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下旬,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在底特律機場攔住了一名準備入境的中國生物學家,特工在他的隨身行李箱中發現三個標有「抗體」的小瓶。

這名中國生物學家說,他在中國的一名同事要求他將瓶子交給一家美國研究所的一個研究人員。但是在檢查小瓶後,海關人員卻得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結論。

雅虎新聞周一(3月30日)引用獲得的一份聯邦調查局(FBI)的戰略情報機密文檔說:「對瓶身上的文字以及指定接收方的檢查令調查人員相信瓶內裝的材料可能是活的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和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SARS)(病毒)樣本。」

這份報告由FBI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局(WMDD)的化學和生物情報部門撰寫,沒有披露攜帶這些樣本的中國科學家名字,也未提供美國的預定接受者信息。但FBI給出的結論是,這宗事件以及另外兩個案例都是給美國的預警。

報告說:「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局對隨身攜帶和/或託運行李中含未經申報和未經證明的生物材料運到美國的外國科研人員進行的評估(結果)是,這幾乎肯定是對美國的一種生物安全風險。」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局是基於直接訪問的外聯報告做出的這一評估、具有很高的可信度。」報告寫道。

FBI查獲多起中國學者攜帶生物樣本出入境案

這份機密報告發佈的時間在世界衛生組織獲知武漢出現不明肺炎病例兩個多月前,同時報告也是FBI對中共干預美國科研活動進行調查的內容之一。報告中引述的三個案例均涉及中國公民。

對疑似SARS和MERS樣本瓶,情報報告引用了另一個機密檔案(上標「FISA」),意味著該文件中包含根據《外國情報監視法》收集到的信息。報告中提到的另一個案例疑與流感毒株有關,還有一例疑是大腸桿菌。

聯邦調查局沒有確切說明這三個案例可能會帶來甚麼樣的生物安全風險。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全球生物安全教授雷娜・麥肯泰爾(Raina MacIntyre)表示,聯邦調查局擔心生物樣本的雙重用途,將被用於生物恐怖主義。

她說,如果報告中引用的非法樣本是準備帶入美國的,那麼可以合理預計,販運可能是雙向的。

「如果這是單行線,那就還會有另一條。您如果假設沒有其它情況,或許太天真。」她補充說。

前特朗普(特朗普政府)國家安全委員會旗下負責中國問題的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將軍說,攜帶生物樣品的中國國民對美國構成「威脅」,但也「很可能只是攜帶者……而不是知情人」,所以很難確定樣本被帶入的意圖。

他認為,「有些可能是故意的,以測試我們識別和攔截的能力;也有些可能是機會主義者。」

美生物專家:不排除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從實驗室洩露

FBI的報告提到了生物安全(通常是指故意濫用諸如生物恐怖主義等病原體),同時也提到了涉及生物實驗室安全(涉及事故洩露)。聯邦調查局拒絕對此報告發表評論。

美國對中國生物安全的擔憂由來已久。例如,2003年沙士(SARS)爆發後,跟著在中國發生了幾宗實驗室事故引起的感染事件,其中包括八個是由於中國病毒學研究所處理不當而導致的病例。

對這一源於中國武漢的病毒,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度稱新冠病毒為「中國病毒」(中共病毒),而中共外交部卻不斷對內對外推銷「美國軍方」陰謀論,聲稱病毒起源於美國武器實驗室。

美國羅格斯大學化學生物學教授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說:「沒有理由懷疑(武漢病毒)它是實驗室結構;因為它沒有任何經過精心設計的預期修改。」

但是,埃布賴特也表示,這並未排除病毒傳播可能是因為中國的生物安全性差。

他指出,中國實驗室,包括武漢的實驗室是收集這些野生動物病毒的。

「因此,這種病毒進入人體,也有可能是由於實驗室工作人員在進行現場採集、意外感染病毒,或者是由於實驗室工作人員在實驗室中對樣品進行標識時發生的事故。」埃布賴特說。

不過,聯邦調查局的重點沒有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上,他們的著眼點是中共的生物安全,這一直是美國政府密切關注的中共參與生物科學活動觀察的一部份。美國司法部最近幾宗引人注目的案例涉及敏感技術出口,以及一些與中共政府有聯繫的知名人士。

美幾十年幫助中國發展生物研究 疫情或成新轉折點

外界對中共當局違反生物安全預防措施的擔憂長期存在,目前的中共病毒大流行更可能加劇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緊張關係。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美中關係——從貿易到間諜活動——的摩擦已經加劇。

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防部副部長安德魯・韋伯(Andrew Weber)表示,近年來,美國跟中共在生物科學領域的關係日益惡化。韋伯曾負責奧巴馬政府制定核、化學和生物防禦計劃。

「自從SARS之後,當中國(中共)需要技術幫助時,它就與(美國疾控中心)保持密切的關係。」韋伯現在擔任戰略風險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但近年來,他們就收緊了,使國際合作更加困難。」

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黃彥中也表示,隨著中美關係惡化,黃認為雙方在生物研究方面的合作將變得更加困難,甚至可能反轉過去數十年的合作。

他說:「我經常爭辯說,美國與中國的接觸在公共衛生領域是最成功的。」這種合作甚至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抗議之後的一直延續至今。

但是,現在隨著兩國之間敵對行動的加劇,這些關係將面臨挫折,尤其是中共當局在本次疫情期間不斷掩蓋以及誤導美國同行、延誤美國2個月時間應對。

「你可以說,衛生是無國界的,尤其是當兩個國家都面臨這些共同挑戰時。這是他們大多數時候密切合作時(說的話)。」他說。「(但)事實並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