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導致的死亡人數激增,3月30日單日增加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500人,這意味著全美需要進入急救病房的患者人數也在激增。多地醫院的工作人員都描述了他們面臨的巨大壓力和醫院內「末日」一般的場景。

CNN星期一報道了紐約布魯克林區Brookdale大學醫院和醫療中心的情況,該院的重症監護室(ICU)已經完全「爆滿」,急救部門的大廳裏面也擺滿了病床,而該院的停屍房也已經無法接受更多遺體。

該院的急救室醫生Arabia Mollette 表示,中共肺炎(Covid-19)已經讓這家醫院變成了一個「戰區」。

「每天我來的時候,我看到的是痛苦、絕望」,Mollette 說——而這是紐約眾多醫院目前面臨的情形。醫院員工們表示,他們急需更多的聯邦資源和協助來繼續他們的「戰鬥」。

Mollette表示,作為一個普通民眾,他們能做的至少包括儘量待在家中,以「壓低」感染曲線,降低前線醫生面臨的困難。

根據Brookdale 醫院的資料,他們目前收治了超過100名確診患者,還有78名等待結果的患者也在該院治療,截至上星期天已經有20名病人過世。

隨著中共肺炎患者的湧入,該院已經把一些常年都不開放的樓層改建為收治病人的病房,該院兒科部的急診區也成為中共肺炎病人的隔離區。

在急診區,不斷的咳嗽聲充斥在空氣中,一名護士走過一排排的病床照顧病人,而在ICU,則顯得非常安靜,而這種安靜,和急診區的咳嗽聲相比,無疑帶有一種陰森的感覺。

和紐約其它醫院一樣,這所醫院的醫生和護士目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獲得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和呼吸機。

同時,醫院的停屍房也因為中共肺炎患者大量死亡而面臨壓力,院方介紹,該院的停屍房通常可以停放20具遺體,但目前醫院的遺體數量已經超過這個數字。

目前該院內也停著一輛州府提供的冷藏車來安放遺體。同時,和平常不一樣,死者的家屬無法如同平時那樣來領回自己的家人,因為殯儀館也已經「超負荷」了。

華人醫護描述相同景象

一些華人醫護在中文論壇發帖描述了類似的景象,一位紐約一線醫護人員表示,醫院裏很恐慌,病床很滿,自己所在醫院的幾個ICU都滿了,都是上了呼吸機的中共肺炎病人。另外還開了好幾個新區安排這些病人。

這位醫護也介紹,由於病人太多,急症室爆滿,醫院在外面還單獨設立了帳篷。大部份人如果並非出現重症,只是有發燒,肌肉痠痛等病毒症狀,但沒有其它基礎疾病,院方都直接讓回家隔離14天,連測試都不測試。

另一位自稱在新澤西一家醫院工作的註冊護士發帖說,因為擔心感染,已經和家裏人完全隔開生活。

而他們的醫院前天所有科室除了骨科、腫瘤科和婦產科外,都是中共肺炎病人,或是等待結果可是需要吸氧的病人,而腫瘤科也變成專門收治中共肺炎的科室,而骨科因為有幾個負壓房,所以也搬進來了幾個陽性的。

這位護士也表示,幾個醫生也病了。由於病人太多,ICU的病人開始兩人用一台呼吸機。而年紀大的重症病人都讓他們簽拒絕心肺復甦術/拒絕插管(DNR/DNI)的同意書。而且很多病人都很慘,因為沒有家人陪著,只能慢慢等死。

紐約情況正在全美蔓延

儘管紐約是目前的「重災區」,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其它城市,也開始出現醫院系統面臨中共肺炎患者「重壓」的情況。

邁阿密傑克遜紀念醫院(Jackson Memorial Hospital)的一名急診醫生表示:「我們正在緩慢地陷入混亂之中」。他也表示,目前的另外一個大問題是,沒有甚麼療法是確定有效的,因此醫生都是盲目的在努力。

儘管不在「重災區」,該醫生告訴CNN,他們也已經沒有足夠的呼吸機了,只好使用麻醉機來代替,「甚麼目前都是短缺的」,他說,因為有太多的人病倒了,看起來根本不可能滿足病人和醫護人員的需求。

這名醫生也表示,目前並非只有年長者因為併發症住院,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開始因為中共肺炎而必須住院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