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本家侄子年輕時修煉道術,會看風水,開了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間,還有遙視功能。我市的很多官員和富商經常找他看風水,安排事情,他平時接觸的都是那些非富即貴的高層人員。

老太太頭上的光柱

我女兒是醫生,和我這個侄子一家走得很近。前年,我女兒和侄子一家人一塊去了台灣。在台灣機場的候機大廳,侄子對我女兒說:「你看那個老太太和你媽是一樣的人,都是煉法輪功的。」女兒說:「你怎麼肯定是煉法輪功的呢?」侄子說:「那個老太太身上有法輪在轉,頭上有個光柱。不信你過去問問她!」

於是女兒過去禮貌地問老太太:「阿姨,你是不是有甚麼信仰呀?」老太太驚奇地看著她說:「是呀,我有信仰啊!你怎麼知道我有信仰啊?」女兒說:「你信仰的是甚麼呀?」老太太說:「我信仰的是法輪大法啊!可好了!」女兒一下子摟住老太太哭了起來,說:「阿姨,我媽媽在中國就是信仰法輪功啊!我媽媽因為煉功遭了好幾次罪(受迫害)!」老太太問女兒:「這麼好的功法,你修煉了嗎?」女兒說:「我回家後就學!」女兒從台灣回來後,態度有了180度大轉彎,不但不再阻攔我出門講真相,還捐錢給資料點做真相資料,並請了《轉法輪》。

我侄兒雖然沒有修煉大法,但他經常利用和高官們接觸的機會講真相,勸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他還對我說:「嬸子,你好好修吧,你修的是正法,將來能成正果!」

兒子跪下向父母道歉

去年我買了幾個MP3真相播放器,下載了一些傳統文化和真相音頻資料。侄子把一個播放器給了市公安局的一個處長。這人知道我這個侄子有特異功能,經常找我侄子諮詢些事情。這個處長不好意思拒絕,就帶回家給了他夫人。

他夫人也在公安局工作,聽了真相後覺得非常好,就給兒子聽。兒子當時就和他媽媽吵了起來:「你不知道咱家都是幹啥的嗎?法輪功的東西你還敢看!」他媽說:「這裏面講得真好,我和你爸爸都聽過了。你仔細聽聽,媽還能害你嗎?」她兒子勉強地接了播放器。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夫妻倆下班回到家,兒子就請他倆坐在沙發上,突然跪下哭著說:「我聽了法輪功講的那些,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我以前為了去網吧,跟你們要錢你們不給,我就偷你們的錢。媽媽不給我錢我還打媽媽,我不配當人!從今後我要改過自新,請爸爸、媽媽相信我……」

這對夫妻感動得也哭了起來。

公安處長用行動贖罪

第2天這個公安處長把這件事告訴了我侄子,他說:「我給你說實話吧,老哥,我年輕時當兵在天安門參與過鎮壓『六四』學生,開過槍。復原後我每天回家到家門口都是倒退著進家,只怕後面跟著啥東西。要不我也不會找你給我處理一些事了。現在法輪功的事我也管著呢,你說吧,我咋做才能贖我的罪呢?」我侄子說:「你就在你能力範圍裏保護法輪功學員吧。」

一次,這個公安處長去某個基層派出所辦事,恰巧碰到三個法輪功學員被銬在派出所裏,裏面有一個法輪功學員他正好還認識。他就找到該派出所所長說:「這個某某是我的親戚,這個人不賴,貼了個廣告也不犯啥大事,你能不能給我個面子把他們三個都放了?」所長後來就把他認識的那位法輪功學員放回家了。還有一次,一個縣的法輪功學員打算開法會,組織法會的協調人用電話將此事通知了十幾個村的學員,第2天到某村參加法會。市公安局的人監聽到了他們開會的時間、地點,就開會分配人員屆時去抓捕法輪功學員。這個公安處長也參與了部署抓學員的會議。

散會後他及時通知當地法輪功學員,避免了一場大迫害。(文:鑫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