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發表評論文章認為,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對中國的真實疫情視而不見,幫助中共淡化疫情的嚴重性,導致疫情全球化。北京和譚德塞都應該對中共病毒所引發的肺炎大流行承擔責任。

《國會山報》評論文章撰稿人、德薩斯州聖安東尼奧大學政治學教授布拉德利泰耶(BRADLEY A. THAYER)和美國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LIANCHAO HAN)在3月17日發表的文章中表示,世界衛生組織(WHO)上周終於宣佈,中共病毒迅速在世界範圍內傳播,其所引發的肺炎疾病因此被定性為全球大流行。

泰耶和韓連潮在文章中問道,現在,全球有超過15萬例確診病例,有5,700多人死亡,為甚麼世衛組織要等這麼長時間才能認識到這一點,而許多衛生官員和政府在很早以前就已經確定這次疫情是全球大流行。

泰耶和韓連潮說,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和中共領導人一樣,應該為不計後果地管理這一致命大流行病負責。在1月份與習近平會面後,譚德塞顯然對在武漢和中國其它地區所發生的事情視而不見,並幫助中國(中共)淡化中共病毒所引發的肺炎疾病(COVID-19)的嚴重性、普遍性和範圍。

以下是泰耶和韓連潮在文章中的主要觀點。

文章說,從一開始,譚德塞就在為中共辯護,而不顧中共對這種高度傳染疾病的嚴重管理不善。隨著確診病例數目和死亡人數的激增,世衛花了數月的時間才宣佈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中共肺炎)為全球大流行,而在這之前,該疾病早就滿足了「人傳人,高死亡率以及在全球範圍傳播」的條件。

特朗普總統早在1月31日發佈旅行禁令來阻止中共病毒從美國邊境進入。譚德塞當時卻警告說,阻止疫情蔓延不需要實施廣泛的旅行禁令和限制措施。他說,這些措施可能會增加「恐懼和污名化」,且對全球公共衛生基本沒啥益處。他建議其它國家不要仿傚美國。

文章說,當譚德塞本應該專注於全球為抗擊病毒大流行所採取的措施時,卻反而將危機政治化。中共領導人本應為在解決疫情中的一系列錯誤舉動承擔責任,但譚德塞反而幫助中共推卸責任。譚德塞利用世衛平台來維護中共政府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例如,從去年11月發現的第一宗病例到武漢被封鎖,甚至直到今天,中共一直對這個病毒的起源和流行不誠實。那些試圖揭開真相的人被拘留或被失蹤,他們的網上報道和帖子被刪除。中共誤導了全球,而譚德塞加入了中共的這種誤導宣傳,公開讚揚中共在病毒傳播方面的「透明度」。

當習近平3月2日命令衛生官員使用「中西醫結合、中西藥並用」,加快推廣應用已經研發和篩選的有效藥物後,有眼尖的網友發現,世界衛生組織官網上專門介紹中共病毒肺炎問答指引中,做了一個微妙的變化。中英文版本出現差異,之前兩個版本都提到「不建議民眾採取傳統草藥治療新冠肺炎(中共肺炎)」。但在習的講話後,中文版本已經去掉了這項,但英文版本還保留。而目前,英文版本也刪掉了這項。

中共最近承諾提供2,000萬美元,幫助世衛組織抗擊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譚德塞對此表示感謝。但泰耶和韓連潮注意到,中共與譚德塞的母國埃塞俄比亞關係密切。該國目前被稱為東非的「小中國」,因為它已成為中共影響非洲的橋頭堡以及中共「一帶一路」倡議實施的關鍵地。確實,中共在埃塞俄比亞進行了大量投資。

儘管譚德塞沒有接受過作為一名醫療醫生的培訓,也沒有全球衛生管理經驗,但他還是於2017年當選為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是埃塞俄比亞的前衛生部長和外交部長,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政黨的執行成員,該黨在1991年的鬥爭中上台,並被列入了全球恐怖主義數據庫。

在譚德塞成為世衛組織總幹事後,批評人士質疑他試圖任命當時的津巴布韋獨裁者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為世衛組織親善大使。

文章最後說,當前中共病毒引發的疾病大流行表明,譚德塞不適合領導世衛組織。由於他的領導,世界可能失去了制止這種流行病或減輕其毒力的一個關鍵窗口(指的是世衛組織)。目前,世界正在與不斷增加的感染病例作鬥爭,許多國家已施加了限制措施。作為世衛組織的負責人,譚德塞應對自己在控制病毒傳播管理不善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承擔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