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重創中國經濟,中國銀行業陷入不良資產和不良貸款的困境;其中錦州銀行2019年虧損11.25億元,不良貸款率達6.52%。穆迪日前將中國銀行體係展望調整為負面。

敏感時刻,王岐山前大秘、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披露一批中小銀行被查處,曝光一些銀行大股東竟是董事長的司機或保姆。2015年的股災被曝是江澤民集團發動的經濟政變;習近平近兩年來多次放話金融反腐。疫情衝擊、金融系統危機、中共高層權鬥三者之間的關聯性令人關注。
 
穆迪將中國銀行體系展望調整為負面

4月3日,穆迪發佈報告,將中國銀行體系展望從穩定調整為負面。與之同時,穆迪將亞太區其它11個銀行體係的展望調整為負面,並維持了對香港和日本兩個銀行體系的負面展望,這意味著對14個銀行體係的展望均為負面。

據大陸財新網報道,負面展望反映出,中共肺炎疫情造成的經濟和市場動盪範圍擴大、影響加深,這將增大高槓桿的金融體係中的潛在風險。政府對銀行尤其是那些被認為具有係統重要性的銀行的支持力度可能會增強。

國際信評機構標普(S&P)全球評級2月20日發表報告示警說,疫情延燒重創中國經濟,一旦在4月前疫情都未達到高峰,將造成個人和企業難以償還債務。
 
據標普評估,在最糟情況下,中國經濟「成長休克」,會造成中國銀行業的不良貸款規模飆升7.7萬億至10.1萬億人民幣,不良貸款率7.8%。

基礎情境下,中國銀行業此一壞帳數字仍然將激增5.4萬億至7.8萬億人民幣,不良貸款率6%;最佳情境下,中國銀行業壞帳將增加3.4萬億至5.8萬億人民幣,不良貸款率4.5%。
 
疫情重擊中國四大商業銀行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令原本因中美貿易戰已雪上加霜的中國經濟受到更大的重創,消費、出口、製造業、房地產等均大幅下滑,世界金融機構及中國國有金融機構均大幅下調中國大陸今年的GDP增長預測。

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表示,受疫情影響,建議今年不再設定GDP增長目標。這顯示中共部份業界人士對今年大陸經濟前景如何根本沒底。

4月1日,《金融時報》報道說,自去年12月疫情爆發以來,面對經濟危機,中共當局下令中國各大小銀行以更低的利率,繼續向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貸款。

報道說,中共此舉往往包括做出非商業決策,以犧牲銀行利潤為代價來幫助經濟。

過去一周發佈的結果顯示,中國四大國有商業銀行預計2020年的利潤增長將受到侵蝕,而壞債很可能蓄積。

瑞銀(UBS)大中華區金融股研究主管顏湄之(May Yan)表示,市場對這些大銀行表示擔憂:「它們被要求降低貸款利率,但這對股東來說不是很符合商業規律。」
 
中國銀行日前在其年度報告中表示,中共肺炎疫情對經濟造成了分階段的代價,並且很可能會對集團的資產質量產生影響。

中國農業銀行也警告稱,這場大流行病可能會給其製造業客戶製造困境。

目前,中共央行已經降低了基準貸款利率,以幫助陷入困境的公司以較低成本借款。

分析師們預計,央行今年還將數次降低基準利率,這將進一步壓縮淨息差——衡量銀行盈利能力的關鍵指標。

中國整個銀行業陷入困境

據彭博3月30日報道,中國大型國有銀行因致命的中共病毒爆發已經受到重創,陷入困境。

中國一些大型銀行的高管表示,隨著年初中國經濟活動停止,其資產質量、淨息差、資本緩衝以及吸引新客戶的能力都面臨壓力。

規模達41萬億美元的中國銀行業,目前正在耗盡其資本和不良貸款儲備,同時為維持數以百萬計的企業生存而展期拖欠債務,這加劇了2019年積累起來的問題。

工商銀行行長谷樹說,隨著消費和出口相關行業受到衝擊,工商銀行的資產質量將進一步受到影響。交通銀行副行長侯衛東說,損失已經波及整個銀行業。

研究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 LLC)的 Logan Wright 表示,這是一個已經在資產質量問題上苦苦掙扎的銀行體系,尤其是對上市銀行而言。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說,一旦中國的銀行業出現大問題,其他金融機構都會跟著出問題。中共就是靠印鈔票和放水的做法在維持著。現在它在政治上保黨,在經濟上保泡沫,結果就是讓危險越來越大。

錦州銀行2019年虧損11.25億元 不良貸款率6.52%

3月31日,錦州銀行(00416.HK)在港交所發佈2019年度未經審核業績報告。報告稱,由於中國部份地區實施的出行限制,以應對COVID-19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爆發,年度業績審核程序尚未完成,並將儘快刊發經審核綜合財務資料。

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錦州銀行經營收入為232.45億元,較2018年增長9.2%;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虧損達11.25億元,而2018年,錦州銀行虧損額高達45.93億元。兩年虧損的原因都是大規模的資產減值損失。

截至2019年12月31日,錦州銀行資產總額為8,363.07萬億元,較2018年末降低1.1%,發放貸款和墊款淨額達4,118.20億元,同比增長18.0%。錦州銀行存貸比高達95.56%,較上年的72.12%增加了23.44個百分點,而在2017年,錦州銀行的存貸比53.68%。

在資產質量方面,錦州銀行不良貸款率6.52%,較2018年末增加1.53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127.28%,較2018年提升3.53個百分點;損失準備對貸款比例為8.29%,較上年的6.18%上升2.11個百分點。
 
4月1日,錦州銀行發佈公告表示,由於尚待刊發有關該行進一步資產重組步驟的公告,應該行要求,該行的H股和境外優先股自2020年4月1日上午9時正起暫停於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進行買賣。

錦州銀行的不良資產比重過去5年呈逐年上升態勢。2019年4月,錦州銀行因延遲發佈2018年度業績而停牌;2019年7月,遼寧省監管部門召集轄下金融機構開會,討論錦州銀行資金流動出現風險問題;隨後,工商銀行、中國信達、中國長城聯袂入股錦州銀行,錦州銀行高管密集調整。

銀保監會查處一些中小銀行 銀行大股東竟是董事長司機或保姆

就在中國銀行系統噩耗頻傳之際,4月3日,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在中共國務院新聞辦發佈會上披露,「最近銀保監會查處了一些中小銀行,有的銀行董事長的司機居然是大股東,甚至還有保姆是某機構大股東的情況。」

周亮表示,股權混亂是中小銀行特別大的問題,近期銀保監會清退了部份問題股東,限制他們的權利、沒收違法所得、責令轉讓股權。

針對中小銀行公司治理,周亮表示,要嚴格審核股東資格,強化對股東特別是實際控制人「穿透式」管理,依法整治違規佔用銀行資金、非法獲取銀行股權以及使用不正當手段操縱銀行經營管理的問題。

周亮還披露,銀保監會最近查處了一些中小機構股權管理不到位的問題,要堅決清退問題股東;此外,還開展了股權集中托管,對股權質押、變更和增資進行規範,切實防範內部人或者一些大股東違法把銀行金融機構當成提款機的問題。」

周亮表示,歡迎符合條件的、有實力的民營企業和外資機構參與中小銀行改革重組。

王岐山大秘跨界任職 主導金融反腐

值得關注的是,周亮曾長期擔任前中紀委書記、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秘書。

現年49歲的周亮自1996年起先後在廣東省政府辦公廳、國務院體改辦、海南省委辦公廳、北京市政府辦公廳、中紀委等單位工作。在廣東時,周亮曾擔任時任常務副省長王岐山的秘書,經歷過廣東金融秩序整頓的全過程,此後一直跟隨王岐山至北京及中紀委,前後達20年。2015年8月,時任中紀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周亮轉為部長(副部長級)。

中共十九大召開不久,2017年12月,中紀委組織部部長周亮出任中共銀監會副主席。當時外界即解讀,習近平佈局金融系統清洗,王岐山大秘周亮的跨界任職為金融系統打虎埋下伏筆。

2015年6、7月,大陸發生股災,「救市主力」證監會和中信證券聯手做空股市。隨後不斷有報道披露,這次股災是針對習近平當局的一場「經濟政變」,包括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家族成員在內的很多的江派大員參與其中。

隨後,習近平、王岐山加大力度清洗金融系統。證監會多名高管被查處、「一行三會」高管紛紛換人;銀監會、保監會合併成立銀保監會。

習近平連續兩年放話金融反腐
 
2019年1月,習近平在中紀委三次全會上特別強調,要加大金融領域反腐力度;2月,習近平在政治局會議上再次強調金融反腐,並專門點出:「加強管住金融機構、金融監管部門主要負責人和高中級管理人員」。

2019年1月4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總理接連考察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普惠金融部,並在銀保監會主持召開座談會。李克強特別提到工行在中國所有商業銀行中的「龍頭老大」地位。

習近平、李克強接連表態後,工行高層人事變動,工行重慶與上海分行高管接連落馬,尤其上海金融界大佬、工行上海分行行長顧國明落馬,顯示商業銀行「龍頭老大」工行已成為習當局金融反腐重點目標。

上海是中國金融中心,也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老巢。江澤民家族長期盤踞在此,官場利益錯綜複雜。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江綿康、侄子吳志明,在上海建有龐大的政治經濟利益網絡。

2020年1月13日,習近平在中紀委四次全會上說,要堅決查處各種風險背後的腐敗,包括深化金融領域反腐工作,加大國企反腐力度,加強國有資產管理,查處地方債務風險中隱藏的腐敗問題。

習近平還說,要「繼續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重點查處「不收斂、不收手」的違紀、違法問題;防止「老問題復燃、新問題萌發、小問題坐大」;且要加強對各級「一把手」的監督檢查。
 
習近平話音剛落,金融系統高官接連被通報落馬。1月16日,工行私人銀行部原黨委委員徐衛東接受審查調查;福建銀保監局原黨委書記、局長亓新政被雙開;1月19日,中國銀行寧夏分行原總審計師劉富國被開除黨籍、行政開除。

據多家媒體不完全盤點,2019年以來,已有數十名金融及銀行系統高管被查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