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青年程序員張文斌因在微信發佈「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的影片,微信號被永久封禁,他自己也因「尋釁滋事」被拘留5天。目前張文斌處於失聯狀態。

3月30日晚間,張文斌在推特發佈影片稱,「曾經我也是一名中共的小粉紅,是翻牆之後慢慢認清共產黨邪惡的嘴臉。中國共產黨從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三年饑荒、計劃生育、六四屠殺、對法輪功的迫害、對西藏、香港和新疆人民的迫害,到今天它已經將魔爪伸向了全世界,而大家還都視而不見,甚至還在歌功頌德,我實在無法忍受。」

「看到香港、台灣人民勇敢地對抗共產黨,我也想發出自己的聲音,呼籲大家認清共產黨的真面目,團結起來推倒面前的那堵牆,『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

他最後說,「或許我不能親眼看到共產黨滅亡的那一天了,也不知道這個影片能不能被大家看到。總之,這個世界,我來過……」

該影片引發網友關注,短短18個小時內已有8.8萬次觀看,上千次轉發和按讚。網友紛紛祝福他平安。

網友表示,「正義勇敢的年輕人」,「看得都要哭了。有多少人不敢說出這句話」,「真英雄PK偽皇帝」。

「看到你的面孔,感覺就像看見當年六四的學生面對著電視說,出來遊行,為甚麼?因為這是我們監督政府的責任。」「戴著牛仔帽,是想暗示他是嚮往美國自由民主的吧,加油!義士!」

《大紀元》此前曾對張文斌做過匿名報道,當時記者猜測微信被封號是自動程序檢測,可能不是人工所為,不料他很快被「叫去喝茶了」。

張文斌是山東人,程序員,目前大學還沒有畢業,正在準備論文答辯,是2020年的畢業生。

他表示,「這次疫情算是導火線,讓我有說出共產黨下課的衝動。我感覺最接受不了的還是中共通過謊言的教育蒙蔽大家的雙眼,把人們都囚禁在高牆裏。」

他說,「我是2020年的畢業生,都在就業嘛,好多同學選擇了當老師。其中我了解到之前高中時關係比較好的幾個朋友,跟他們聊天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就是中共的小粉紅、自乾五。這樣他們教育出來的學生也都是小粉紅啊⋯⋯所以我覺得或許中共做的最成功的是洗腦,現在的學生深受其害。」

「很好很好的朋友,卻被中共的謊言所欺騙,她的職業是一名老師,然後再一代代教育小粉紅……」他為此深感痛心。

他表示,中共一直在說謊,很多都是他親眼看到的事實。「去年5月我去過香港,6月份香港就全面爆發了反送中運動,之後又了解到了中共在西藏和新疆的種種罪行……」「同樣我也去過西藏,民風非常純樸善良,並沒有大家說的藏族人多麼壞。」「我感覺陸媒都是渣渣。」

楊建利:民眾應聚孤膽為群膽

中國公民力量運動發起人楊建利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非常擔心這位大學生的安危,呼籲大家能夠關注這位勇敢的大學生,聚孤膽為群膽。

楊建利說,山東的這位大學生張文斌發出影片,同時他發出了兩個口號,「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下課的意思就是下台、離職。這樣的一句話在民主的社會裏是非常正常的,因為它本身就是政黨輪替。但是在中國,這就成為一個非常嚴重的政治問題。因為在中共政治體制下,中共的一黨專政是不允許人挑戰的,而中共的領袖也是不允許人挑戰的,如果你有任何的挑戰言論,在他們眼裏就是「造反」。

他說,「說出這種話意味著他可能要在監獄裏,而且還要給家人帶來很多傷害和災難。其實他無非就是使用他自己的權利,憲法第35條規定人民有言論的自由,但是那只是紙上的東西。」

楊建利認為,中共不會尊重自己的憲法,也不會在意任何人的權利,甚至都不尊重生命,所以這個政權是一個21世紀裏非常野蠻、落後的政權,只把保衛自己的權力作為最主要的考慮。

「這次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發生以後,可以說全面暴露了這個政權的邪惡、野蠻,那種無能,全都暴露出來了。」他說,「這次疫情發生後,老百姓表達聲音的頻率在增高,這樣的聲音在增多。只有大家都來關注,都來支持,把一個個的孤膽聚在一起,成為群膽,一旦人多了,聲音大了,中共政權來鎮壓這種聲音的成本就要增高,那可能就出現了改變中國的政治狀況的一個機會。」

楊建利認為,李文亮事件發生之後並沒有讓中共得到任何教訓,「它的調查報告在愚弄老百姓,中共並沒有放鬆言論的管控,而且更加加強了。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現在去哪兒了?敢於發聲的任志強、許章潤現在去哪裏了?艾芬去哪裏了?大家都在問。所以從李文亮事件之後,它變本加厲地箝制言論,打擊敢於說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