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國的企業家Annie借大紀元的平台,表達被迫害的中國企業家的心聲。她說,「大紀元的報道一直站在中國人的立場上,沒有說一個中國人不好,只是揭露中共黑暗,而且說的都是我們沒有敢說出來的。」

作為一名中小企業家,Annie在國內做高端的寶石和鑽石類生意,也開過貸款公司和餐館。「我是代表我自己的真實經歷,也是代表國內很多企業家發出心聲。」

中共搞環保運動導致不能開工

Annie說,「我們國內現在好多企業倒閉,一個是查環保,我們的企業不能開工,我們做的東西交付不了上家,其實真的是政治迫害。」「他們一個理由比如說現在國家有霧霾(陰霾),治理空氣,然後就出台一個政策,老闆就得聽。官字兩張口,他們沒有甚麼理由的,老百姓只有服從的份,我們也沒有發言權。」

她舉例說,比如買家買了一個鑽石的裸石,需要做成一個戒指或者吊墜,才可以使用,需要進行加工。一個企業家投資做企業,相關的設施是具備的,但政府不許開工,說環保污染。政府說了算,大批的企業都倒楣了,要麼沒有訂單,要麼有了訂單,沒法開工。

「沒法開工,我們接不到下家的錢,也不能完全支付上家的錢,真的是一個惡性循環。」她說,「這樣的中小企業被迫害的太多了。還有貸款的問題,(中共)嘴上說扶植中心企業,之前沒有疫情也是,幫助企業渡過難關啊,根本就沒有的事。」

中小企業貸不到款

Annie解釋說,你想去貸款,有房有車有甚麼,把這些東西都抵押完了,你再抵押甚麼?比如企業的錢還是不夠呢?還是沒有得到幫助。

Annie的工廠在深圳,因為寶石業務在廣州、深圳會好做一點,是全國寶石的集散中心。但是如果需要一些貸款,還要回老家辦手續,用自己的房子、車子抵押。「我就是為跑一個貸款,我能在區裏、居委會、鎮裏,開一天車就為了簽一個字。發現其實他們很多人都不在工作,一問找那個部門去吧,推三阻四……」

Annie身邊的企業家朋友,在寧夏有一個養牛廠,生產牛奶的,是一個很大的企業,銀行就象徵性地給了三十幾萬貸款。Annie表示,對於一個幾千號員工的企業來說,他們從德國進口的一套設備就要幾千萬,你給三十幾萬能幹甚麼?

「包括現在沒有給我們真正的幫助,他們只是嘴上喊的要扶持中小企業,其實他們扶持的是甚麼?像格力、阿里巴巴那樣的集團。他們對我們只是一種迫害,各種理由的迫害。」她說。

「他們扶持大的企業,然後將來變為已有。扶持那些格力集團、蒙牛、伊犁這些重資產。因為便於收購,對於我們這些中小企業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放在心上,找個理由就搞垮了。」

機場餐廳無法開張

Annie還講述了自己開餐廳的經歷。2017年,Annie在天津機場開了一家餐廳,投資了有100多萬,基本裝修好了,準備開業了。因為Annie比較相信風水,做了一個風水隔斷。當時地上的防火線都做得很好,選的材料也是很好的材料。

「在進門的地方做了一個屏風,根本就不影響人員的出入,而且餐廳有兩個門,有前門和後門,都是有安全通道的,他們就說我們這樣不合格,消防不好,到處給我找麻煩,前前後後幾個月的時間、100萬的資金就這樣扔掉了。」

圖為2017年Annie在天津機場裝修完工期待開業的餐廳照片,當時在qq空間上發表廣告。(受訪者提供)
圖為2017年Annie在天津機場裝修完工期待開業的餐廳照片,當時在qq空間上發表廣告。(受訪者提供)

因為長期做生意,Annie跟政府部門有接觸。她強調,「問題在於他們有上級的,縣官不如現管,說白了就跟天上神仙似的,不知道有多少位?一個來了敲詐你一筆,說ok了沒問題了,另外一個又來了,他們官官相護,你天天這樣伺候不過來。」

「我真的是陪他們吃、陪他們喝,給他們送錢。最後給我搞煩了,一氣之下,我就關掉餐廳,出國了。我是做生意的女人,我不是三陪女,這樣的日子我夠了。」Annie說,「這個消防通道怎麼合理,你拿出一個設計方案。他們沒有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法,不想擔責任,又說我不對,你讓我怎麼做?」

疫情期間遭重創

此次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小企業更是遭受重創。Annie說,「我知道我身邊做企業的朋友,一個把保險賣了,還要還貸款,企業也都做不下去了。還有飯店關門的,還有要賣房子的,之前也都算是有錢人,逼到自己要賣房子、賣保險。為了自己能活下去。」

Annie表示,現在做企業大家都不抱希望了。中國的抖音上,經常會看到中國的企業老闆哭了,因為關門的太多太多了。從一開始就說扶持民企,根本就沒有。

據Annie了解,身邊的企業家朋友,現在還沒有復工。「我目前沒有聽到有好的消息,沒有聽到過有復工的。」「別的國家都給老百姓發放福利,你(中共)又給老百姓做甚麼了?」

她認為,現在國內很多企業都沒有辦法復工,一是口罩問題,口罩戴一天更換一次,國內產量有限,還要忙著出口。在國內採購來說,又不允許微商們賣口罩,現在中國凡是在朋友圈發賣口罩、賣消毒液、賣防護服的,一律封號。只能到政府部門買,政府限購。

二是人手方面,復工人員的隔離需自費。有的人租了房子,又不讓進小區。如果住酒店,半個月下來也要幾千塊錢,對於有些人來說支付不起的。所以有的人淪落到外面,甚至不回去。「政府又讓你復工,回去又有各種阻難。」她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