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下午,台灣前行政院長郝柏村逝世,享壽101歲。從參謀總長到行政院長,郝柏村縱橫政軍的傳奇一生宛如一部近代史。

郝柏村以反共急先鋒自居,支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近年在台灣倡導一個中國的論點,且多次參加中國大陸官方活動。他反對中共的執政合法性,並呼籲中共承認國民政府抗戰的領導地位。

金門砲戰守護台灣 參謀總長戰功赫赫

郝柏村生於1919年8月8日,籍貫江蘇省鹽城縣郝榮村,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曾獲頒卿雲勛章、青天白日勛章、雲麾勛章與虎字榮譽旗。

郝柏村自陸軍官校砲兵科畢業,於八年抗日戰爭時擔任基層官兵,金門八二三砲戰時擔任最前線小金門陸軍步兵第九師師長。當時是金門砲戰(香港稱金門八二三砲戰,台灣稱八二三砲戰),又稱第二次台灣海峽危機,指1958年到1979年(戰況最烈為1958年8月23日至10月5日之間)發生於金門、馬祖及其它中國大陸東南沿岸與島嶼的一系列戰役總稱。

砲戰由中共解放軍首先發起,中華民國國軍隨後開始反擊。砲戰初期,解放軍攻擊金門島上軍事目標,後期著重封鎖海運線,以圍困金門。在砲戰初期,中華民國國軍猝不及防,隨著戰事繼續,逐漸恢復戰力;維持金門補給線,於9月26日首次利用八吋榴砲反擊。

砲戰期間,雙方海軍艦艇和空軍也多次戰鬥。10月初,解放軍宣佈放棄封鎖,改為「單打雙不打」(逢單日砲擊,雙日不砲擊),逐漸減少攻勢。至此,中華民國成功守衛金馬地區。中共維持單打雙不打,直到1979年1月1日和美國建交。

1977年4月,郝柏村晉升陸軍二級上將,調升國防部副參謀總長。1978年6月,掌陸軍總司令。

1981年12月獲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晉升一級上將,並調升國防部參謀總長,在職八年。參謀總長原兩年一任,因種種特殊情況一再延任,他成為歷任在職最久的參謀總長。1984年,參謀總長任內親自規劃漢光演習,對台灣國軍建軍規劃留下歷史性功勞。

郝柏村:軍人不得干政  但軍人必須懂政治

1979年兩岸停火後,兩岸關係的本質起了根本的變化,政治上回歸憲政正常體制的要求日亟。回歸憲政民主體制,涉及兩項民主重大議題,一為解除近40年的戒嚴,相關參謀總長的職權最多;一是中央民意代表全面改選,涉及取消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是修憲問題,尚非總統權力可做,但解除戒嚴完全是總統職權。

蔣經國總統在1987年既定解除戒嚴腹案,為使解嚴後仍能保持社會安定,先決條件須立法院立法。《國家安全法》於1987年6月23日通過立法公佈施行;《集會遊行法》遲於宣佈解嚴後,於1988年1月11日公佈施行,距蔣經國猝逝僅三日。

郝柏村曾談到,「民主國家軍隊國家化:國父說,軍人不可干政,但軍人必須懂政治,因為『軍人是政治的原動力』。因為國父深感推翻滿清王朝後,沒有掌握槍桿子的痛苦。國父在1924年3月9日民權主義第一講時說『政治的原動力在軍人』,實際可說就是槍桿子出政權;卻又在『軍人精神教育』明言軍人不能干政。易言之,這說明沒有槍桿子就沒有政權,但槍桿子不能介入政權的行使,這應是民主國家軍隊國家化,軍人不應干政的本意。」

郝柏村還提到:「我自1966年起歷任重要軍職至參謀總長已22年。經國先生晚年健康不佳,但對我信任有加,連任參謀總長七年,當然軍權在握,台獨份子說我是軍事強人,經國先生未明確安排中生代接班人,台獨份子常以我會於經國先生身後,以軍權在握而行軍人干政。正因我在軍中影響力日大,反對份子將我視為重要針對目標之一。1987年12月25日經國先生出席國民大會行憲紀念,台獨份子面對我高喊『反對軍人干政』,並在會場舉起標語牌。經國先生在會中講話時再次強調:

一、蔣家人今後不能也不會競選總統;二、台灣今後不會有軍事統治。其後19天,他就崩逝了。

就實質而言,兩蔣時代仍為掌握槍桿子的政權,但李登輝先生依法繼任總統後,我首先率同三軍支持,這是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正式終結槍桿子出政權,兌現了經國先生的遺言。」

批評中共鎮壓六四 李登輝時代的行政院長

1988年,時任中華民國副總統的李登輝繼任總統後,於1989年升任郝柏村為國防部長。1989年6月4日,郝柏村記錄「凌晨共軍對天安門學生展開血腥屠殺,並以戰車輾壓」,並續道:「中共以軍力鎮壓民主運動,吾人應立即戒備,今後更進一步支持大陸民主運動。」「大陸爭民主爭自由的全面反共抗暴,誠如經國先生所說亡共在共,今日中共完全倚賴軍隊維持政權。」「中共以槍桿子出政權,現在僅賴槍桿子維持政權絕不能長久。統戰花招被拆穿,對大陸熱及共黨趨溫和幻想為最好教育。」

1990年5月初,5月2日從國民黨內部消息傳出李登輝將任命郝柏村繼任閣揆(行政院院長)的消息。剛開始,外界反對聲音很大,反對軍人參政,但最後郝柏村仍獲得以國民黨為多數的立法院表決同意,於6月1日就任,當時稱為「李郝體制」。

1995年,由於與李登輝等「主流派」理念不合,郝柏村與林洋港一起退出國民黨,「林郝配」在新黨奧援下以無黨籍候選人身份參加中華民國第九任正副總統選舉,也是首次直接民選的總統、副總統選舉,獲得160萬票,以14.9%得票率在四組參選人中列第三位,最終落選。

嚴正糾正  抨中共歪曲抗日歷史

郝柏村強調對日抗戰是蔣介石領導的歷史不容抹滅。圖為蔣介石領導八年對日抗戰,與國軍軍官合影。(翻攝歷史檔案圖片)
郝柏村強調對日抗戰是蔣介石領導的歷史不容抹滅。圖為蔣介石領導八年對日抗戰,與國軍軍官合影。(翻攝歷史檔案圖片)

退休後,郝柏村多次前往中國大陸,到訪北京、山西、河南、上海、江蘇、河南、廣西、湖北、湖南、重慶、雲南等地。據說,有一次參觀北京的軍事博物館,看到中共宣稱中共領導了抗日戰爭,他非常氣憤,他不斷給博物館的講解員講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證明抗日是國民黨完成的。

2014年7月7日,郝柏村在參訪北京蘆溝橋時,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共產黨是抗日戰爭中的領導」講話剛走,郝伯村一踏進館內,除了大聲強調對日抗戰是蔣介石領導這點歷史不容抹滅外,甚至質問館內嚮導人員共赴國難宣言在哪裏,並且直轟館內完全不提國軍抗戰貢獻,引起館內嚮導人員尷尬,而此舉談話引起海內外媒體高度重視。

2015年8月底,台灣前副總統連戰確定將出席9月3日北京的對日抗戰周年大閱兵,郝柏村則嚴正澄清,指未接到邀請,也絕不會出席。他認為,歷史就是歷史,「中國大陸官方在抗戰宣傳上,把國民黨和共產黨相提並論,同稱為抗戰的『中流砥柱』是不公道的說法」、「八年抗戰是蔣委員長一人領導,沒有第二個人」。

他還強調,中共只參與了敵後戰場,「毫無疑問,正面戰場是決定性,敵後戰場只是一個補助性的」。而且從比例上來說,「抗戰正面戰場95%,敵後戰場5%」。

「儘管我一直反共 我永遠都是中國人」

1999年4月3日,郝柏村與家人經香港轉機回江蘇掃墓時,面對機場嗆聲的民眾,曾說:「我郝某人,一生一世,就是個中國人。我和李大總統不同,他在先總統面前說自己是中國人,如今不說了。我過去說,現在說,將來直到我死,我仍然說,我就是個中國人!

沒錯,我半生都在跟老共鬥,現在依然不認同他們。但怎麼看老共是一回事,支不支持統一又是一回事。

我生在中國鹽都,學在中國南京,長在中國湘、桂之間,服役在中國台灣省,我一輩子沒離開過自己的祖國,我不願意到死的時候,卻躺在另一個所謂國家的土地上!今日,我回家去探望桑梓故土,這是我,一個中國人最基本的自由與權利。那些嗆聲的人,他們連祖宗都不認了,我有甚麼理由在乎他們?」

郝柏村於2014年9月3日提出台灣前途由中國人決定,表示「台灣的前途就是中華民國的前途,中華民國的前途由『全體中國人』來決定。」

郝龍斌:父親希望永遠維持台灣和平安全

郝柏村的長子郝龍斌。(大紀元資料圖片)
郝柏村的長子郝龍斌。(大紀元資料圖片)

郝龍斌是郝柏村的長子。他曾加入新黨,後重返中國國民黨。曾任第三至四屆立法委員、環保署署長及第四至五任台北市市長、中國國民黨副主席。2017年和2020年,兩次參選國民黨主席,都失敗了。

郝龍斌表示,他父親這輩子出生入死、奉獻國家,父親定義自己是盡責的老兵、盡責的公務員,而且父親覺得他自己的一生很精彩,走的時候特別說自己沒有任何遺憾。雖然父親過去是一名軍人,且一輩子都在整軍備戰,但最怕的就是有戰爭發生,父親希望永遠維持台灣的和平與安全。郝龍斌說:「這是他終生的職志,也是臨走時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