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12天後,中央文革小組成立,陳伯達被任命為組長,毛澤東妻子江青為第一副組長。中央文革小組是毛澤東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的專門害人的組織。陳伯達名為組長,起主導作用的是副組長江青。

中共「最好的理論家」 淪為中共的囚徒

陳伯達擔任毛澤東政治秘書達31年之久。1939年,陳伯達調任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辦公室副秘書長,從此,直到1970年被打倒,陳伯達一直是毛澤東身邊最重要的筆桿子。在文革初期,中共總理周恩來稱讚陳伯達是「我們黨的最好的理論家」。

1966年8月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陳伯達被增補為中共政治局常委,成為毛澤東30多個秘書中官職最高的一個。這是陳伯達人生的頂峰。

因緊跟毛澤東在打倒以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的過程中有功,1969年3月,中共九大上,陳伯達再次「當選」中共政治局常委。

然而,到了1970年8月,在廬山召開的中共九屆二中全會上,陳伯達因反對毛澤東最重視的「極左派」筆桿子張春橋,被毛澤東「一棍子打死」。

毛澤東說:「我跟陳伯達這位『天才理論家』之間,共事三十多年,在一些重大問題上就從來沒有配合過,更不去說很好的配合。」

後來,毛澤東談到陳伯達時說:「陳伯達早期就是一個國民黨反共份子。混入黨內以後,又在1931年被捕叛變,成了特務,一貫跟隨王明、劉少奇反共。他的根本問題在此。所以他反黨亂軍,挑動武鬥,挑動軍委辦事組幹部及華北軍區幹部,都是由此而來」。

1970年9月6日,中共中央宣佈對陳伯達進行審查;11月16日,發出《關於傳達陳伯達反黨問題的指示》,稱九屆二中全會「揭露了陳伯達反黨,反『九大』路線,反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嚴重罪行,揭露了他假馬克思主義者、野心家、陰謀家的面目」,「批陳整風」運動自此由上而下展開。

1971年9月13日,毛澤東的「親密戰友」、被寫入中共黨章的接班人林彪離奇在蒙古溫都爾汗墜機身亡之日,陳伯達被打成「林陳反黨集團」要犯,當晚被關進秦城監獄。

1973年中共「十大」上,陳伯達被正式定性為「國民黨反共份子、托派、叛徒、特務、修正主義份子」,被開除黨籍,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

1976年10月6日,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1981年1月25日,陳伯達在中共的「特別法庭」上,又被當成「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判刑18年。

「文化大革命」時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的陳伯達。(網絡圖片)
「文化大革命」時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的陳伯達。(網絡圖片)

陳伯達的四大罪名

文革中,陳伯達參與迫害過很多人,無疑是有大罪的。比如,1967年12月26日,陳伯達在唐山講:中共冀東地區組織「實際上可能是國民黨在那裏起作用,叛徒在那裏起作用」。

這番話直接導致了著名的「冀東慘案」,很多人被戴上叛徒、特務、內奸、假黨員的帽子,8.4萬多人遭批鬥,3,000人被迫害致死。中共法庭控告陳伯達犯有積極參加反革命集團、陰謀顛覆政府、反革命宣傳煽動和誣告陷害等四項大罪。

關於參加反革命集團。1980年,中共審理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案」時,對陳伯達案的處理頗費周折。

文革開始時,陳伯達作為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配合毛澤東妻子江青,做了很多壞事,當屬「江青集團」;但是,後來,陳伯達與江青的矛盾越來越大,中央文革小組都是江青說了算。

一度陳伯達都不想幹了。再後來,陳伯達轉而與林彪聯手,打擊「文革」極左派,由此似乎可把陳伯達歸屬「林彪集團」。但是,陳伯達並未參與「林彪集團」的所謂「陰謀」。最後,中共只好把陳伯達硬塞進「江青反革命集團」。

關於陰謀顛覆政府。陳伯達確實反對過江青等人。但是,他在文革中的所作所為,大多是秉承毛澤東的旨意做的。1969年中共九大時,由於他的思想已跟不上毛澤東的思想,由他執筆起草的九大報告,毛澤東看都沒有看一眼,而是選用了張春橋等起草的報告。

他原來分管的部門,逐漸被江青手下的人接管。之後,陳伯達開始向中共第二號人物林彪那邊靠,剛一靠過去,就被毛澤東找打藉口打倒了。作為一個動不動就被江青罵得狗血噴頭的文弱書生,一個手下沒有一兵一卒的人,何談陰謀顛覆政府?

關於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這是指「文革」初期陳伯達1966年5月31日率工作組進入《人民日報》奪權和6月1日發表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等。

事實上,「奪權」的精神來自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剛通過的《五一六通知》,而派人到《人民日報》奪權則是劉少奇、周恩來和鄧小平三個中共政治局常委認可,並經毛澤東批准的。

《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發表前,送給在京的幾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審閱過,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都贊同。

關於誣告陷害罪。主要是指陳伯達曾任原中共中央宣傳部長陸定一專案組組長。陸定一被打倒,主要責任在毛澤東。

1966年3月,毛澤東說:「中宣部是『閻王殿』,要『打倒閻王,解放小鬼』。正是根據毛澤東的這一指示,中宣部長、副部長等一大批人被打倒。

1975年11月12日,中共政治局舉行會議,給陸定一定了三條罪狀:(1)階級異己份子;(2)反黨份子;(3)內奸嫌疑。會議還作出「永遠開除」陸定一黨籍的決定。當時陳伯達已被打倒4年,主導這個會議的是毛澤東。

陳伯達的「唯生產力論」

1968年1月29日,正當「天下大亂」之際,陳伯達居然寫信給毛澤東等人,提出要大力發展電子工業,認為這將促進中國的工業大躍進,將是在中國進行人類歷史上新的工業革命的出發點。

陳伯達的這個想法與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想法相差十萬八千里。

1969年初起草中共九大報告稿時,陳伯達與中央文革小組另兩個成員張春橋、姚文元產生強烈衝突。當時出現一個奇特現象:九大文件起草小組組長陳達伯單獨起草一個報告;張春橋、姚文元另外起草了一個報告。

陳伯達認為,中共的「主要任務是發展生產」;張春橋、姚文元主張繼續大搞政治運動。陳伯達批評張、姚「運動就是一切」;而張、姚則批判陳伯達是「唯生產力論,搞修正主義」。面對這一爭論,毛澤東站在張、姚一邊,否定了陳的看法。

毛澤東甚至說,帝國主義的本性不會改變,陳伯達的本性也不會改變,批評陳伯達總是把經濟放在首位,而不是把「繼續革命論」放在首位。根據毛澤東的意見,中央專門開會,對陳伯達作了言詞激烈的批評。正是這次衝突,毛、陳關係從此難以彌合。

陳伯達與林彪越走越近

中共九大後,文革極左派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等人的一些做法,在中共黨內引發不滿。比如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中共軍隊領導人陳錫聯、許世友、楊得志、李作鵬、邱會作等,都很有意見。加上文人相輕,陳伯達與張春橋、姚文元的矛盾加深。

在起草九大報告時,陳伯達得到過林彪支持,受到嚴厲批判後,陳伯達走近林彪。

1970年夏,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在廬山召開。林彪抵達廬山當天,陳伯達便拜訪了林彪,長談一個多小時,其中談到了張春橋反對提毛澤東是「天才」,得到林彪支持。

全會開會前,林彪特意徵求毛澤東的意見。當毛得知林彪要批評張春橋時,說,這不是張的意見,是江青的意見,是江青在背後搞的鬼。你可以講,但不要點張的名字。於是,林彪在開幕式上發表一通講話,吹捧毛澤東是「天才」,暗批張春橋。

因為張春橋是得到毛澤東支持的,批評張春橋,無異於批評毛澤東。在江青帶張春橋、姚文元跑到毛澤東住處「告御狀」後,毛立即決定扭轉會議方向。

8月25日,毛下令中央全會休會,停止討論林彪的講話,制止繼續「揪張」,同時責令陳伯達請假檢討。毛澤東不便直截了當斥責陳伯達等人反對「文革」一些極左做法,於是,藉口陳伯達鼓吹「天才論」和「設立國家主席」將他打倒。

晚年陳伯達有所反思

1981年8月,陳伯達獲准保外就醫。1989年9月20日,因心肌梗塞在北京去世。遺體告別儀式上沒有訃告,也沒有悼詞。

晚年的陳伯達在接受作家葉永烈採訪時說:「我是一個犯了大罪的人,在『文化大革命』中,我愚蠢之極,負罪很多。『文化大革命』是一個瘋狂的年代,那時候我是一個發瘋的人。我的人生是一個悲劇,我是一個悲劇人物,希望人們從我的悲劇中吸取教訓……我仍願永遠地批評自己,以求能夠稍稍彌補我的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