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邁克爾‧蓬佩奧周二(3月17日)在國務院對媒體記者發表講話,並接受了記者提問。其間,提到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共關於疫情來源的聲明、ISIS新任首領、伊朗、敘利亞等問題。

據美國國務院官方網站公佈的消息,在記者會的開始,蓬佩奧表示:「眾所周知,特朗普政府繼續投入巨大精力,抗擊中共肺炎疫情,保護美國人民。我們國務院也在高度關注這一關鍵任務。我會稍微談一下這個問題,也很樂意回答一些關於我們在國務院所做的工作問題。」

之後,蓬佩奧宣佈說,美國將阿布‧易卜拉欣‧哈希米‧古萊西(Abu Ibrahim al-Hashemi al-Quraishi)指定為全球恐怖份子。他在美國去年擊斃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之後,被任命為ISIS的新任首領。他曾使用過多個別名,其中包括拉赫曼‧莫拉(Amir Muhammad sa id Abdal-Rahman al-Mawla)等等。

蓬佩奧對此表示:「在我們去年擊斃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之後,他被任命為ISIS的首領。我們已經摧毀了哈里發國,無論他們指定誰為領導人,我們都將繼續致力於消滅ISIS的持久戰。」

國務卿還指出:「美國國務院正在繼續進行指認,並繼續發揮領導作用,努力阻止恐怖組織的蔓延。今天,美國國務院還在制裁總部設在南非、香港和中國的九個實體,以及三名伊朗的個人。這些實體都是在知情的情況下,參與了從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義贊助國——伊朗購買、收購、銷售、運輸或營銷石化產品的重大交易。」

他還透露說,為了回應伊朗政權令人無法接受的核升級行動,美國商務部在制裁實體名單之外又增加了五名伊朗核科學家。

據稱,這五個人參與了伊朗2004年前的核武器計劃,也就是眾所周知的「阿馬德計劃」(Amad Plan),並且一直被伊朗政權僱用至今。在「阿馬德計劃」的工作停止後,伊朗繼續保存其「阿馬德計劃」實施時期的記錄和核武器科學家骨幹,包括這些個人。

針對伊朗政權,蓬佩奧還對媒體記者表示:「我還想提請大家注意伊朗政府圍繞武漢病毒(中共病毒)起源的錯誤信息誤導宣傳活動。伊朗高層沒有去關注伊朗人民的需求,也沒有接受真正的支持,而是在武漢病毒爆發的問題上撒了幾個星期的謊。」

他表示:「伊朗領導人正試圖逃避對他們極其無能和致命的統治所負的責任。可悲的是,伊朗人民已經忍受這種謊言41年了。他們知道真相:武漢病毒是一個殺手,伊朗政權是一個幫兇。我們只是想幫忙,我們將繼續以各種方式向伊朗提供援助,我們將繼續這樣做。」

蓬佩奧還對德黑蘭喊話說:「本著人道主義姿態的精神,美國還將繼續呼籲伊朗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在伊朗境內的美國人。我們將繼續追究該政權對其恐怖行為的責任,我們將繼續援助伊朗人民。」

在談到敘利亞問題時,美國國務卿表示,「我們將努力幫助敘利亞人民。」

他還特意提到了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行動。他說:「我們認為俄羅斯在土耳其軍事行動中殺害了數十名土耳其軍事人員,我們將與北約盟國土耳其站在一起,並將繼續考慮採取額外措施支持土耳其,結束在伊德利卜和敘利亞更廣泛的暴力。」

在此次記者會上,蓬佩奧還批評了國際刑事法院,稱「這個所謂的法院正在暴露自己是一個赤裸裸的政治機構」。

在回答記者提問的環節,有記者提問說:「美國國務院昨天發佈的一份報告稱,中共正在傳播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的信息——有鑒於此,你相信中共的遏制措施會像其官員們所說的那樣成功嗎?你是否相信中共正在誠實地報告它的病毒感染數字?」

蓬佩奧回答說:「就你提出的關於中共的問題,你看,他們正在進行的虛假信息誤導運動就是為了轉移責任。現在不是互相指責的時候。現在是要解決這個全球性的傳染病疫情的流行,並努力降低美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所面臨的風險。我的團隊剛剛和我們駐意大利的大使通完電話。我們的團隊在那裏幫助意大利人民所做的卓越工作將使每個美國人感到驕傲。我們在世界各地都在這樣做。」

他還表示:「總有一天,我們會去評估整個世界(對此次疫情)的反應。我們已經知道了一些情況:我們知道,第一個意識到有武漢病毒疫情的政府是中共政府。這使它有了一個必須負的特殊責任,馬上舉起紅旗說『我們這兒出現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是不同的、獨特的』,並指出它的風險。但實際上,直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全世界才意識到這種存在於中國國內的疫情風險。」

他還說:「我們會對此在適當的時候做事後分析。每個國家都有責任以及時準確的方式分享他們所有的疫情數據和信息,因為他們本身也有能力這樣做,不僅僅是因為這是應該做的正確的事情,還因為這也是為自己的人民、拯救民眾生命的方式。中國共產黨有責任這樣做,不僅是為了正在面對疫情受苦的美國人、意大利人、南韓人和伊朗人,也是為了他們自己的人民。」

之後,有另一位記者也在提問中再次問到了中共傳播疫情源頭的誤導新聞的問題。對此,美國國務卿回答說:「你的第三個問題是關於中國共產黨今天所發表的聲明。關於這一點有兩件事要說。首先,他們在聲明中暗示,是我們在美國採取的行動促成了這一切。這可不是在玩『蘋果派對』(Apples to Apples)聚會遊戲。你們都知道,你們現在擁有新聞自由,我們可以拿他們的聲明開玩笑,對吧,你們可以問我任何你們想問的問題,而我會給你們答案。但我們都知道,這種自由在中國是不存在的。事實上,中國民眾會告訴你,他們渴望更多的真實信息,人們想要更多地了解他們自己國家的情況,但是(中共)他們仍然繼續採取像你們在今天所看到的那樣的行動,他們不想讓世界知道他們內部到底發生了甚麼。」

他在記者會的最後還表示:「我們在幾周前確認的那些人,並不是能夠在這裏自由採訪及活動的媒體,他們是中共官方宣傳機構的一部份。根據美國法律,我們認定這些是外國代理人。這些在任何方面都不是完全相同的。我對中共今天做出的決定感到遺憾,它進一步剝奪了在全世界實施新聞自由的能力。坦率地說,(新聞自由)這對中國人民真的有好處,對中國人民真的有好處,在這個極具挑戰性的全球時代,擁有更多的真實信息,更多的透明度才能拯救生命。這(個聲明)是不幸的,我們剛剛看到了。我希望他們能重新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