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即將解封之際,被譽為「武漢良心」的作家方方,封城期間撰寫的日記連載卻在3月25日停筆。她最終篇字裏行間仍流露對染疫逝者的不捨,面對極左五毛的挑釁,她痛批他們是中國社會的病毒。

據中央社報道,方方感謝那些「天天圍攻我的極左分子。沒有他們的激勵,像我這樣懶散的人,或許早就不寫了,也或許三天打漁兩天曬網,寫不了這許多」。武漢封城迄今第62天,從大年初一起她總共寫了60篇。

她表示,他們此番的攻擊尤其讓她高興,因為這些人把自個兒混亂的邏輯、畸形的思想、扭曲的觀點、低劣的文字以及下等的人品,統統暴露在讀者面前,他們天天揭自己的短,天天展示自己變態的價值觀,「這就是他們的真實面目」。

方方說,極左分子儘管水準低劣,「可他們就像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一樣,一點點傳染我們的社會」,並以最快速度傳染給眾多官員,那些感染了極左病毒的官員,反過來成了極左分子們的庇護人,助力他們一天天坐大。大到囂張無比的程度,大到有如黑社會的架構,整個網絡,可任由他們呼風喚雨,隨意凌辱意見不合者。

大疫之際,自稱專業寫作長達40年的方方的文字紀實,成為受困於封城而人心惶惶的武漢市民,亟欲了解疫情真相的窗口之一。

回顧這60篇連載的點滴,方方平和的文字擄獲了讀者。好比她第16日的日記詮釋染疫的災難,「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以及「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親屬的膽肝寸斷,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還有方艙醫院裏,官員和醫護等戴著口罩,對著病人放聲歌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匪夷所思。方方痛批,「甚麼時候公務員們前去工作不舉旗幟不再合照留念,甚麼時候領導視察沒人唱歌感恩,也沒人做戲表演,人們,你們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識,才算知道了甚麼叫作務實。不然,百姓的苦難還有個完嗎?」。

方方在描述中學同班同學染疫去世時說,「今天的中學同學群,都在為她哭泣。一向為盛世而高歌的同學們,這次卻說:『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憤!』」,更是獲得廣大的迴響。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曾發文評析,聽說官方十分重視這場疫情報道,且派了幾百名新聞工作者奔赴疫區,然而「他們全部加起來,還不如一個方方」。

戴建業指出,相較方方日記,看得到的中國媒體報道「沒有一篇」能讀得下去,有些報道則是在「侮辱人的智商」,當地人上床前起床後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記,沒人去打聽電視、報紙說了哪些,也不在乎這些媒體到底說了哪些。

方方日記陪著武漢人度過疫情最艱困的時光,她說,儘管今天是最後一篇,但「我的微博仍然是我的平台,我依然會像以前一樣,在微博上表達我的觀點」,尤其是敦促當局追究官員責任,「我也不會放棄」。

她坦言,官方最終是否究責她也不知道,但見證封城慘狀的武漢人,有責任有義務為枉死者討公道,「如果我們放棄追責……我想說:武漢人,你們背負的不僅僅是災難,你們還將背負恥辱。忘卻的恥辱!」

方方指出,若有人意圖輕鬆勾掉這一筆,那也絕不可能,「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