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台(港台)記者3月28日視訊訪問世界衛生組織(WHO)高級顧問艾沃德(Bruce Aylward),問到世衛會否重新考慮接納台灣作為會員時,對方裝作沒聽見,然後切斷視訊。採訪畫面被許多美國知名媒體人轉發,紛紛質疑WHO的中立性。然而,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商經局)卻抨擊港台記者有違「一中」原則,引發外界爭議。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4月3日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世衛已經被中共控制,給人的印象是中國衛生組織,而非世界衛生組織。商經局局長邱騰華是在干涉新聞自由,港台記者只不過問了一個問題,也沒說台灣要獨立,也與香港一國兩制沒關係,怎麼就違反新聞約章,違反一國兩制了呢?她覺得很離譜。香港電台應該擁有編輯自主、新聞自由,如果記者連提問的自由都沒有了,香港就完全沒有了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表達自由。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世衛被中共控制 港府干涉新聞自由

記者:商經局局長邱騰華抨擊港台違反一中原則?

劉慧卿:商經局是管理香港電台的。大家都知道港台受到很多壓力,一直被陰乾,想興建新大樓,因為保皇黨反對,很多年都沒有建成。港台很多新聞工作者很值得我們敬佩,因為在困難環境下他們還繼續做公共廣播,獨立、不偏不倚。很多市民都很尊重和欣賞他們的做法。

最近這件事很是離譜。港台女記者唐若韞訪問世衛的一個高層官員,講全球疫情的事。因為台灣對這次疫情的做法引起很多人讚賞,所以她就問了一句「台灣能否進入世衛」,哇,對方好像聽不到似的,再問就斷了線。本來沒甚麼事,他可以跟從他的版本去回答「由世衛成員去決定」,但他不是這樣,而是很害怕。所以有人說世衛的人連台灣都不敢說,真是太差勁了。

沒想到商經局局長無端端介入,說該記者違反了新聞約章,違反了一國兩制。如何違反呢?她沒說台灣獨立,也與香港一國兩制無關,所以很離譜。這件事引起了國際關注。

幸好港台出了聲明,廣播處長梁家榮聲明說他不同意邱騰華的說法。邱騰華叫他處理港台,但梁家榮說他不覺得有問題。我希望港台就是要這樣,不要因為別人罵就退縮。邱騰華罵完,我相信親共的媒體會出來罵。聽說唐若韞現在受到很多攻擊,有人還威脅要起底。如果這麼做,香港就完全沒有了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表達自由。

記者:您以前是資深的傳媒人士,也做過香港記協主席。現在的新聞自由與你那個時候相比如何?

劉慧卿:現在當然差很多了。我在網台也有個節目叫《議會內外》。我最近特別邀請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上我的節目,話題是:甚麼是對香港新聞自由最大的威脅?當天談的是警暴,有很多記者被警察打過、噴過(胡椒噴劑),有的被打得很傷,但一個警察都沒有被捉、被起訴。而示威者有七、八千被捉了,有的還要上庭。所以楊健興認為對新聞自由威脅最大的是警暴。

現在還出來一個邱騰華(干涉新聞自由),為甚麼要這樣做?雖然邱騰華是管香港電台的,但香港電台有編輯自主、新聞自由,所以他們的工會也發出聲明,說他們沒有了提問的自由。

國際社會須提防中共乘虛而入

記者:您怎麼看中共輿論戰的發展方向?

劉慧卿:第一要看疫情在全中國是不是真受控了,會不會有透明度?因為很多人現在都不相信它發佈的數據。以前香港人很熟悉的廣州的鍾南山,現在大家都覺得他講話有問題。他以前講的話,令大家覺得他是很獨立、很有知識、很專業的。但現在他講那個(中共)肺炎,發源地不一定在中國,人們都愕然了。

再有看看其它國家的情況,最近歐盟一些國家出現很大困難,中共見到現在這樣的情況就會乘虛而入,甚至把整個中國的管治模式推銷給國際社會。其實在國際社會上,受到大家尊重的管治模式,是要有透明度,要有問責性,要尊重人民的意願。

之前大陸網上都有人發聲,尤其是李文亮醫生死了之後,他們要將2月6日定為表達自由日,但是被壓制了。中國的發展,無論政治、公民社會發展,主要是來自中國人民(自己的爭取),在爭取過程中有很大的犧牲。

4月5日維權律師王全璋(冤獄到期)應該被釋放的了。維權律師是為中國人民維權,又何罪之有,為甚麼要關他這麼多年,要他太太李文足和兒子受那麼多苦。這些事中共都不去處理好。

記者:疫情之後,各個國家跟中國之間的關係會發生變化嗎?

劉慧卿:很難預測,其中美國的角色非常重要,如果美國在國際社會中,不再負起以往的責任,這個問題就很大,因為有人覺得中共就會趁機乘虛而入。很多人說,甚麼都不要搞了,最要緊的是搞好疫情。但是不要讓有些人藉著疫情,使他們的陰謀能夠得逞,譬如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他滿街去派防疫物資,說要推動23條立法。他們就是藉著現在全世界都沒有空管他們,例如警暴問題,他們怎樣打人都沒人管了,於是就推動23條立法來管束香港人。

忌各自為政 民主派想贏需協調

記者:何君堯除了推23條之外,最近還倡議將立法會選舉推遲或取消;李慧琼也說要把登記選民的日期推後一個月。您怎麼看?

劉慧卿:保皇黨當然會憂心,因為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他們大敗了,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很多香港選民史無前例地走出來投票,使得投票率達到七成多,這是從來沒有的情況,尤其是在區議會選舉。

當時保皇黨、親共候選人的得票率是上升的,所以中聯辦把錯誤的信息給了北京,以為保皇黨會贏。但是做夢也沒估計到,泛民陣營的得票率上升得更多。很多勝出的區議員是完全不見經傳的,有一個區議員好像僅僅落區4個星期,也成功當選。所以保皇黨很害怕,如果這次立法會選舉輸了,對他們而言就大事不妙。

因為區議會沒有實權,而且政府還說區議會只可討論地區的事,不能討論任何關乎全港性的議題,很離譜。一些民主派人士希望在立法會爭取到過半數議席,立法會有70席,如果拿到35席或以上就是個很重要的事。在任何一個國會裏,一個黨或一個聯盟,要是拿到過半數的議席,就會有很大權力。香港的法律講明,所有的法律都要經過立法會通過,比如財政預算案要立法會通過,終審法院法官也要立法會通過。如果民主派控制了一半議席,會掌握很大權力,所以保皇黨就很害怕。

香港市民當然很希望有民意授權的議員進入立法會、並且佔半數以上。有一個問題就是,立法會選舉跟區議會不同。區議會是單議席單票制,誰票多誰就會贏。但是立法會選舉制度很複雜。最大的區是新界東或新界西,只有9個議員,其它區更少。假如我住在新界東或新界西,9席,我只可以投一票,不能投9票。

因為去年11月很多人贏了區議會選舉,有的是素人,他們雄心壯志,「區議會選舉我都贏了,為甚麼不可以贏立法會選舉,很多市民都想見到年輕的面孔,見到沒有背景的那些人」,可能會一擁而上,使得有20、30個(候選)名單。但是保皇派很會計算,他們不會有太多候選人。

泛民這邊很分散,上一屆都是這樣,新界西的票很散,使得何君堯當選,李卓人、黃浩銘、黃洋達都輸了。如果把票集中起來,泛民這邊可以贏得兩席。所以說(選情)是很凶險的,資歷不夠的人不能硬要去選,會分散了票源。

如果事情真這樣發生,很多的香港市民會非常憤怒。尤其是去年投票支持泛民的人,發現那班人這樣不長進,不懂根據這個政治制度來變通,而是自己盲目的向前衝,使得整個陣營輸給親共陣營。所以這考驗香港人的智慧,和考驗這班想從政的人的智慧。如果到時真是贏了,35 席、36席,那會怎樣?(中共)會宣佈軍管?還是中共要跟大家坐下來商量了,但希望一定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地去爭取,我們不想血流成河,也不想再有七、八千人被拘捕。

記者:民主派面對未來的選舉是不是需要坐下來,大家商量一下?

劉慧卿:民主派多年來都是有商有量的。只是新議員很多是去年反送中抗爭的抗爭者。抗爭的口號就是沒有大台、沒有代表、沒有領導。但如果人人各自為政的話,怎麼做呢?去年區議會選舉,有400多席,候選人沒有那麼多,那麼你就贏了。但是立法會選舉議席很少,大家要協調。

所以大家要了解這個情況,大家想要民主,而民主是要講求溝通、講求妥協、講求協調的。當然民主也都要有我們的理想,有我們的原則。現在這樣的情況,如果想拿35 席、36席,怎樣才能拿到?市民去年選了你們這麼多人進去區議會,就是想你們好好的做事。有些人跟我講,「有些(新進議員)不是做得很好,糟了,下一屆慘了。」我說上一次就是湧了很多人進去,下一屆就退出來了。所以我很願意看到年輕人出來參加政治運動,但是希望都要了解情況,不要口口聲聲說甚麼我們沒有大台、沒有領導、不用商量了、各自為政,當然不是這樣。

國際制裁威力大 香港官員很害怕

記者:美國很快就要推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報告,國際對香港的態度是怎麼樣?

劉慧卿:有很多人、很多抗爭者希望(美國)快些出來一個制裁名單。我也跟一些官員談過,他們說這個名單暫時還沒有,但有些(香港的)權貴去問他們,「我的名字是不是在你們的名單裏?」所以這個殺傷力是很大的。還沒動,有些人就已經很害怕。有些人已經賣掉了美國的物業,不想被凍結,所以是有殺傷力的。美國政府也公開說過,如果要制裁某人,要很多不同的部門同意才行,但如果某人做得太離譜,就會啟動制裁。

上個月英國的上議院有一個關於香港的辯論,提出辯論的有一個是我的朋友,Lord Pendry(彭德瑞勛爵)。他說香港警察抓捕了三個人權人士,黎智英、楊森、李卓人,很離譜,不應該這麼做。尤其黎智英是本港最大的民主傳媒機構的領袖。他建議英國政府用相關的法律,去凍結香港侵犯人權之人的資產,或禁止他們入境。有一位全世界知名的關注人權的專家Lord Alton(奧爾頓勛爵),建議英國政府和美國合作,去回應中共打壓香港人權的問題。

奧爾頓勛爵及其他一些勛爵都建議,給予香港BNO護照的持有人英國居留權或者英國公民的身份。根據英國資料,總共有290萬港人持有BNO護照。他們回答說英國政府在目前這個階段是無意去更改。但是英國政府是有責任的,所以在國會辯論裏大家會提出來,沒有人說「不要提了,我們英國政府沒有責任」。前港督衛奕信勛爵之前說不能給(居英權),否則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但是英國政府負責此事的Lord Goldsmith(高仕文勛爵),上個月出來說,「我沒有說過這些,你們不要冤枉我。我認為如果英國給予有BNO護照的人國籍,沒有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如果香港市民希望英國政府多給香港一些支援,尤其是拿BNO護照的人要多些發聲。

港警殘暴 中共逼港人反抗 抗爭不會完結

記者:去年的反送中令香港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香港的抗爭會不會因為這個疫情而冷卻了?會怎樣發展?

劉慧卿:現在任何人、任何國家,都沒有心思說其它的,要先等疫情過去。但是香港的抗爭者是不等的,經常都有的,3月31日在太子站又拘捕了50多人。我2月份去英國時,和英國的官員、政界人士說,這件事是不會過去的,當這個疫情處理後,又會再來的。因為香港人很不服氣,你拘捕了七、八千人,一個警察都沒有被捕。但是警察使用暴力的鏡頭,網上有市民拍的很多影片,很殘暴,怎麼可以一筆勾銷。香港人的怨恨,香港人的憤怒,是不會完結的。所以有些市民對於警暴,對於警察的看法,真的是不共戴天之仇。我相信等疫情過了之後,很多問題會出來。

記者:香港市民保衛一國兩制這條路應該怎麼走?

劉慧卿:我是反暴力的,我是贊同要溝通的。現在在立法會也無法溝通,在區議會沒甚麼溝通,我相信是中共政府和林鄭月娥集團下了命令,完全不讓溝通。這怎麼能行呢,就是要溝通,要討論,要妥協然後達成共識。否則就是逼人上街,逼人用暴力。很多事是逼出來的,沒有一個途徑可以討論,大家就唯有反抗。

現在這個反抗過程,(港人認為)我不怕輸,我輸得起,怕甚麼,我只是失去生命,反正生無可戀。搞成這樣是為甚麼?把香港搞成這樣,誰是千古罪人?所以林鄭月娥需要把民情告訴北京,而不是扭曲事實。現在習近平也好,其他港澳辦、中聯辦的官員也好,越搞越激烈,我相信這不是香港人想見到的,我也不相信這是廣大中國人民想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