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4月6日晚,美國前白宮戰略顧問史蒂芬·班農(Stephen Bannon)在WarRoom頻道節目中痛斥以「中共老朋友」基辛格為代表的華盛頓「沼澤生物」,無視中共故意隱瞞疫情、戕害中國人、美國人和全世界人民的滔天罪惡,仍在替中共代言、站台,吃人血饅頭。有評論指,班農的劃時代檄文,代表白宮對那些與中共狼狽為奸的「沼澤生物」宣戰,將要徹底清除那些左右美國幾個世紀的左派毒瘤,讓親共、縱容中共作惡的基辛格主義走向完結。

班農在節目中直指左右美國政壇幾十年的政治大佬基辛格:「基辛格先生,我再也不想聽到你講甚麼自由世界秩序了,你是有罪的,你認為你在越戰的炮火中沾了血,其實,對這次大瘟疫,你手上同樣沾滿了鮮血,你從一開始就是中共的代言人和道具,你為中共代言;不僅如此,你還從中共哪裏拿到了沾滿鮮血的錢,中共已經付了你幾十年的錢,這些真相都會被揭開。」

班農的這個評論,是針對影響了美國對外政策、特別是對華政策40年的老牌政客基辛格,日前基辛格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文章以大瘟疫將永遠改變自由世界秩序為題,隱喻批評美國政府缺乏判斷力、效能和長遠眼光,但絲毫沒有提及這場大瘟疫的元兇中共給世界造成的威脅;同時他還警告在中共那裏賺了錢的投資者,閉關鎖國將造成重大經濟損失,自由世界秩序會受到威脅,與中共領導人的「病毒沒有國界」、「要堅持全球貿易」的主張遙相呼應。在全球都要向中共追責的現在,基辛格的言論給人一種為中共洗地、站台的感覺。

美國以基辛格主義為指導的對華政策,讓中共進入聯合國、六四大屠殺後不但免於制裁還能順利進入世貿組織,用中國的奴工和華爾街的資本聯合,以剝奪中國民眾的人權為代價,試圖建立以中共極權體制主導的「自由世界秩序」。而美國的利益集團對中共的投資,不但給中共迫害中國民眾的專政機器不斷輸血,也傷害了美國的利益和美國普通民眾。

基辛格主義者不但對中共迫害中國人的各種惡行視而不見,對中共對法輪功和其他宗教團體的迫害及活摘器官等反人類罪行整體噤聲,而且在這次由於中隱瞞而造成的全球大瘟疫面前,基辛格和他代表的利益集團全都站上了檯面,為中共洗地和站台。

班農還警告所有信奉基辛格主義、與中共狼狽為奸的公司、華爾街基金和為中共站台的智囊團:「所有華爾街那些與中共做生意的人,所有與中共做生意的大公司,所有與中共合作的智囊團,你們拿了沾滿鮮血的錢,所有這些事實馬上都會真相大白,整個世界都會對你們進行審判,因為你們和中共這些魔鬼一樣壞——事實上,你們更壞。因為你們並不真正地相信(獨裁專制)的思想,而是相信錢,你們做這些(替中共站台)就是為了錢。」

海外網絡媒體路德社說,基辛格主義的核心是利益邏輯,用編故事讓中國公司到華爾街上市,買通整條利益鏈。最近被曝財務造假的在美國上市的瑞幸咖啡,就被揭出在上市前就一直虧損,但卻在華爾街眾多基金的運作下,得以在美國上市並圈錢融資,最高時市值被炒到超過100億美元,讓美國投資者損失上百億美元。

班農細數了那些在2017年達沃斯論壇上為中共唱讚歌的所有媒體、對沖基金、銀行家、營銷專家和律師們所視而不見的、中共所犯下的滔天罪惡:「你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迫害維族人和東突人,你們也知道中共迫害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迫害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家庭教會,你們也知道中共鎮壓天安門自由運動,你們知道每一個在中共殘暴統治下為自由而戰的人/事,但是你們仍然跪拜中共獨裁政權,你們手上同樣沾滿了鮮血。」

班農還特地把那些替中共站台的智囊團單提出來:「你們都是有罪的,而且他們會被證明有罪,雖然這還沒有提到這個病毒是不是生化武器或者是從實驗室來的;如果這是真的話,那麼我們會為中國人民的自由而戰,這不是種族主義,中國人民在中共惡魔殘暴統治下,首當其衝地遭到戕害,幾十年來,你們都是視而不見,為甚麼呢?為了錢!因為用中共的奴工(中國人),比使用密歇根州和費城的工人,可以獲得更高的利潤。你們這些人太噁心,太給國家丟臉了,給這個國家的研究機構丟臉。」

早在基辛格發表這篇專欄文章之前,先是有百名中共禦用學者在國際期刊《外交學人》上發表公開信,呼籲中美合作聯合抗疫,緊接著就有百名美國學者也發表公開信呼應中共學者,腔調完全和中共學者一模一樣。聯名的人裏面,包括了基辛格中美研究院院長戴博和很多與其有關的左翼基金組織,不難判斷這封公開信與基辛格有關。

上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根據4名專家的一篇文章,給出中共病毒是來自大自然而不是來自實驗室的結論,從權威的角度平復了對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的質疑。不過他引用的那篇文章的4名專家作者中的2名,被發現此前都曾積極為中共站台,其中利普金(Ian Lipkin)教授還曾獲得中共國家科技貢獻獎。

班農在他的講話中向基辛格及其背後的利益集團宣戰:「相信我,直到我生命的最後一刻,我都會和你們戰鬥到底、揭出真相,我們會從基辛格開始,你這種暴行,我不在乎你說甚麼自由秩序,所有的死亡和傷害都是因為像你這樣的人的行為,你跪拜中共獨裁政權,並且為他們歌功頌德,你手裏沾滿了(中國人的)鮮血。你現在應該做的就是,向所有美國人和全世界人道歉,說『我錯了,我從中共那裏拿了錢,我和他們狼狽為奸』。」

「你們在華爾街賺了非常多的錢,所有對沖基金的與中共做生意的人,你們與中共一樣有罪。你們想要改變世界秩序?我們會去改變它,不用你們去做」,「你們的運作讓西方衰弱」。

基辛格及其代表的美國利益集團,在美國政界深耕幾十年,在美國各級政府、華爾街、主流媒體、智囊團、學術界,都有著龐大的利益鏈,盤根錯節,被稱為「深層政府」(Deep State)或「沼澤生物」(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納瓦羅語),在很大程度上左右著美國。

路德社說,基辛格主義影響了美國半個世紀,美國從60年代開始的所有對外重大事件背後,幾乎都有基辛格的身影,他的徒子徒孫遍佈美國各界,而中共幾任黨魁和高層,也都是通過基辛格及其背後的利益集團來影響美國。班農和特朗普都知道基辛格的份量有多重,特別是特朗普總統,從開始競選到現在,就時刻處在「深層政府」的攻擊和壓力之下,有時甚至很被動。

路德社認為,正因為如此,由班農第一次在媒體上公開批判基辛格,這個時間點就得把握準確;通過這次大瘟疫,美國人民已經切實地認清了中共的邪惡,現在把基辛格拋出來,班農應該不是在代表自己毫無準備地自說自話,而是未來會有更大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