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美國專家近日表示,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之際,中美脫鉤將加速。亞洲協會(Asia Society)美中關系中心(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主任奧維爾·謝爾(Orville Schell)認為,中美之間有意識的「脫鉤」(conscious uncoupling)已演變成「混亂分手」(messy breakup)。美國政治學家、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學教授裴敏欣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發表文章闡述,隨著中美加速脫鉤,中共很可能會重蹈前蘇聯覆轍,最終導致解體。

中美脫鉤在加劇 美兩黨共識

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所長亞當·波森(Adam S. Posen)周五(4月3日)表示:中美脫鉤是該研究所目前大力研究的議題。他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組織的有關中共病毒和國際經濟的電話會議上說: 「在供應鏈、技術轉讓、人員整合——不是從個人角度,而是從企業投資角度的脫鉤都已在華盛頓的兩黨中形成了巨大的發展勢頭,病毒流行只會加劇美國的這種趨勢。」

奧維爾·謝爾(Orville Schell)發表於新一期《外交政策》雜誌(2020年春季印刷版)中的文章說, 過去,美國人對民主的誘人力量深信不疑,沈迷於看似傾向於更大的開放性、自由度和正義性的歷史弧線的承諾,美國人覺得中美融合的前景是不可避免的。在特朗普成為總統前,整個世界都跟隨美國擴大與中國的合作。但是中國獲得了最大的好處,那就是在對中國最佳的時機,通過合作使美國不再是敵對國。

謝爾描述,習近平雄心勃勃的新願景是建立一個更具侵略性和較少悔改的中國,這產生了一系列魯莽的政策:他占領了南中國海,然後將其軍事化;毫無理由地侵蝕了1997年應許的高度自治,使得一代香港人反對北京。在釣魚島(尖閣諸島)與日本對抗。他在臺灣動不動就亂舞軍刀,以至於疏遠了曾經親共國民黨。他基本上把新疆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拘留營。

他分析道,這樣結果不僅是與華盛頓外交關系更加緊張、貿易戰以及兩個大國經濟要素的脫鉤,而且跨國公民社會合作的格局也面臨著危險沖突,甚至破壞了文化交流。結果是,美國采取強硬官方態度。這一態度獲得國會中共和黨和民主黨人的一致支持。而這兩黨間少有共識。如果中國沒有政治改革這樣的推動因素,很難想像中美融合在美國能很快會重新獲得信譽。如果前景由分歧代替融合,那麼參與(engagement)是沒有意義的。

美國政治學家裴敏欣教授在《外交事務》雜誌文章「中國的動蕩」(China’s Coming Upheaval)中說:「無論誰入主白宮,美中經濟脫鉤幾乎肯定會在未來幾年繼續,因為減少美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和制約中國力量的增長現在是兩黨的共同目標。」

中共竭力避步前蘇聯後塵 但可能身不由己

裴敏欣表示,隨著中美之間緊張關系的加劇,人們開始辯論現在的美中競爭與冷戰時期的美蘇競爭之間的相似和不同。 無論類比的局限性如何,中國(共)領導人在冷戰和前蘇聯解體的教訓中都進行深刻反思。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北京可能仍然在重復蘇聯政權最嚴重的錯誤。他的分析是:「經濟疲軟和精英士氣低落可能會把北京推向邊緣,導致中共走向災難。」

他說過去的經濟發展給中共提供了豐厚收入(2008年至2018年間,絕對收入的總和增加了兩倍),提供中共為確保中層人民,高級省級領導人和國家管理人員的忠誠所需資源。隨著中共病毒流行帶來經濟消退,中共將發現很難再提供這些官員所期望的特權和物質安慰。黨的精英們也將需要在彼此之間進行更激烈競爭,以獲得他們的寵物項目的批準和資金。如果習近平重視的優先事項(例如「一帶一路」倡議)繼續受到優惠待遇,但其他所有人都必須節儉,那麼精英階層的不滿情緒可能會加劇。

裴敏欣特別提到中國的外圍地區包括西藏、新疆以及香港。如果中共采取過分苛刻的反應來控制這些外圍地區,中共將招致國際批評和嚴厲的新制裁。中國侵犯人權事件的升級也將有助於使歐洲更接近美國,從而促進廣泛的反華聯盟的形成,而北京一直在竭力阻止這一聯盟。

莫斯科在前蘇聯的暮光之年仍在對外提供大量援助,如古巴、越南和東歐的幾個附庸國。它還對阿富汗進行了昂貴的軍事干預,並資助了它在安哥拉和東南亞的代理。而中共也有強力的擴張主義項目,尤其是「一帶一路」倡議和其它外國援助計劃,例如其向柬埔寨、古巴、委內瑞拉和非洲一些發展中國家提供贈款和優惠貸款。要抵消因中美脫鉤而造成的經濟損失和進一步在日本、韓國和歐洲開放中國市場,中共就要執行真正的改革。

經濟學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估計,在未來十年中,真正的經濟改革,特別是針對國有企業的經濟改革,可能會使中國的年度GDP增長提高兩個百分點。

但裴敏欣分析,中共做不到真正的改革,因為如果改革,可能會最後導致中共自身的解體,不改革,也不好生存。美國影響中國的封閉政治體系的手段有限,但華盛頓可對北京施加的外交、經濟和軍事壓力將使中共承受巨大壓力。 確實,與美國的長期戰略性對抗(例如中國目前正在經歷的戰略對抗)將創造有利於戲劇性變化的條件。

「過去幾個月事件表明,中共統治遠比許多人認為的脆弱。 這為美國施加持續壓力以引發政治變革的戰略提供了支持。 華盛頓應堅持到底。 成功機會越來越大。」這是作者給出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