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至今肆虐全球。4月4日,有武漢民眾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武漢於1月23日封城,她居住的黃陂區的民眾全然不知已爆發中共肺炎疫情。當時,她以為自己感冒,多天後才就醫,被確診感染中共肺炎。在呼吸還困難,天天需吸氧,症狀沒有消除時,她就被趕出醫院。後來她發現,醫院給的出院證明在造假。

武漢封城  民眾不知中共病毒疫情爆發

中共病毒在武漢蔓延之初,官方對內宣傳稱:「不會人傳人、可防可控」。

但武漢黃陂區民眾魯女士表示,直到1月23日當局突然稱武漢要封城了,當地民眾仍不知道疫情的嚴重性。當時她有點感冒,渾身不舒服。她說:「我也不知道是這個病。在家休息有一個禮拜,渾身酸痛,有點低燒。以前喝點感冒藥就好了,現在喝了感冒藥怎麼不好啊?我跑(黃陂)中醫院去做檢查,做CT。他(醫生)就說我肺部都感染了。」

確診後醫生沒安排住院隔離 打針後回家 

「這個醫生,他也不跟我說感染了要住院,他就是給開個針,在門診打個消炎針,讓我回家。打了兩天,一點效果都沒有。我就問我兒子,他在武漢上班沒有回來(是醫務人員)。他說,不行啊!這是新冠病毒,感染了要住院,這個病蠻嚴重,要我去要求住院。我去要求,醫生說沒有床位。我去鬧了一次,還打求救電話啊!求助後,才住院的。我說這醫院也肯定不負責任。」

魯女士透露,當時社區也不管她,出院前打電話問過她幾次,實際是要確定她有沒有在醫院。她回家後沒人再過問。

醫生催促出院 患者:我還需吸氧!

由於中共掩蓋疫情真相,病毒已蔓延全球,目前爆出的死亡人數令各界心驚。中共官方公佈的各項數據更引發廣泛質疑。媒體紛紛披露,中共官方曾採用不檢測、拒收病人、「復陽」病人不上報、無症狀感染者不列入確診病例等手法,掩蓋疫情。

魯女士也表示,她在醫院住了10天,期間只做過一次CT,醫生說有好轉要她出院,但是當時她還感覺呼吸很喘。

她說:「我在裡面天天上氧氣,喘氣喘的很!他(醫生)說我做核酸檢查了,說我轉陰了,說好了要退床位,還有病人要進來。2月14號那天非要我出院。到這個地方(隔離點)什麼都沒有,就一天給我查一個燒(體溫),我在那裡5、6天。第4天我好喘,要求醫生幫我轉回去,他不讓我轉。我打電話到中醫院,對方說沒有床位,不讓我回去。」

魯女士還表示,因為自己身體狀況一直不好、不放心,之後,要求醫院做核酸檢查,但一直都沒有做。她說:「住在醫院做了1次,沒通知我(檢測結果)好還是壞。」

醫院出院證明造假

魯女士還透露,出院前醫生要她快走。「叫我清東西快走快走,到護士站才給了一個證明給我。我到隔離點我們黃皮潭農(音)人民醫院隔離5天。我回家才知道,(證明上)說給我做兩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我才做一次啊!說2月2號做的核酸檢查是陰性。那時候我還沒進院,我3號才住進去。說2號就給我做個核酸檢查是陰性,那不是騙人嗎!我回來才知道,搞么事。」

住院做CT檢查都自己出錢

中共當局宣稱,中共肺炎確診患者醫療免費。

但魯女士表示,她都是自己花錢做的CT檢查!「3次花了1千多了,都沒有報銷,肯定都是自己花的錢,我去住院當天還繳了500元錢,叫孩子在手機付的。」

2月19日,魯女士返家隔離。3月19日她又自費去作CT檢查,醫生說基本沒有問題了。但是到現在她身體還很虛弱,每天沒有精神。

她質疑說:「出院到現在一個半月了,為甚麼喉嚨總是癢癢的,有時動一下就蠻喘呀!還是很累、還會心慌。還是沒有恢復,體力蠻差。可是我的隔離期已經完了,已經30天。甚麼原因?電視講的很好啊!說得很好。但是到地方來很差,要求做一個核酸也沒有(不給再檢測)。」

過年到現在沒有一分錢收入

魯女士表示,自過年至今封城不能出外打工,她的先生沒有一分錢收入,靠她每月1千多塊錢的退休金過日子。她說:「每天看病要錢,還是要出現問題呀。就是早上10點鐘開始喉嚨就癢,就是乾咳。就每天喝水、喝水。問醫生,他也不知道,開了一點藥,沒有效。」

魯女士擔心的說:「我就是怕現在復陽了,有點擔心。電視台的說,有無症狀感染、有復陽的,我很擔心。我就是喉嚨總是每天像是有個甚麼東西在那堵著,喘氣啊、心慌!我老公叫我去檢查,我說:又要花錢!以前沒得這個病,又不喘氣、又不心慌、又不覺得很累,現在做一點事就很累。」

因為怕有傳染性,魯女士回家後,讓先生去親戚家隔離,住了一個月。3月19日她去做CT檢查後,醫生表示沒問題了,3月20日才讓先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