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延到何時能畢業、房租繼續付、社交生活中斷。」土耳其大學生切利克巴什上周致函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要求中共承擔隱匿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責任並「賠償」。媒體披露後,許多本地學生也打算提筆要求中共賠償。

據中央社報道,「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曾言,『別害怕說出事實』。」切利克巴什(Cagatay Orkun Celikbas)說:「這病毒源自中國武漢。新聞說他們一開始隱匿疫情,害得全世界受罪。我想他們得負起責任。」

22歲的切利克巴什就讀於土耳其西北部艾斯基瑟希(Eskisehir)的國立安納杜魯大學(Anadolu University)傳播設計與管理系大四,本來計劃今夏畢業後應徵電視台記者的工作,準備邁出的人生新階段現在卻被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徹底打亂。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疫情圖,去年12月在中國武漢發現的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已擴散到167個國家或地區,通報33萬9,259宗確診病例,並造成至少1萬4,717人死亡。

 土耳其首例通報中共肺炎不到兩周,累計確診數就跳增逾千例。向來大排長龍的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博物館入口處,22日因博物館暫停開放而空無一人。(中央社)
土耳其首例通報中共肺炎不到兩周,累計確診數就跳增逾千例。向來大排長龍的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博物館入口處,22日因博物館暫停開放而空無一人。(中央社)

土耳其不到兩周前才通報確診首例,累計確診數已跳增至1,236例,至今有30人不治,造成人心惶惶、大部份人不敢出門而街巿冷落,低迷數年而終有起色的觀光景氣再受重創,土耳其航空公司(Turkish Airlines)85%運能為之停擺。旅遊一大亮點——石頭城(Cappadocia)熱氣球現在也忍痛暫時停飛。

土耳其教育部於12日宣佈大學自16日起停課3周。切利克巴什因此返回距第一大城伊斯坦堡以東約100公里的柯加裏省(Kocaeli)省會伊茲米特(Izmit)的老家消磨時日,等候不知何月何日才會到來的復課時間。

 土耳其首例通報中共肺炎不到兩周,累計確診數就跳增逾千例。伊斯坦堡托卡匹皇宮博物館出口處向來遊人如織,22日因博物館暫停開放而只見警察和保全。(中央社)
土耳其首例通報中共肺炎不到兩周,累計確診數就跳增逾千例。伊斯坦堡托卡匹皇宮博物館出口處向來遊人如織,22日因博物館暫停開放而只見警察和保全。(中央社)

他在艾斯基瑟希的租屋處房門深鎖,但是每月750里拉(約新台幣3,471元)的租金仍得繼續支付。這筆錢吃掉父母給的半數生活費,讓他十分心痛。

戴口罩和橡膠手套「全副武裝」的切利克巴什於22日在伊茲米特共和公園(Cumhuriyet Parki)告訴記者:「我現在像遭到囚禁一樣,不能夠外出、社交疏離,而且甚麼也不可以碰觸,生怕遭到感染,學業也被迫延宕。這讓人抓狂,簡直要發精神病了。」

土耳其首例通報中共肺炎(武漢肺炎)不到兩周,累計確診數就跳增逾千例。向來人聲鼎沸的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博物館前方廣場,22日因博物館暫停開放而空無一人。(中央社)
土耳其首例通報中共肺炎(武漢肺炎)不到兩周,累計確診數就跳增逾千例。向來人聲鼎沸的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博物館前方廣場,22日因博物館暫停開放而空無一人。(中央社)

切利克巴什說:「我本來今年該畢業,若疫情持續下去,不知道能不能畢業。這不是我自己造成的,人生遭逢如此衝擊令人心煩。」

他強調,李文亮醫師「吹哨」竟遭訓誡,終致疫情難收拾而貽害全球,「中國(中共)當然得負責。」

他於18日致函中共大使館,要求「賠償」。他在信中提到:「源自於中國武漢市的2019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疾病疫情爆發且蔓延到我們國家後,國家採取一連串防疫措施。這些措施影響到我的家庭,我必須遠離社交生活長達3周。這段期間學校停課,我進行居家隔離卻須繼續支付房租。」

他在信中表示:「這段期間造成我的金錢和精神損失,我認為貴國政府應該負責。我請求貴國政府支付這段期間所衍生的房租費、心理諮商費及相關教育等費用。」

這封信受到媒體關注,社群媒體上已有數千人給他按讚鼓勵、留言支持並轉發相挺。

網友@nilomm說:「改稱為中國(中共)病毒。」@Turan Gafarli表示:「訴求非常有理。提交到聯合國的層級,該要求中國(中共)賠償,不給就杯葛。」

網友@AkEl_Saruman指出:「完美倡議,若真主應允,盼成全國性運動,希望所有公民廣傳。北京政權該賠。」

那麼中共政府該賠償多少呢?切利克巴什在信中沒有就此明確要求。「受到委屈的人的聲音該被聽見,這是那封信的用意。」他強調:「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像我朋友去英國唸書,課程卻取消了,大筆花費付諸東流怎麼討?」

切利克巴什的信經媒體披露後,感同身受的許多土耳其學生都打算動筆了。也有律師和獨立記者主動聯絡他想要協助「索賠」。他的父母也支持兒子「申張基本權利」。現在反正停課了,自主隔離在家的他正好可以扮演訊息彙整的平台角色。

切利克巴什說:「我希望他們回覆我,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們會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