟的朋友。至於那些小的公司,幾百萬、幾千萬資金的,多了去了。」

Annie說,共產黨就是先給你一個甜餅,等甜餅撐大了,它就找一個合理的理由,然後再幹掉你,把所有的錢弄回來。

徵信系統株連孩子

近年來,中共推出一套「社會信用系統」,並多次發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限制信用記錄不足的民眾搭乘火車飛機等。

「徵信系統是我們中小企業家最反感的。」annie說,「因為是你(中共)破壞我們不能做(企業)的,我們沒有錢,沒有辦法還了,就給我們上徵信系統、黑名單,會牽扯到子女上學、入高校,我們的問題是你給製造的。」

「我是企業法人,我有債務問題,你不能牽扯我孩子吧,這跟過去的株連九族有甚麼區別?這才叫黑勢力呢。我殺了人,代表我孩子殺了(人)嗎?對嗎?」

在中國大陸,被納入徵信系統會牽連子女。(網頁截圖)
在中國大陸,被納入徵信系統會牽連子女。(網頁截圖)

Annie之前在深圳有一個很好的合作搭檔,他在香港也有房產,後來破產了,趕快把兩個孩子送到香港。「他說自己現在成『老賴』了,可別牽扯孩子啊!他也是做企業虧損了,他並不是騙子,也不是不想還這個錢。」

Annie認為,對於企業家來說,他們不是老賴,是沒有辦法去償還。「他把房子賣了,廠房沒有了,甚麼都沒有了,還不能坐飛機、高鐵,人只有活動了、工作了他才能有辦法去掙錢,你(中共)限制人家這個那個,人家不掙錢拿甚麼還錢?你把我們害成這樣,也得有讓我們有東山再起、活著的機會吧。」她說。

「你(中共)給我們設置了一個陷阱,還要牽扯到我們的孩子們、下一代,這真不是人做的事情。是你首先把我們逼上絕路,等把市場搞亂,然後你又給我們設計一個我們是壞人的那種,再牽扯到孩子也抬不起頭來。」

「共產黨是有執照的流氓」

Annie說,「反正從我記事起,就知道中國共產黨不好。父親從小就跟我們說,共產黨是有執照的流氓。」Annie的父親是一名公安,也看不慣中共管犯人的一些手段,後下海經商。他在搞計劃生育時被扣了五千塊錢的工資,那時每個月只有幾十塊錢。

Annie希望《大紀元》的平台能為中國企業家說出他們的心聲,「其實只有真正走出來的人,能看到它們的真實面目,還有像我們親身經歷過這些的做生意的人,真的會感受到自己投訴無門的。執照是它發的,我們辛苦掙的錢,只要找一個合理的理由就成了它們的了。」

她表示,這麼多年積攢太多的怨和恨,沒有辦法也沒有出路,聽到朋友們之間都是說,今天能活著就不錯了。當初如果蔣介石領導中國,中國可能不會像現在這樣。現在的中國根本就沒有辦法讓人活下去,被他們整垮的企業在中國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