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在全球蔓延,關於病毒的起源始終眾說紛紜,其中包括質疑中共病毒實驗室的疏漏,或導致來源於蝙蝠的病毒洩漏。《華盛頓時報》國家安全記者、專欄作家比爾·格茨(Bill Gertz)3月30日發文披露了中國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和所存在的安全隱患。

中共病毒(SARS-CoV-2)自去年底爆發後,很多人認為源於蝙蝠,因為該病毒與蝙蝠的冠狀病毒非常相似。到目前為止,病毒的確切起源仍然是個謎。

格茨表示,中國研究蝙蝠病毒之領銜人物田俊華曾和蝙蝠尿液接觸,並進行自我隔離14天,此時段和當前爆發病毒的建議隔離時間一致,引人關注。

他說,就在武漢疫情公開後不久,中共官員們拒絕向美國研究人員提供冠狀病毒株樣本。病毒傳播了數周,中共也不允許國際病毒專家去武漢。

中共政府的研究人員發現並隔離出2000多種新病毒,包括致命的蝙蝠冠狀病毒,並在距離被視為疫情爆發中心的野生動物交易市場(華南海鮮批發市場)3哩的地方,開展了各種科學工作。

中國問題專家史蒂芬·摩捨(Steven W. Mosher)敦促中共公開武漢實驗室的研究記錄。

蝙蝠病毒研究領銜人物:田俊華

格茨在文章中寫道,一些中共媒體最近幾個月在吹捧病毒研究,並特別強調了在武漢的一名關鍵研究人物田俊華,他是研究蝙蝠病毒的領銜人物之一。

去年12月由中共政府資助、在網上張貼的一段影片顯示,田俊華在湖北省的一些山洞裏,從捕捉的蝙蝠身上提取樣本並儲存在小玻璃瓶裏。

中共官員聲稱,病毒可能是通過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裏的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而巧合的是,這個批發市場不遠處就是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這也是中國的蝙蝠病毒研究中心。

一個名叫「曠野青春—隱形防線」的中文影片,記錄了研究人員如何處理含有致命病毒的蝙蝠。這個7分鐘的短片炫耀了中共如何在全球病毒研究中處於領先地位,並揭示在過去12年中發現超過2000種病毒,時間恰在SARS病毒爆發之後的這段時間。

格茨說,目前正在爆發的疫情其背後的致命病毒被稱為SARS Coronavirus–2,已被追溯到蝙蝠。

短片裏提到,在中共發現這些病毒之前,全世界在過去200年預計才發現了2,284種病毒。

和蝙蝠尿液接觸 田俊華自我隔離14天

中共官媒曾揭示,田俊華有一次沒有穿防護服進山洞裏,結果碰到了蝙蝠的尿液,為了避免傳染,他進行自我隔了14天。巧合的很,這和現在的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建議隔離時間一致。

田俊華在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消毒與病媒生物防治所工作。根據《武漢晚報》2017年5月的一篇報道,田俊華自2012年以來收集了數千隻蝙蝠,用於研究蝙蝠病毒。

「蝙蝠身上有大量人類未發現的病毒,」他說。作為研究人員他還從老鼠和黃蜂等身上收集病毒。

在一次意外接觸蝙蝠尿液後,田俊華說,他和妻子保持了安全距離。「只要我在14天潛伏期沒有得病,就說明我幸運地沒有被感染。」他說。

格茨說,自從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爆發以來,武漢CDC網站上有關田俊華或其研究工作的最新相關信息找不到了。他與其他人至少合著了兩篇有關新冠病毒和其影響的科學研究。

格茨多次試圖聯繫田本人也沒有成功。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的發言人沒有回應格茨請求置評的電子郵件。

美國國務院的一位官員表示,田俊華和他在蝙蝠病毒研究中的角色令人擔憂。

「他(田俊華)在武漢的CDC生活和工作,該地距離華南動物市場只有幾百碼。他在武漢的一個小組裏供職,近年來為中國(中共)癡迷的病毒捕捉和研究做出了貢獻。」該官員說。

專家敦促中共公開實驗室信息

格茨說,一些美國和國際科學家駁回了一些有關武漢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與中國的實驗室相關的報告,他們認為病毒是自然傳到人類身上,並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但其他科學家則表示,更多證據表明,這個病毒可能是在武漢的一個中國實驗室內研究過,通過被傳染的員工或者是被傳染的實驗動物,洩露出去。

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教授、生物安全研究人員理查德·埃布賴特 (Richard Ebright)表示,爆發的這個病毒和武漢病毒研究所2013年發現並在武漢CDC研究的蝙蝠病毒有96.2%的相似度。病毒可能自然地從動物傳染到人類,也可能是從實驗室洩露出來。

「蝙蝠冠狀病毒在中國多個實驗室都有收集和研究,包括武漢市CDC和武漢病毒研究所。」埃布賴特對《華盛頓時報》說,「所以,第一宗人感染病例也可能是一個實驗室事故造成的。」

埃布賴特表示,直到疫情大爆發,還有兩個冠狀病毒在中國的P2(而不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安全性較高的P4)實驗室裏研究,P2這樣級別的設施對於防止實驗室員工感染病毒只能提供最小的保護。P2實驗室病毒的收集、培養、分離或動物感染,都給實驗室人員意外感染帶來高風險。

埃布賴特說,那個中國短片裏展示了在田的帶領下,武漢CDC的員工工作時並沒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設備,操作不具備安全性,包括臉部和手腕處沒有保護,缺少護目鏡和面部防護。這樣的操作如遇到高傳染性的病毒(就像爆發的這個)會造成巨大的感染風險。

埃布賴特還表示,從相關的新聞和影片中也可以看到這種意外傳染的可能性,包括在山洞裏被意外感染,或者在野外實驗室裏由於沒有足夠的防護而意外感染,也可能是從山洞或野外實驗室的運輸過程意外感染,甚至在武漢CDC實驗室和武漢病毒研究所裏因缺乏安全措施而感染。

格茨說,有關中共對蝙蝠病毒廣泛研究的報道,很可能將會激發外界更多的呼籲,要求北京公開這項研究的已知情況。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惡劣的掩蓋,現在全世界都在面對(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美國聯邦眾議員、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副主席麥克·麥考爾(Micael T. McCaul)上周說。他表示,中共政府應該要為這次全球疫情承擔責任。

美國人口研究所(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的中國問題專家史蒂芬·摩捨(Steven W. Mosher)表示,中國(中共)多年來一直在研究可能對人類有害的馬蹄蝠冠狀病毒,這在一些科學雜誌上有詳細記錄。

摩捨說,他們寫到從馬蹄蝠身上收集類似於SARS的冠狀病毒,並證明這些病毒和SARS病毒相似,其中一些自然發生的冠狀病毒還可以直接傳染給人類。

「他們(中共)也寫了關於基因工程的新型致命病毒,正如今天武漢病毒一樣,能夠感染人的肺部組織。」摩捨說。

摩捨呼籲中共政府公開其研究,以幫助衛生官員應對這個全球大流行。

「中國(中共)聲稱這個病毒不是從其生物實驗室中逃脫出來的。好的,那就請把武漢實驗室的研究記錄都公佈出來,以示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