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西安20多年的章先生,日前為女兒買了張從西安回廣州復工的飛機票,但兩人要搭大巴去機場時,司機卻不讓上車,唯一的理由是:「你們是湖北身份證。」

儘管章先生當時提出行蹤軌跡以及「綠碼」證明,「我說我提供證據,而且我這麼多年一直在西安,人家不管,他說我們接到領導的通知,我們只聽領導的。」章先生18日向大紀元表示,因為怕被困在中途,進出兩難,最後只好放棄搭機,女兒也無法復工。

中共推動復工以來,湖北官方11日公告,開放省內中、低風險地區持健康憑證「綠碼」人員全省通行,武漢市以外的高風險地區人員,也可憑「綠碼」與流入地採取「點對點」運輸方式流動。但章先生說,他持綠碼卻並非通用,只要是湖北籍,坐車難,「連買菜都看身份證,不讓你進去。」

許多被困在湖北的人,看到政府公告後急於復工,但實際上困難重重。網民「徐小明」說,「到廣東的點對點的車,強調目的地要有人接,但公司說,為了接我一個,連司機也要隔離14天不划算。」

網上還有大量留言,有人說,「我今天已經打了N個電話了,企業不給湖北人開復工證明。」也有人說,「即使能回去,也必須先自費隔離。」面對天價的隔離費用,有人無奈說,「沒錢,還是繼續困在湖北吧!」

湖北籍身份 不能出不能進 哪裏都不敢去

章先生表示,他們在西安住了20多年,中間沒回過湖北,女兒年前從廣州回西安過年,日前在網上買了機票準備回廣州上班,碰到上述麻煩事。

他當時打了多個電話,對方都踢皮球不管,最後打通了機場電話,「他跟我說,你可以『打的』(搭的士)過來, 我考慮了一下『打的』可以,但是萬一到那邊再不允許登機怎麼弄。」

「那邊不准進,這邊又不准回了。我這邊只要離開縣,就不准回來。」

章先生的擔憂不無道理,日前他聽說,一位湖北老鄉去到寶雞,卻不允許進去,只好返回西安,但西安又不准進來,把他折騰得夠嗆,雖然最後這位老鄉進來了,卻嚇得夠嗆。

至於為甚麼不坐火車,章先生說,「廣州那邊回答得很清楚,火車只要經過湖北就不行,只有坐飛機這一條路走。」最後飛機沒搭成,還不讓他全額退票。

「一共470來塊錢,最後只退到110塊錢,也不給任何說法。」

湖北籍不讓進市場 復工想都不要想

無法搭飛機返工,章先生說,「女兒肯定會失業,她只有這份工作。」

對於政府大力推動復工的動作,他表示,「口頭是這樣子說,政策也是那樣子說,但人家那還有一個規定,是人家內部的規定,只是口頭通知,不可能有文件讓你看的。」

他表示,3月1號開始,當地政府推行刷健康碼,「有三種顏色,綠色黃色和紅色,刷完之後是綠色表示你健康,微信裏面一刷,我的行蹤軌跡,裏面都有顯示,比方我今天到哪去了,坐公交,包括進商場,進出社區都要刷碼。」

他說刷碼不管身份,所以現在可以上超市,但去市場還是不行,「我去菜市場買菜,人家就要身份證。」

政府解封推復工 企業不給復工證明

除了外地湖北人受戶籍所累,住在湖北的人,更面臨進出兩難的困境。大量網友提到,儘管政府解封復工,當局還宣稱「為武漢市『解封』創造有利條件」,但許多公司根本不給復工證明,還有人被交通卡住,或是被復工後自費隔離的天價嚇住,依舊無法動彈。

想從湖北返深圳上班的網友「媛來如此」發帖文說,「網格員跟房東都跟我說,不接受湖北人員,返深不讓進村,如果強行到深圳,要自費去住酒店隔離14天,費用是一天500到600元。」

想回重慶的網民「晤似妮滴滴」在給重慶市長的帖文中提到,「我們作為在湖北被滯留急需返工返鄉的且已經隔離50多天的健康人,持健康證明、持湖北出省通行證、湖北綠碼,出發地也是符合湖北中低風險地區,卻不能回去。」

他質疑重慶市政府雙重標準,「去過疫情嚴重國家的返渝人員政府能協助居家隔離或集中隔離,但在湖北的健康人卻不能回到重慶,甚至是即使之後能回去也必須自費隔離,難道重慶政府還想在我們這群人身上提高重慶財政收入嗎?」

「陌上花枕眠」則強調,「政府的點對點實在不要指望,逼得我們自己找客運公司開通專線直接跟政府交涉。……那麼多滯留人員,還是不能自駕返回的,政府有關心過嗎?社區有自發組織跟政府交涉嗎?等等等,等到猴年馬月去。」

大陸復工,湖北人受歧視。(網絡截圖)
大陸復工,湖北人受歧視。(網絡截圖)

隔離兩月還要再自費隔離 高價難以承擔

網友「咱說」提到,很多湖北網友面臨同一個問題,「現在已經解封的縣市要去外省復工的,去到外省之後,都要自費住酒店隔離,多數人只有這個選項。」

大陸復工,湖北人受歧視。(網絡截圖)
大陸復工,湖北人受歧視。(網絡截圖)

他指出,「大城市指定酒店住一天四五百,也就是說已經兩個月沒收入的湖北人,去了外地還要先浪費六七千塊,加半個月沒收入!我想請教一下哪位院士和專家大人,一個在家已經隔離了兩個月健健康康的湖北人,為甚麼去了外省還要隔離14天?s理由是甚麼?邏輯是甚麼?證據是甚麼?」

棗陽網友「不二」說,「過年回家,整整在家待了兩個月,現在解封本想回到南昌崗位繼續工作,但是卻阻礙重重。打了社區及相關部門電話,都是各種推諉,得開具各種證明,但是卻沒有接收證明的具體操作流程,讓我們暫且等著,同時也講明了要自費集中隔離。」

他說,「隔離費每天300元以上,核酸檢查一人400,兩個月沒有工作,房租水電物業每月要交,真的承擔不起。心裏很委屈,但是又沒有辦法,晚上睡覺都睡不著,在思考著要不要放棄這份工作。」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以來,中共官方不斷宣傳「隔離病毒不是隔離湖北人」,但實際上各省各自為政,湖北人無論是否身在湖北,都備受歧視,無所適從。網民嘆,「反正就是感覺湖北人在外面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