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上旬,署名「任志強」文章痛批中共防控疫情不力。自3月12日開始,知名地產商任志強失聯至今,其友人紛紛在社交媒體發帖及向外媒求救。先後有消息指,任志強被關在北京郊區紀委培訓基地,被定性為國安委大案要案,面臨不低於15年刑期等。任志強與諸多中共高層人物關係密切;外界關注任志強失聯背後的中共高層內鬥及政治動向。

國安委大案?任志強恐獲刑至少15年

3月19日,經常披露中南海內情的異議作家老燈在推特透露,任志強現在被關押在北京紀委,暫時屬於留置待理。目前來看,他的問題非常嚴重。沒人可以出面疏通。

因為是習近平欽定辦案,他那篇文章,深深激怒了習近平。連王岐山也不便出面講情了。

據知情人說,原來北京紀委要以妄議中央的罪名作黨內處理,基本定性內部矛盾。但處理結果上報後,習近平大怒,批示說任是屢教不改、有恃無恐、以儆效尤,必須嚴懲,要定為敵我矛盾,刑期不低於15年。

推文最後稱,如今任總的事情,似將成為一個標志性的歷史事件,後續的影響,難以估量。 

在此之前,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客座研究員韓連潮博士3月17日發推說,中共內部警告,任志強案是國安委大案要案,任何人不得打聽、插手、干擾辦案。

推文說,連日來,中共網管連續多次封群封號,禁提任志強三字,大陸網友重新流出4年前任志強微博被永久封殺的央視視頻,表達對任志強的強烈擔憂和牽掛。 

有網友跟貼評論說,「大炮何許人也,也許他已經嗅到了一些信息,吹哨了!所以或許幾個月內大陸就會發生翻天覆地變化!拭目以待!」

也有網友表示,「我和任志強不熟,猜這是冒名的,用腳丫子想也知道,這文章肯定是死罪。如果這是真的,任志強是豁出去了,這就是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塊版,黨內習只能控制政治局,黨內和海外要有所為了。」

傳任志強關在北京郊區紀委培訓基地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微信群傳來的消息,任志強目前可能已被北京紀委控制,導火索跟2月下旬網絡上出現的一篇批評中共病毒引發肺炎疫情的文章有關,網絡流傳這篇文章署名是任志強。

前《南方都市報》調查記者、現美國《移民報》總編紀許光曾與任志強見過一次面,紀許光2014年旅居美國洛杉磯,仍與大陸學者和新聞界保持聯係。

紀許光對自由亞洲電台《網絡博弈》節目證實了美國社媒上的信息。他說,他通過與中國朋友溝通了解到,任志強是被紀委帶走誡勉談話,關在北京郊區、紀委蟒山培訓基地。他認為,任志強的失蹤顯示中共黨內保守派和開明派之間的紛爭。

紀許光認為,這篇文章可能不是任志強所寫。不過,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3月15日文章說,已經證實這篇文章確實是任志強所寫。

任志強失聯 友人公開上網協尋

任志強失聯的消息,首先於3月13日由旅美中國政治學者韓連潮在推特披露。他說,來自中國友人的消息指出,任志強已被北京市紀委留置,地點是北京郊區蟒山的市紀委培訓中心。

隨後,任志強的友人、2018年3月間曾公開發文反對修憲取消國家主席連任限制的女企業家王瑛,即在微信上連發4則貼文,寫下「我的朋友任志強失聯了!你吭一聲呀,你在哪兒呢」。她的貼文,使任志強失聯的消息開始在中國傳開。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王瑛的貼文,還獲得包括北京電影學院基礎部教授崔衛平、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胡泳、經濟學者溫克堅、天津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李冬君等人的留言反應。

中國獨立記者高瑜3月14日則在推特表示,微信有消息傳出,任志強只是被當局叫去「談了談話」,目前人已經返家,但「看來不確」。

同一天,北京大學社會系教授鄭也夫向任志強的妻兒發表公開信,希望他們能夠證實一下任志強的目前的狀況。信中說,「如果這是謠言(指任志強被捕),無妨由您來澄清。如果逮捕而未向家屬通報理由,(中國官方)則屬違法」。

曾與任志強一起被中共網信辦在央視新聞聯播中點名批判的大V王亞軍,3月15日發推關注任志強。北京大學教授張維迎也在網絡呼喚任志強。

3月18日,大陸企業家王瑛告訴新唐人:「我就知道找不著他了。今天是第6天了,是給他打過電話的朋友親自跟我說的,包括今天上午、昨天上午、前天上午,這幾天都有我認識的朋友給他打電話,他太太說他和她沒在一起,沒有消息,這是很確實。」

好友求救外媒 向中共施壓

三位任志強的朋友告訴路透社的記者說,這位前華遠房地產公司的領導人自從3月12號後就失聯了。

任志強的好友、民間企業家王瑛在給路透社的一份聲明中說,「我們許多朋友都在找他。」他們「心急如焚。」 王瑛說,「任志強是公眾人物,他的失蹤廣為人知。對此負有責任的機構需要盡快對此做出合理和合法的解釋。」 

3月15日,路透社記者向北京市警方和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就任志強失聯的問題詢問,但他們都沒有立即回復路透社。

《紐約時報》3月14日報道說,任志強的失蹤,看起來是中共當局在中共肺炎疫情中壓制批評聲音的最新動向。

署名「任志強」文章炮轟中共

任志強的失蹤被指與他在網上公開批評習近平、中共的言論有關。

3月6日,署名「任志強」的一篇文章在網上熱傳。文章批當局在疫情爆發後,沒有及時讓國民知情,在2月23日的中共17萬人大會上,沒有追究與披露事實真相,也沒有查清疫情暴發的原因,更沒有人檢討責任和承擔責任,「試圖用各種偉大的成績掩蓋事實的真相,好像這個疫情是從1月7日的批示才開始。那麽去年12月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沒有及時公佈信息?為什麽會發生1月1日中央電視台追究8名謠言者的新聞?為什麽會有1月3日的訓誡?……」

文章指,從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現實是,「黨在維護黨的利益,官在維護官的利益,君則只是在維護一尊的核心地位與利益」。正是因為這種體制,中共才不公佈事實與真相,反而以抓批「謠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傳播,才造成了疫情不可控制的延燒。
 
這篇文章雖然沒有提到習近平的名字,但4次提到「一尊」、兩次提到「皇上」。文中甚至說,「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醜。盡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堅決要當皇帝的野心,以及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由於文中提到「4年前的2月19日」、「央視姓黨」及「引發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網大批判」等字樣,這篇文章被普遍認為出自任志強之手。事發至今,也一直未見任志強如往常般自行或委託他人澄清。

輿論關注任志強失聯背後的政治動向

任志強在中共體制內以敢言著稱,被稱為「任大炮」。2016年初,習近平在北京召開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時,提出了「黨媒姓黨」的方針。任志強當晚就發微博說,當所有的媒體都有了姓、又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會被遺忘了。

不到十天,任志強的新浪和騰訊微博賬號就被當局關閉。幾個月後,北京西城區委通報,任志強因多次在微博等平台和公開場合發表違背黨的「錯誤言論」,而獲「留黨察看一年」的處分。

現年69歲的任志強是山東萊州人,父親任泉生曾任中共商業部副部長。任志強是中共黨員,北京市政協委員。曾任華遠集團總裁、新華人壽保險公司董事。
 
任志強曾在2013年出版的一本名為《野心優雅》的自傳中透露,在他上初中時,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曾是他的高中班輔導員。而現任中共國家副總理劉鶴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與任志強有過業務交流,兩人私下裏互稱朋友。  

中國人民大學退休教授周孝正說,不少人關注任志強失聯一事,不只是出於對他本人的擔憂,也是出於這背後可能反映出的政治動向。事件牽扯到習近平與王岐山的關係,如果主席和副主席有了矛盾,與他們關係密切的人也會受影響。

德國之聲3月16日刊發評論說,任志強與王岐山是密友。王被認為在中共統治集團中思想相對開明,能力出眾。因他在2003年SARS疫情時臨危受命,出任北京市長,打贏了那場戰疫。此次疫情發生後,民間輿論強烈呼籲要他出來領導這場抗疫。

而此次疫情初期,由於中共瞞報、輿論封鎖和封城而造成的災害,讓中國社會對習近平有太多憤怒,自由派借著這種民意,直接發起了對習和中共的挑戰。

任志強在此敏感時期發文批評習近平,習會認為任背後一定存在黨內的一個反習勢力,利用社會不滿情緒,和自由派甚至海外的反習力量遙相呼應,借前期政府的抗疫失誤製造事端,公開向習挑戰。

那麽以任志強和王岐山的關係,這一反習勢力指向了王。但文章認為,任志強寫批習文章,不太可能去徵詢王岐山的意見,更不會在王的授意下寫該文,一旦王和這篇文章發生聯係,那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但反習勢力就是要讓習看到該文聯想到王,以加重習王二人之間的芥蒂,進一步離間和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