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是3月16日,星期一。我是黃瑞秋。

先帶大家看一下中國大陸的情況。

湖北各地剛解封 黃岡就有人倒地 沒人敢扶起

中共宣傳中國疫情降溫,相繼對各地解封。湖北黃岡市政府12日通報稱,當地7縣已取得確診、疑似、無症狀感染者和隔離4類人員的「清零」,宣稱「黑夜已過去,黎明即將到來」,要各企業儘快復工。

不過「清零」不久,推特網友「湖北難民高飛」,就發出影片,披露湖北黃岡有青年突然在街頭倒地,無人敢扶。

此前,中共黨媒連日宣傳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緩和,11家方艙醫院陸續休艙,甚至新增病例也出現清零,但當地一位醫生家屬3月9日爆料說,漢陽有幾個小區又再次爆發大規模感染。

一位武漢的醫生家屬向新唐人披露:「昨天,前天,在漢陽那邊又有幾個小區又大規模的爆發了這個瘟疫,就是因為有人出院以後,出院說是治癒了的,然後在取快遞的時候,群體聚集又感染了。」

湖北疫情重災區黃岡蘄春縣,3月12日剛剛被解封,14日又傳出多處再遭封禁的影片。新華社曾經報道該縣,被湖北省宣佈為低風險區,周末多處地點再被封鎖,外界估計當地疫情又有變化。

中共病毒可在人體存活37天

國際權威《刺針》醫學雜誌,3月11日發表一項新研究報告,由19位中國醫生組成的研究團隊,分析了191例武肺患者的臨床癥狀、人口統計分佈、治療經過及實驗室數據。
 
研究團隊發現,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重癥(severe)患者體內的存活時間平均為19天,在危急(critical)患者體內平均存活24天。死亡患者直到臨死前,都可在其呼吸道中檢測到中共病毒。

該病毒在倖存患者體內的存活時間為20天,最短為8天。令人震驚的是,在某些情況下,病毒在倖存者中的存活時間長達37天;一些患者雖接受抗病毒藥物治療,但這些藥物似乎未能縮短病毒壽命。
 
全球各國公衛官員大多數採取14天隔離檢疫措施,這項研究成果似乎暗示需要更長隔離時間。

此外,中華預防醫學會期刊《實用預防醫學》,發表了一份題為《一宗在公共交通工具內氣溶膠傳播的武漢肺炎聚集性疫情流行病學調查》報告。報告表明,在冷氣機、封閉式空間下,病毒傳播的距離可能超越目前認為的飛沫傳播1米距離,最遠傳播距離已達4.5米。

此外,報告指病毒在車廂內的有效存活時間可能不低於30分鐘。

另據《中國時報》3月14日報道說,台灣小兒急診科吳昌騰醫生解析,由於中共病毒是屬於訊息核糖核甘酸(mRNA),代表這病毒遺傳物質結構是單鏈,比其他病毒脆弱,也就更容易產生變異。

吳昌騰指,病毒表面有親和ACE2的蛋白質凸起,也就是說人體內有相同成份,人體一開始遇到中共病毒,會把它當成身體一部份而不抵抗。這2點就是病毒狡猾地方。

他說,這樣有可能「治好的」人回家了,過不了20天又會發病。

在國際上,疫情也仍然嚴重。

美國以及歐洲多個國家,上周疫情急速發展,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或新的封鎖隔離措施。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納米比亞,也報告發現首宗中共病毒感染。

非洲北部的埃及,過去在檢測方面並不積極,其國內疫情的真實情況是個盲區,但近期不斷傳出前往埃及旅遊的遊客回國後被確診,顯示情況並不樂觀。

香港,11日確認8人埃及旅行團成員全被確認感染中共病毒,包括1名導遊共9名被確診。

此外,日本福島縣郡山女子大學的1名女性教授去埃及旅遊,14日回國後,被確診。大學方面緊急宣佈到3月31日停課,同時取消了18日的畢業典禮。

因此,各位出國旅遊,恐怕不能只依靠官方數字選擇地點。

洛杉磯一名亞洲大媽向鄰居的門把手上塗口水

11日有網友在社交媒體發推文,披露在洛杉磯一名亞洲大媽向鄰居的門把手上塗抹口水,並附上這位大媽這一惡意行為的照片,推文說:「大家小心了,南加大洛杉磯地區出現噁心的塗口水神經病。」

這名大媽是否確診感染中共病毒不得而知,此事很快在網絡上引起熱議。

早在2月初,在中共肺炎疫情肆虐之際,武漢一名女子被社區監控影片拍到疑似往門把吐口水;由於該女子所居住的小區疫情嚴重,90多人發燒,有30多確診病例,其行徑引起該小區民眾恐慌緊張,也引起眾怒。

香港防疫成功非偶然

最後和大家分析一下香港的情況。

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然而緊鄰大陸的香港,疫情卻出奇地輕微。

2003 年SARS爆發時,中共官方稱中國大陸有5327人感染,349人死亡,當時香港就有1755人感染,死亡299人,香港感染人數是大陸的30%左右。

中共病毒的傳染力,比沙士高出 20 多倍,香港的大陸遊客數量,則比17 年前高出了很多倍。大陸官方稱已經超過8萬人感染,即使還是按30%來算的話,香港至少應有2.4萬人感染。

因此,一般估計香港最有可能率先成為大陸之外的「第二個武漢」,然而目前香港的感染人數為132人,死亡 4 人,遠低預期。

被感染的那 132 人中,很多是從大陸過來的,香港本地人不多。而4 位死者中,2男1女老齡病人死亡,年齡約70至80歲,另一名39歲死者,則被證實為藍絲。

由於反送中運動,與之前比較,近月確實較少有大陸人來到香港,不過根據香港旅遊發展局入關的統計人次,從大陸來的中國大陸遊客為數仍很多。大陸遊客8月有9.3 萬,9 月 8.0 萬,10 月 8.3 萬,11 月 6.4 萬,12 月7.99 萬。而且香港有近50萬人在大陸工作,他們經常往來大陸,同樣會傳染病毒。

為簡化計算,我們以每天往來兩地的人數以10萬來計算,特別是香港有到武漢的直達高速列車,而且這次深圳、廣州的疫情都比較嚴重,這些都令香港人被感染的危險系數,會比澳門、台灣等地,高出數百倍、甚至千倍。

以台灣為例,台灣確診了 53 人。台灣每個月有大約 10 萬大陸遊客,而香港是每天大約 10 萬,這就相差 30 倍。而香港感染人數 132,只是 53 的 2.5 倍,這就意味著香港比台灣相對低了 12 倍!而台灣被國際社會譽為「抗疫典範」。

與美國來比較,2019年大陸遊客到美國的人數每天大約5100多人,比香港少20多倍,但香港確診人數 132人,比美國的 2340 人,相對少了 350 倍!

香港人喊出天滅中共 扶正黜邪

香港政府對抗疫基本起的是副作用,不封關、也沒有多少防疫措施,那是甚麼讓香港人整體抵抗力、免疫力,成為全球最高呢?

去年11月香港中大保衛戰,抗爭學生在中大二號橋與警察對峙,中大學生就在橋邊豎起「天滅中共」大橫幅,學生說:「神在保佑」。

很多香港市民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天滅中共」這 4 個字,就好比香港人的保命符,有了它,香港有神助,逢凶化吉。

新紀元雜誌也在 2 月 8 日「中共肺炎香港疫情全球最低,因為這四個字」的影片中分析說,過去半年,數百萬港人上街遊行反中共極權,不僅呼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還喊出「天滅中共」,站到全球反共最前線。

在正邪之間,港人選擇了正義良知,選擇天地正氣,拋棄中共邪氣。中醫認為瘟疫是邪氣入侵,正氣強就能抵禦邪氣,前半年香港人血淚的付出,清理了香港的邪氣 扶持了正氣,抑制了病毒的蔓延。」

反送中期間,香港大街小巷到處都是「天滅中共」的海報或手寫的字。有人說,「天滅中共」這 4 個字做成的條幅,就好比香港人的保命符,有了它,香港就有神助,逢凶化吉。

網絡流傳一篇「香港疫情「稍好」是反送中的果」的熱文,文章中說,因為反送中,人們不再相信港府,紛紛想辦法自救;亦因為反送中,香港人DNA大變,竟然不再「各家自掃門前雪」,不再自私,形成強勁互助自救文化和網絡;也因為反送中,全港各階層幾乎全部聯通了,(藍絲除外);因為反送中,香港的抗爭已經蜚聲國際,外界不會當你是武漢的朋友。最後,經歷沙士之痛的香港,可以極速反應,知道最重要的物資是甚麼,如何預防?

香港民眾因為站在反共最前線,從而成為武漢疫情全球最低地方,這是不是,誰越遠離中共,誰就越安全?

今天的疫情最前線就到這裏。

守護真相,永不放棄。我們的堅守,好需要大家的支持。

我是黃瑞秋,下次見,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