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消息爆出,武漢7家殯儀館每天向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死亡者家屬發放3,500個骨灰盒。甚至有更為驚悚的消息稱,在這次疫情中,武漢人領取的骨灰也不一定是自己親人的,由於屍體太多,火葬場把大量屍體集中焚燒後,再將骨灰按登記人名分裝到骨灰盒。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已擴散至全世界。直到3月下旬,武漢殯儀館才通知家屬去領骨灰盒,發放的時間是3月23日到4月5日。共有7家殯儀館,每家殯儀館每天發放500個骨灰盒。一天共發放3500個骨灰盒。12天,累計發放42,000個骨灰盒。

有武漢知情人向《希望之聲》披露,當局說爭取清明節前發完,但殯儀館有的都排到半年以後了。有人收到殯儀館的電話,說他們家的病亡家屬骨灰得半年才能領,這樣的話謊言就不攻自破了。

據稱,目前,武漢共有8家殯儀館,包括漢口殯儀館、武昌殯儀館、青山殯儀館、蔡甸殯儀館、黃陂殯儀館、新洲殯儀館、江夏殯儀館共7家漢族殯儀館,還有一家回族殯儀館。

有武漢居民爆料,武漢殯儀館這幾天每天都這樣排起長長的隊伍。

前去武漢市殯儀館領取母親骨灰的丁先生對《大紀元》說,當局搶在武漢解封前,即4月5日清明節前,逼著家屬把死者全部安葬了。墓地可以打七折,普通的墓地都需要7、8萬元人民幣,打折後相當於省了2萬多,這對老百姓的誘惑很大。

而且社區也通知,家屬領骨灰必須要社區出面,因為殯儀館不對個人開放,社區派車派人陪著他們去辦。丁先生認為這是監控。他說,在殯儀館辦手續的人,只要拿出手機拍照,都有便衣、保安制止,那裏佈滿便衣隨時監控。

家屬領取骨灰為甚麼還要監控呢?3月29日,經濟學者秦鵬程在推特發佈一個截圖說,關於武漢領骨灰的事兒,比你們想像的還驚悚,但是看起來這個版本更真實、更符合國情。

截圖對話中說,殯儀館統計死亡人數後,把骨灰全部混合等分,再按照登記領取,是不是親人不重要都是中國人。

有網友留言說,「想想那個移動焚化爐吧,一鍵按下去,估計連灰都沒了,不這樣分還能咋辦。」

也有網友說:「從先前曝光出來的幾個火葬場影片來看,死者都沒有任何身份標記,直接排隊等燒,所以是誰的骨灰誰能分得清?所以關鍵時刻就暴露出這個不負責的政權。」

還有網友說,「按邏輯推算應該如此才算合理,按我說領也不用排隊辦手續了!直接放幾千個廣場一擺,想要的自己抱一壇回家就行了!反正是不是自己的親人誰也不知道了!……殯儀館排隊的人感染風險也不小!」

與此同時,網絡熱傳一名武漢殯葬工自述,也印證了上述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這名殯葬工說,1月10日之後,火葬場就沒開過告別會、追悼會,和尚道士也沒給死者誦經超度做法事,送葬的亦不見蹤影。施處長的工作方式也發生變化了,以前她坐辦公室內,現在整天爐房巡查,查11台爐子運轉狀況,控制一具死屍的燒化時間為50分鐘。

每天殯葬車上的屍體剛卸完,橫七豎八堆在焚屍爐的門外,還沒來得及歇一會,辦遺體交接,以及登記死者的姓名等,施處長就催著快走,去接下一批屍體。

有一天,他們4輛車拖了127具屍體,焚屍爐滿負荷運行,燒了116具,還剩11具留著明天燒,施處長也沒說一聲好話。裹屍袋緊缺,她要求回家拿了床單被套捲了屍體燒。

這名殯葬工續說,那時,常有人跳江。派出所叫他們拉。印象最深的有位禿頂老者,死前寫了遺書。說他患了中共病毒,不願將病傳染家人,走了絕路。

那時原本每次只能拖一至兩具屍體小中巴,拆了坐椅,騰出空間後,可以塞十具,如有兩個小孩塞11具。

他們有時去醫院拉屍體,有時去社區拉死者,通常先揀屍體多的地方去,所以有些死者死在家裏,待了一天,才輪得到我們去拉。

車隊長還主動拉倒在路上無人理的死人。那路上的屍體他們經過兩次還躺在那兒。到醫院拉屍體,比較方便,大多堆在太平間,也有的堆在走廊裏。

有一次在一家醫院一下子拉了6具,師傅搜索,又找到三具小孩的,裝在一隻裹屍袋裏,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剛巧給看病的拍了照,他逼著別人刪了照片。

過了2月25日,這名殯葬工問師傅究竟死了多少人,他說你知道得太多了,單單我們一個火葬場一天燒110個,燒了一個多月,你說死了多少人?

這名殯葬工自稱是北大的畢業生,因沒路子被塞到這家殯葬館,他的未婚妻小金家在孝感,也在這場疫情中染疫過世。他還說,這次病毒不像人們所說老年人容易中招。有戶人家,兩個老的都沒死,兒子兒媳,女兒女婿,以及孩子都死了。

據武漢一名接近湖北省民政廳的人士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很多患者在來不及確診,或根本沒有進入確診程序的情況下死去,包括在家裏、街道上、門診掛號室裏死亡。

武漢居民陳耀輝說,當時全國各地殯儀館派人支援武漢,並出動移動式焚化爐協助焚燒,北京的八寶山公墓也派人來了增援武漢,日夜焚燒屍體,央視七套節目姓李記者,他三更半夜到漢口殯儀館去問抬一具屍體多少錢,第二天就被國保抓走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