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當局為復工復產推出「健康碼」,然而,推出該碼的真實目的卻受到外界質疑。評論表示,大數據下的「健康碼」把中國變成了大監獄,每個人都好似被戴著一個電子腳鐐,走到哪控制到哪。

「怎麼知道你是武漢籍的?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有一個大數據掃碼,分為綠、黃、紅3個碼。你出行,哪怕是駕駛私家車上高速的時候一掃碼,14天到30天在甚麼地方的運行軌跡當局會一清二楚。如果我從長沙去株洲,那麼綠碼會顯示出是黃色碼,如顯示紅碼,就說明你是從疫區武漢過來的,顯示這兩個碼就會被隔離。也就是說,每個人都給你控制在一個大監獄中。」談到中國目前實施的「健康碼」時,湖南陳先生4月3日對《大紀元時報》說。

自2月11日開始,阿里巴巴支付寶和騰訊微信相繼推出自己的健康碼模式,並在中共當局支持下分別從杭州、深圳推廣至全國。目前支付寶系統已覆蓋中國200多個城市,而騰訊日前也宣佈,已聯合國家政務服務平台共同推出全國性的「防疫健康碼」,而不久,該碼將逐步與廣東、上海等各地健康碼對接。

據悉,「國家政務服務平台」是中國首個全國性政務服務小程式,由騰訊雲提供技術支持,利用該平台統一身份認證系統、統一電子證照系統,與衛生健康、民航、鐵路等防疫信息互通。目前微信小程式註冊用戶近千萬,累計訪問量突破4億次。而憑藉這個健康碼,檢查人員可以輕鬆掌握人員出行並核對健康信息。

日前北京市也已正式推出微信小程式「北京健康寶」,並將與天津、河北聯動,數據共享。根據騰訊數據,騰訊健康碼因微信之故,已覆蓋超過7 億人口,累計亮碼人次超過5億,是用戶最多的健康碼。

健康碼是中共大數據下,結合5G、數據雲技術等等AI人工智慧的一個綜合應用。有網民說,健康碼比大家想像的更恐怖,以後誰不乖就給你紅碼或黃碼。中共之前的社會信用系統還只是限制你搭高鐵與飛機,現在這個「健康碼」直接禁止你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與開車,等於剝奪你的遷徙自由。

「健康碼一旦納入大數據當中,它就是一種移動監獄了,在這個監獄裏雖然沒有隔欄、沒有可見的阻擋你的器物。但實際上它就相當於戴著一種電子腳鐐,你走到哪,它隨時都可以監控到哪。」網絡觀察人士古河6 日對《大紀元》說。

「健康碼」 是一種控制人的措施

2月28日,中國浙江溫州,民眾向火車站保安人員出示健康碼。(Getty Images)
2月28日,中國浙江溫州,民眾向火車站保安人員出示健康碼。(Getty Images)

熟悉中國的一些分析人士認為,表面上官方實施「健康碼」是為了幫助追蹤和管理疫情,而實質上它是一種控制人的措施。「它確實不僅限於當前的防疫,在這個病毒以外的一些領域,它同樣會給你造成極大的麻煩。」古河質疑,健康碼如何鑑定一個人是否健康,健康本來是由醫院來決定的。

古河說,從中共以往的歷史來看,中共一向善於造假,假如你是一個反共人士,或者是異見人士,或者是維權人士,它可以隨意給你一個紅色的健康碼,那麼你可能立馬就被隔離,然後還得自己去支付這個隔離費用。如果給你搞個黃碼,那麼就會限制你很多的行動,所以「這個健康碼對人的行動有極大影響(控制)」。

健康碼侵犯人權 西方不願做

據悉,在申請健康碼時,政府強制用戶必須授權該軟件訪問個人數據。《紐約時報》中文網認為,「向警方報告資訊和地點」的程式就會把用戶位置、城市名稱和識別編碼發送給伺服器,由系統決定能不能出門。這似乎是與警方共享相關個人資料,以此來監控人民的行為一致。

對於國外為何沒有使用這一技術,古河認為,因為這涉及到人權,對人基本權益的限制。「如果國外這樣做的話,那麼首先,議會就不會通過,議會就會對這些東西進行很多質問。」

他說:「如果感覺到對人權有侵犯的,他們絕對不會批准。即使批准,他們也會對這種行為做非常嚴厲的限制,不會讓他們隨意按照這個東西去任意地發揮、去干涉每個居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