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延燒,全球防疫物資短缺,相繼鬧口罩、呼吸器,以至藥品荒,防疫物資也被視為戰備物資嚴格控管。學者說,台灣長年發展生技與醫療產業,口罩、防護衣、針筒,或羥氯奎寧等治療藥物,都能自給自足甚至具輸出國外的機會,疫情延燒意外讓台灣製防疫物資登上國際舞台,「全世界越來越需要台灣」。

台灣口罩日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500萬片,台灣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台灣口罩日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500萬片,台灣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台灣口罩日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500萬片,台灣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台灣口罩日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500萬片,台灣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據外貿協會公佈的統計,過去6周內,國際對台灣不間斷的報道,台灣防疫物資等精品獲國內外媒體報道,中英文相關新聞共795篇,觸及數8億994萬人次;外貿協會說,有日本買主看到防疫物資「額溫槍」的報道後,立刻透過福岡台貿中心表示採購意願。貿協表示,在4月起開放出口後,將安排業者進行洽談,第一時刻抓緊商機。

各國對台口罩產線感興趣

這波疫情致全球目前最缺的物資是口罩,台灣口罩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千500萬片,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讓相關業者獲各國關注。台灣經濟研究院南台灣專案辦公室主任高仁山說,他最近接到多通來自國外的洽詢電話,希望能購買台灣製的口罩產線,不過這些目前已受管制,必須通過外交管道購買;外貿協會說,近期確實收到許多詢問,讓華新、中衛等台灣口罩廠,以及哈伯精密、東台精機等工具機及機械等十來個業者,被一口氣推舉至國際。

高仁山說,生產口罩需要外層的不織布、濾芯的熔噴不織布,以及填充物與彈性繃帶等材料,其中全球最缺熔噴布,這沒有幾個國家在製造,台灣因為石化工業牽動化學纖維產業的發展,有全球第三的產能。如果國外跟台灣買口罩機台,台灣未來可以繼續供應熔噴布。

台灣口罩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500萬片,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中央社)
台灣口罩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500萬片,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中央社)

台灣口罩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500萬片,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中央社)
台灣口罩產量據經濟部規劃本周可達到每日1,500萬片,已是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地。(中央社)

高仁山說,台灣也將捐助其它國家1千萬片的口罩,這除了是國際人道救援外,也是展現台灣產品被國際信任的時機,台灣製的品質通過這次的試用被各國知道,會是讓台灣醫療產業往外走的好機會,這對比中國口罩被退貨的情況,「Taiwan can help的做法,比中共大外宣有力好幾倍」。

羥氯奎寧被視為治療中共肺炎的有效藥物,高仁山說,美國已將該藥物的產線移到中國,台灣因為臨近東南亞,為了預防瘧疾、傷寒與破傷風等疾病,保留了奎寧藥物的產線,且上下游與原料藥都有,傳出二十多個國家想跟台灣下單,「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全世界要的藥台灣有,這或許真的是天意。」

呼吸器台灣有日產萬台潛力

另外,歐美呼吸器面臨短缺,台灣是否有量產能力?曾在電子業待過的高仁山說,做一般的呼吸器不需要高難度的技術,只要能製造摩打幫浦、濾網,以及調節器再加以組裝。他說,這個很多機械電子業都能做,只要把專利的問題解決,台灣整備產能可以有日產上萬台的產能,「假設有外銷市場,這對台灣來說製造起來太簡單了。」

高仁山表示,這些醫療物資都不是尖端科技屬於一般物資,台灣都可以大量生產,可以幫助各國對抗疫情。而台灣的健保系統,以及從SARS學到的經驗,在這次疫情開始前,就對中共抱有警戒的心態,這是能在未來跟各國分享的,「現在台灣已經是全世界最後的希望,台灣的生產不能中斷,全球會有越來越多地方,需要依賴台灣的供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