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昆明法輪功學員韓震昆於2019年9月到西雙版納州景洪市出差時被當地國保警察綁架,藉口是據監控器拍攝的畫面懷疑他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韓震昆被非法關押在景洪市看守所,構陷他的案子已被移交到景洪市檢察院。

明慧網報道,這是韓震昆第三次被綁架。四十多歲的他已遭過冤獄11年。他曾是雲南省網球運動隊隊員,1991年轉業到昆明錦華大酒店做服務員,2003年因修煉法輪功被迫辭職。

遭法院非法判刑7年

2004年4月23日,韓震昆、郭娟夫婦因製做法輪功真相資料在白馬小區的家中被昆明市五華公安分局警察綁架,7月被昆明市檢察院非法起訴,公訴人是李雲兵。

同年8月24日,昆明市法院打著公開審理韓震坤、郭娟夫婦的幌子,卻不讓人參加旁聽。夫妻倆的親屬和法輪功學員到庭外關注審理情況時,被各個區的國保大隊警察騷擾,並被非法錄像。隨後警察根據錄像傳訊、綁架、關押了楊蘇紅等數名法輪功學員。

在庭審過程中,韓震昆一直向法庭講述法輪功真相,並質問審判長張兆龍,為甚麼自己的辯護人馬玲沒到場。張兆龍不但不回答,反而追問他委託書上的名字是怎麼簽上去的,並辱罵代理人是勞教釋放分子。

庭審中,張兆龍禁止韓震昆自我辯護、多次打斷他講話,最後竟終止律師的辯護,草率結束庭審。昆明中院非法判韓震昆7年徒刑、郭娟3年。

韓震昆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十二監區期間,每天被強迫從事多種奴工生產(多是生產出口產品),篩選豆子;在流水線上裝耳機的電子元件;在服裝組裏熨燙衣服。每天從早上8點半做到晚上8點半,基本沒有節假日。

在獄中,韓震昆拒絕「轉化」(放棄修煉),拒絕寫所謂不修煉的「保證書」。因監獄伙食太差、價格太貴,韓震昆曾向監獄長投訴,此後監獄伙食有所改善。他的堅持和正直得到了周邊犯人的普遍尊敬,也得到了一些還有正義感的獄警的尊重。

出冤獄後再遭綁架

2011年4月22日,韓震昆被釋放回家。2012年5月29日上午9點左右,昆明市官渡公安分局太和派出所警察謝培傑帶著六個(兩女四男)身著便衣的人闖到韓震昆家,當時韓震昆和父母都在家。

其中一個人進門就說,要把韓震昆家裏所有法輪功的東西搜走,說著就開始照相;另一個人則翻箱倒櫃;其他五人就在旁邊協助,把家裏所有的櫃子、抽屜、包、紙盒全部都翻了一遍,遇到上鎖的櫃子或抽屜就用韓震昆家的剪刀撬開,一邊翻一邊照相。

這夥人蒐走了法輪功書籍幾十本、印有法輪功真相文字的人民幣一萬五千多元、電腦等,沒有給韓震昆一家搜查物品的清單。最後韓震昆被他們劫持到太和派出所。

這夥人走後,韓震昆父母發現家中的4萬元的半年期定期存單不見了。

只因為讀書 再遭冤判4年

2013年9月16日下午1點半左右,韓震昆和家人及在他家的法輪功學員正在讀法輪功著作時,突然西山區國保大隊隊長邱學彥帶著警察王中芳、溫永祥以及兩個自稱是昆明市公安局便衣警察的人共5人闖進韓震昆家中。

韓震昆的母親問邱學彥來幹甚麼,邱學彥說:「你們這裏聚集那麼多人,我們監控很長時間了!」韓震昆的父親說:「我們只是在這兒學學法(讀法輪功書籍)。」警察不由分說地抄家,抄走了法輪功書籍二十多冊、印有法輪功真相文字的人民幣18,000元、手機等私人物品。

隨後,他們登記了來韓震昆家裏的法輪功學員的名字後將其釋放;韓震昆被以製做法輪功資料為由綁架關押。

之後,韓震昆的父母到西山區國保大隊打聽兒子的情況,隊長邱學彥避而不見老倆口。2014年11月7日,韓震昆的父親得知韓震昆的案子已交到西山區法院,就到西山區法院詢問情況,方知兒子已被非法秘密判刑4年。

父母在騷擾中先後離世

韓震昆的父親南韓龍,八十多歲,昆明市電信公司退休職工。2000年4月17日,南韓龍在家中被盤龍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以「擾亂社會秩序」為由被非法拘留了27天。

母親朱琴華,七十多歲,退休職工,曾經患晚期直腸癌及多種疾病,在絕望中修煉了法輪功後,直腸癌及多種疾病不治而癒。

韓震昆一家人自修煉法輪功後,生活充滿了陽光,家庭和睦,其樂融融。但是自1999年「7.20」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全家人無辜遭迫害。韓震昆多次失去工作、被抄家、判刑,還被迫與妻子離婚,如今再次被關押。

父母在「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國保大隊、派出所警察、社區不法人員的不斷騷擾中於2017年先後去世,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樣在被迫害中破碎。

儘管這樣,韓震昆始終無怨無悔,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