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綿陽市年僅46歲的未婚女音樂教師張燕因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來多次遭綁架、非法勞教、判刑等種種迫害,累計被非法拘禁2,208天,於2020年2月11日含冤離世。

張燕於1974年2月28日出生,畢業於綿陽市綿陽師範大學音樂系,在綿陽市第十一中學(唐訊鎮中學)當音樂教師。修煉法輪功前,她患有咽喉炎、鼻炎、痔瘡、風濕等多種頑疾,久治不癒。1998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她所有的疾病很快不藥而癒,一身輕鬆。

張燕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認真努力地教學,不計報酬,主動承擔課外輔導學生的任務,使學生在比賽中獲獎並考入理想的專業學校,贏得學生及家長的好評、支持與尊重。

張燕與父親張述富、母親陳家柱和哥哥張春寶都修煉法輪功,全家人多次為法輪功討公道去北京上訪,被綿陽市當局作為重點迫害對象,遭到綿陽市「610」(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辦公室、綿陽市防x辦、涪城區國保大隊、高新區公安分局等長期騷擾、跟蹤、監視、恐嚇,多次被非法抄家。

一家人被迫長期流離失所,兄妹倆蒙受15年冤獄,父親張述富在迫害中離世。

遭勞教迫害

2000年7月22日,張燕去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煉法輪功,以抗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被廣場便衣非法抓捕到廣場派出所,後轉至北京懷柔縣看守所,又被綿陽市國保大隊奉波等人綁架到綿陽駐京辦。原單位校長米文寶和當地派出所警察陳忠將她接回到派出所後關押了17天,並逼她支付接送費8,500元人民幣(相當於她近三年的工資)。

2000年10月26日,張燕和母親陳家柱再次到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煉法輪功,被輾轉關押到四川省駐京辦、綿陽駐京辦等地。張燕被非法勞教1年,在綿陽市看守所被強迫做鞭炮。綿陽市高新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向她勒索接送費5,930.80元,從她母親的退休工資中扣除。

張燕被劫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2001年,張燕被非法拘禁在勞教所五中隊,因為不放棄修煉,長期被關在寢室內罰站,吃喝拉撒全在一間屋裏;不准洗漱,不准與親人會見、給家人寫信,甚至被剝奪說話的權利。

在勞教所八中隊時,張燕每天被罰站十幾個小時並遭強制洗腦迫害。在七中隊時,隊長張小芳除體罰、洗腦法輪功學員外,還長期禁止她們洗漱、洗澡、洗衣服。因衛生條件極差,張燕身上長了許多疥瘡。

張燕被強行帶到醫院驗血,兩三天時間內就花費500元人民幣,但未見任何好轉。之後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制體檢,但其他的勞教人員都不做體檢,也未說明對法輪功學員體檢的原因。

之後,2006年海外媒體曝光中共給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驗血、體驗,其目的是進行活摘器官。

張燕於2001年10月26日結束了一年的非法勞教回家,卻不料被綿陽涪城區教委、唐訊鎮中學辭退,失去了教師公職。

被設圈套綁架

2007年12月6日,張燕同父母一起去德陽監獄探望被非法關押的哥哥張春寶,他被冤判8年。監獄長劉遠航、教育科科長吳躍山、獄政科陳科長、監獄派出所陳所長等人與綿陽市國保大隊勾結,趁張燕的父母去會見張春寶時,將張燕騙到監獄門口。

監獄派出所陳所長及監獄十多個警察將張燕的父母包圍住,綿陽國保大隊警察王勇等人搶走張燕的手機,給她戴上手銬,強行綁架到車上,劫持到綿陽市北川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據悉,德陽監獄與綿陽公安局串通一氣陷害張燕。綿陽的警察懷疑是她上明慧網曝光了她哥嫂被迫害的消息,就設圈套綁架了來探望哥哥的張燕。

2007年12月26日,綿陽市防協辦人員奉波(原「610」成員)帶領綿陽市涪城區國保大隊和高新區國保大隊的警察,把張燕從綿陽市北川縣看守所帶到北川縣郵政賓館刑訊逼供,連續3天3夜不讓她睡覺。

2008年1月4日,張燕被非法關押到綿陽市林科所的隆盛生態園賓館,中共綿陽市委書記譚力決定給她一個人辦洗腦班。綿陽市涪城區國保大隊副政委高萍(女)主管此事,夥同高新區國保大隊教導員、高新區黃家祠社區婦女主任張有權、高新區綜治辦邱主任等14人,對張燕進行了為期9天9夜的連續刑訊逼供。

遭五年冤獄折磨

張燕被非法輾轉拘禁在綿陽三台縣看守所、綿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強制抽血一次。

2008年1月14日,四川綿陽市高新區國保大隊隊長劉世傑、張燕母親單位的保衛科科長張蜀祥等人非法闖入張燕家中搜查。

2008年10月,張燕被綿陽涪城區法院非法判刑5年,非法關押在四川省簡陽女子監獄裏。

2009年,在監獄4監區2押室裏,管室警察陳紅以張燕不「轉化」(放棄修煉)而影響全寢室關押人員的減刑為由,挑動全室人仇視法輪功學員,還安排多名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24小時監控張燕,經常辱罵、羞辱她,長期罰她做寢室衛生。

張燕被非法關押在四監區期間,父母給她送來的衣物等東西,被警察顧倩無理扣押。在她母親的追問下,女警才返還了一部份,另一部份至今未歸還。

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隊長張慶罰張燕每天抄《規範》,只允許她睡2至4個小時。她不抄就被罰站通宵。因長期得不到正常休息,也不允許買任何食品,張燕的身體受到嚴重的損害,出現頭暈、胸悶、呼吸困難等現象。

此外,張燕與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一樣被強制驗血,其中兩次是血管抽樣,另一次是指尖刺血。她被明確告知是化驗DNA,並被要求填表、登記個人詳細信息。

長期流離失所 含冤離世

遭受5年的非人折磨後,張燕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本來有一雙靈巧的彈鋼琴的手,從監獄回來後根本無法彈琴了……

2012年12月初,5年冤獄結束後,她仍然沒有獲得自由。綿陽市「610」警察把她從監獄接回綿陽時,第一件事就是給她錄像,繼續施壓。回家才幾天,張燕迫於壓力,拖著虛弱的身體,不得不離開綿陽市,到父母的老家德陽市中江縣租房住。

不久,張燕的父親張述富因為兒子張春寶、女兒張燕、兒媳明珠共計前後20年的冤獄,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得了腦中風,生活不能自理,於2015年10月30日離世,終年75歲。

一家人遭受迫害

2000年7月,張燕的父親張述富被非法關押在設於綿陽市汽車方向機廠內的洗腦班,共5天。

2001年2月26日,張述富又被關押在綿陽市高新區永興鎮法制教育「學習班」裏10天。2003年6月30日,因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關押到中江縣看守所25天;7月24日,被轉押到綿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24天。他被綁架6次,遭非法拘禁共74天。

同時,張述富的兒子張春寶、女兒張燕、兒媳明珠都被非法判刑,分別關押在四川省德陽監獄、四川省女子監獄、成都女子監獄。

張述富和妻子陳家柱每月都要趕巴士到三所監獄輪流去看望被非法關押的一雙兒女和媳婦。期間他們還被綁架、關押、監視、威脅施壓。

2012年12月,張燕從監獄釋回家十幾天後,張述富就癱瘓了,需妻子和女兒的照顧。一家人還遭到秘密監視,此外,2014年社保局扣發了他一年的退休金。2015年10月30日,他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張燕的母親陳家柱今年72歲,綿陽市高新區方向機廠退休職工,12年來共計被非法關押5次,共119天。

哥哥張春寶,生於1972年,原綿陽市汽車方向機廠職工,曾為法輪功多次上訪,被多次非法關押,後非法勞教1年,被解除公職。

2005年4月28日晚,張春寶攜妻子明珠與其他幾名法輪功學員去北川縣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當地警察綁架。北川縣國保大隊隊長蒲建國為首的警察對張春寶等刑訊逼供。他被搧耳光、踢打,致使其臉腳腫脹、頭暈。

張春寶被非法判刑8年,在德陽監獄遭受迫害。他因不「轉化」,經常遭酷刑折磨,被打、用膠把鉗夾乳頭、用點燃的煙燒陰部、關禁閉等。「610」人員企圖利用他的妻子(因承受不了壓力而放棄修煉)來逼迫他「轉化」。他未動搖,因為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著走出監獄,就離婚了。

張燕全家四人只因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卻遭到一系列的精神、身體、經濟上的迫害。張燕被勒索罰款8,517元,父母先後被勒索罰款20,363.80元,全家罰款總額為28,880.80元。

張燕和哥哥張春寶都被開除工作,十幾年來生活無著落。全家人長期被跟蹤、監視、騷擾,被迫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張燕的外婆也修煉法輪功,被中共不法人員長期騷擾、威脅,因驚嚇過度不幸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