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是4月3日,星期五,歡迎來到「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節目開始前提醒大家,如果喜歡我們的內容,請別忘記訂閱、給like同share我們的頻道。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是中共最近掀起「信息戰」的關鍵人物,他以外交官身份公開拋出「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入」的重磅炸彈後,至今已消失20多天。

趙立堅這個名字在網上也成了熱搜詞。

4月1日這個特殊日子,有爆料稱,「當天看見趙立堅去了美國大使館。」不過大家估計,這只是愚人節的笑話而已。

趙立堅銷聲匿跡20多天最大的原因,應該是他拋出的重磅炸彈,導致特朗普以「中國病毒」發起反擊,之後,中國病毒又變成了「中共病毒」的說法在流傳開來。另一方面,習近平和特朗普通電話,向特朗普保證「制止虛假信息」,使得趙立堅暫時「不方便露面」。

3月31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在大西洋理事會的研討會上,表示:「不會對虛假信息坐視不理,特別是來自中共官員的。」

奧特加斯還透露,習近平上周向特朗普承諾,將遏制虛假信息的傳播。她表示,習近平是否會履行承諾還有待觀察,但至少短期內中共官員沒有再重覆「美國把病毒帶到中國」的「陰謀論」。這種情形之下,趙立堅也只好低調一段時間了。

針對中國疫情的實際情況,在國內外都出現了各種質疑的聲音。

美國企業研究所(AEI)中國經濟專家、「中國黃皮書」的首席經濟師 Derek Scissors 3月31日表示,中共官方公佈的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疾病病例數字不能相信,不能做參考。

截止3月31日,美國已有逾17萬5千人確診感染病毒,而在疫情最先爆發的中國大陸,中共官方公佈的確診人數為8萬1千多,只有美國的一半。此外,意大利和西班牙均超過了中國的數據,引發專家質疑中共官方的數據不可信。

Scissors 於3月31日接受美國媒體CNBC的「Squawk Box」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國(中共)沒有進行大規模的病毒測試,這意味其發佈的疫情數據,不應該和美國相比較,因為美國正在進行大規模檢測。

特朗普3月30日在白宮對記者說,到目前為止已有100多萬美國人接受了病毒測試。

在公眾和國際媒體的壓力下,中共國家衛健委網站,於3月31日首次公佈中國的無症狀感染者病例情況,稱中國大陸接受醫學觀察的無症狀感染者為1,541例。無症狀但確診感染病毒的人,按照世衛組織規定,應該被視為確診病例,但中國在2月悄悄更改,甚至沒有包括在疑似病例統計中。

此外,中共公佈了3,309例死亡案例,其中湖北有3,187例,佔95%以上。

Scissors 說:有數百萬人在封城前離開武漢,很難相信在湖北省以外看不到疫情有顯著傳播。湖北的病例是其它城市的近五倍,其它地區都沒太大問題,這很奇怪。

他表示,「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對任何政治敏感的事情都不誠實。對來自中國(中共)的任何數據必須持懷疑態度。」

即使在疫情來勢洶洶之下,中共也始終沒有停止軍事動作。日前,駐港部隊針對香港舉行的「突擊香港」演習,發生機毀人亡的事故。

港府發佈消息稱,3月30日下午,解放軍駐港部隊一架直升機,在大欖郊野公園執行飛行訓練時失事,但未公佈更多詳情。這是中共軍隊自 1997 年駐港以來在香港發生的首次墜機事故。

綜合香港多家媒體報道,事故發生在下午 4時48分左右,解放軍駐港部隊一架直升機突然墜落,並撞壞幾個高壓電電塔,造成附近村民家停電。

4月1日,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援引一名廣州天河區岑村軍用機場消息人士指,墜毀的是直-8G 運輸機,是中共常炫耀的王牌運輸機。機身編號6304,機上 4 名機組人員全部罹難。

直-8(Z-8)運輸機是中共對法國SA321超黃蜂直升機的仿製品,1985年底開始首飛,直到2007年後才開始量產,目前有一百多架服役,是中共最先進的機型。

信息中心的消息亦指,為應對香港抗爭活動,駐港空軍2019年12月增加編制,直升機大隊從原有的一個增至三個,每個大隊配有 12 架直升機,包括 8 架輕型武裝直升機及 4 架運輸機。3 個大隊中有兩個,通常在位於廣州天河區的岑村軍用機場訓練。

「直-8G」直升機近年時有墜機事故。據大陸媒體報道,去年10月11日,中共南部戰區第75集團軍「第121空中突擊旅」直升飛機,進行「突擊香港」演習。直升機從廣西崇左市出發,突擊800公里外位於湖南省漵浦縣的演習目標地,代號為「香港」。

演習進行至當晚19點40分,一架直-8G在漵浦縣撞山墜毀,機上11名軍人全部死亡。包括3名駕駛軍官及8名士兵,3名軍官是中校溫偉彬,少校龔大川,中尉羅偉,3人剛參加了10天前中共「十一」閱兵。

中共對香港發起兩次進攻性演習,動用最先進的直-8G運輸機卻接連發生墜機,有網友戲稱,「中共一打香港的鬼主意,飛機就墜毀,老天爺在保護著香港!」

受困秘魯的港人何時能脫困?有了新消息。

秘魯3月中旬,突因疫情擴散關閉國境,眾多港人困在秘魯無法回港。港府日前稱,3日安排專機接載滯留秘魯的香港居民,由首都利馬飛往倫敦,再轉飛香港,所有費用自付。入境處說,已接獲98名滯留秘魯港人求助,其中近70人將搭乘政府安排的專機離開利馬飛往倫敦。

秘魯關閉過境後,與港府行動相比,美、英、台灣很快安排包機接人,據連登的消息,一名持有BNO護照的港人,本周一早已乘坐英國的包機離開,1日下午返抵本港。50多歲的王先生指,當地封關後每日食宿都在酒店,返港感到開心,「可以返自己屋企,食自己(香港)嘅野。」

王先生說,港府的包機收費3萬多元太貴,英國包機雖然只有約六成滿座,但亦只收費250英鎊,即約2400港元。

公民黨譚文豪說,港府租用的飛機,若然全數由港人自行支付,由利馬飛往倫敦費用約為每人港幣3萬元,而由倫敦返港的費用則預計港幣4萬元起跳。其中如果加上從庫斯科飛往利馬,需先支付港幣6,000元。特區護照持有人,比持BNO護照的人需要多繳付很多錢。

與中共用力推卸責任不同的是,最近有不少中國人自發向世人道歉,同時與中共割席,但這種行動卻常遭到謾罵圍攻。

美國賓夕凡尼亞州立大學訪問學者麥文鼎,近日發出電郵,就疫情向美國同事真誠道歉。

麥文鼎的電郵說:最近從中國傳出的肺炎病毒,從一場流行病演變成一場大流行病,給你們帶來諸多不便、甚至危及到人們的生命。「作為一名中國人,我感到非常抱歉」。

他說:「除了病毒的臭名昭著外,中共政府對疫情的掩蓋,和世衛組織的遲緩反應,也是令人失望的原因,更是病毒傳播的原因之一」。他還表示,「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我相信美國將生存和繁榮,我希望一切順利!」

中共五毛與「小粉紅」們對這個電郵暴跳如雷,對麥文鼎進行大規模的圍攻與謾罵。

事實上,在麥文鼎之前,已經有多名中國公民就疫情向美國道歉。

3月中旬,有中國女生在社交平台推特說,抱歉把中共病毒帶到美國,對不起,一直對CCP(中共)掩蓋真相,以及利用病毒發黑財的行為保持沉默。現在病毒致死人數比大屠殺還多,最大的錯誤是容忍CCP撒謊,傳播美國軍人將病毒帶到武漢的假訊息。

她說:「我們絕對錯了,但我們中國人不是中共黨員,我在此發起一場運動,『向美國道歉』。」

他們是既得利益者,很多中國人領綠卡卻擁護中共,並教育下一代認同中共,她為此感到羞恥,「應該對感染中共病毒的每一個無辜受害者說聲『對不起』,我認為中共應該為此付出代價,中共政府應該鉅額賠償美國人。」

之後,有澳洲、美國、加拿大的華人青年參與活動,紛紛自拍影片向美國及全世界道歉。

正在美國留學的孔志豪曾在Twitter發表「道歉影片」,對所有中共肺炎病人表達誠摯歉意,並說「中共政權及中國人民,應為這次的瘟疫負責」。

澳洲華人呂睿超也貼出了一段影片,要求中共和中共政府對這次災難負責。

他說:「中共病毒全球大爆發後,成千上萬人死去,每天有數萬人被感染。作為疫情發源地,中共政府所做的事情,就是掩蓋真相。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深感抱歉,邪惡的中共政權並不看重人們的生命。作為一名中國人,我也深感遺憾,我們讓邪惡的中國共產黨存在了70年。」

他敦促世界各個國家政府與人民協同一致,讓中共及其政府對這次病毒大爆發負責。這個政府,邪惡的中國共產黨必須被推倒!

近日,四川公民趙凱也在一段影片中呼籲大家站出來,解散共產黨,把紅色馬列思想的瘟疫送入墳墓。

趙凱說:「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為了中國人的後代能夠生活在陽光之下,我呼籲所有的中國人和共產黨員們,能夠站出來,解散共產黨。任何一個國家和社會進步都需要付出代價,今天我付出我這份代價,我呼籲解散共產黨。」

趙凱說,世界把中國人引進了WTO,希望中國人能過些好日子,之後能夠促進民主轉型,自然地融入到世界的文明秩序中。但是中國共產黨回報給世界一個病毒,這個災難是太巨大了。肺炎病毒可怕,但馬列共產主義無神論思想更可怕,它是一種精神瘟疫,所到之處全部是災難。

趙凱言論在網絡上引發共鳴。有人說:「中共就是危害人類的最大病毒,只有解體中共,徹底消滅中共病毒,中國才會有希望,中國人才有希望。!」也有人認為「解散不夠,必須上絞刑台!」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裏,多謝各位收看。

守護真相,永不放棄。我們的堅守,需要大家的支持。

我是雪兒,祝大家有個美好的周末,下周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