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官方媒體周四(3月19日)報道,伊朗衛生部估計,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該國肆虐,平均每小時高達50人感染病毒,每10分鐘就有一人死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

伊朗國家電視台報道,該國中共病毒疫情形勢嚴峻。感染中共肺炎(COVID-19)的死亡人數周三達到新高點,首次突破四位數,累計達到1,135人。

該媒體援引衛生部副部長阿里雷扎·雷西(Alireza Reisi)的話說,在過去24小時內,該國有147人死亡,同時確認1,192例新增病例,使總數達到17,361例。

伊朗官方新聞通訊社IRNA援引衛生部發言人卡諾什·賈漢普(Kianoush Jahanpour)的話說,每小時約有50名伊朗人感染中共病毒;每10分鐘就有一人死於中共肺炎。

一名在首都德黑蘭一家醫院工作的醫生周四染中共病毒宣告不治。根據伊朗官方披露的數字,到目前為止,伊朗有10名醫生和4名護士死於中共肺炎。

賈漢普在一條推文中還敦促人們,今年在家中慶祝伊朗新年諾魯孜節(Nowruz)。

伊朗被指隱瞞疫情

伊朗是除中國大陸以外的幾個疫情重災區之一。不過,專家擔心其實際病亡數字要高得多,而且政府對信息的控制和「維穩」的企圖使疫情得到控制的希望越發變得渺茫。

《紐約時報》聯繫到的醫務人員透露,伊朗醫院裏安插有國家安全人員,警告員工不要討論醫療設備供應不足或死亡人數等問題。

一位駐美國的醫生說,他在伊朗的同事被迫對疑似中共病毒的病例做出錯誤報告,以減少中共肺炎患者的死亡數字。

一位來自德黑蘭的病理學家說:「通過將其轉變為國家安全問題,他們給醫生和醫療隊施加了更大的壓力,並製造出一個混亂、恐懼的環境。」

伊朗的這些做法與中共的一貫做法如出一轍。事實上,疫情爆發以來,人們已經發現和中共關係親近的國家疫情嚴重。

伊朗與中共關係密切 惹火上身

香港《蘋果日報》報道,伊朗最早確診、死亡的患者是一位來自庫姆(Qom)的伊朗商人。在中國疫情爆發之初,伊朗曾明文禁飛中國,但這位商人卻仍然想辦法去了中國。而馬漢航空也在2月1日至9日期間有43趟航班飛往中國,包括飛往已封關的武漢。

馬漢航空是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重要收入來源及運輸渠道。IRGC被美國列為恐怖組織,其最高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今年1月被美軍用無人機斬首。

伊朗衛生部官員米諾·莫拉茲(Minoo Mohraz)曾表示,中共肺炎疫情與兩名中國太陽能發電廠工人有關。而馬什哈德醫科大學的校長則指稱,罪魁禍首是700名在庫姆神學院學習的中國人。

報道分析指出,伊朗未找到零號病人,不過,病毒循「一帶一路」引入的可能性極高。

伊朗於2018年加入中共「一帶一路」計劃,雙方之間貿易額達220億美元,佔伊朗外貿三分之一。

伊朗更於2019年允許中國人免簽,中共2019年派到當地承包工作的人數達2,132人,兩者間關係之密切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