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禍及全世界。在各國疲於應對疫情時,中共發動所有喉舌渲染其它國家抗疫不力,讓西方國家抄中共抗疫的「工作」。隨著局勢的發展,中共的「抄工作」的言論近日突然銷聲匿跡。

美國之音2020年3月27日報道說,去年12月源自武漢的中共病毒在北京當局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中失控,擴散全中國並禍及全世界。在中共聲言已經開始成功控制住疫情之際,中共嚴控下的網絡上出現大量的嘲笑其它國家防控疫情不會「抄工作」的言論。

報道說,中共從2月下旬起,開始嘲笑外國在應對從中國擴散開來的疫情,不會「抄工作」,即不會模仿中共現成先進經驗的帖子大量出現。

一時之間,中國互聯網上充斥著「中國又贏了」,「西方國家連抄中國工作都沒抄好」的說法,認為中共體制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將西方甩了幾條大街都不止。

同時,中共喉舌則以在許多中國網民看來是明顯的幸災樂禍的口吻說,國外的病毒感染確診病例「反超」中國。

觀察家們注意到,發出不會「抄工作」的帖子的人,都是清一色的中共政權支持者。在「抄工作」之說甚囂塵上之際,「黨媒」也在大力宣傳吹噓中共所謂的遠見卓識和卓越戰略眼光,並大讚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然而,隨著西方國家陸續推出重大舉措援助受困企業和納稅人之後,「抄工作」的言論突然銷聲匿跡。觀察家們認為,「抄工作」之說的出現和突然消失反映出當今中國的政治形勢微妙。

「抄工作」之說一開始出現,就引起許多觀察家和網民的反感。批評者說,宣揚「抄工作」之說的人。在無意中暴露了他們的無恥和無知。

美國之音說,「抄工作」本來是一種可恥的作弊行為,但宣揚「抄工作」之說的人卻對作弊行為給予正面宣傳,顯示了他們要麼是一直喜好「抄工作」並習以為常,要麼是他們不懂抄工作是一種作弊行為。

「抄工作」之說也在中國網民當中引起討論,導致討論者提出了很多中共當局不希望人們提起的一些話題,其中包括中共疫情防控「工作」從一開始直到今天問題成堆,疫情在武漢爆發最終擴散全球的直接原因是中共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

中共防疫「有效」是如何實現的?

經濟學者何清漣說,中共政權是世界上少有的幾個掌握政治、經濟與資源、輿論三個壟斷權的政府,防疫依賴的其實就是幾大招:

一是,先封住國內人的嘴巴,射殺帶壞消息來的人,李文亮等8位醫生因說了真話而被公安訓誡。讓疫情防控失去了最寶貴的23天,所謂「封城」犧牲了武漢,封城之前放出了500萬人,其中6萬散往全世界,成為各國疫情最初來源。

二是,以雷霆手段對疫區實行半軍管,完全封鎖。與此同時,管控疫情數據,疫區內死了多少人、疫情如何,全由黨說了算,任何不同聲音都是造謠,以各種罪名抓捕。

三是,開動宣傳機器國內外洗地,媒體全姓黨,黨指向哪打向哪。不管武漢人親眼見到多少滅門悲劇,影片拍到多少倒在街邊的屍體,武漢的死亡數字就3千左右。

四,使用多年投資養成的「友華人士」譚德塞,利用其世衛幹事長的身份,在國際社會不厭其煩地為中共洗地。把中共從疫情發源國洗成了世界抗疫第一國。#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