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3月16號。

一個星期以前,就是3月8日,北京表彰了一批三八,不對,是三八紅旗手。就是各個領域的女性模範。其中有一個是新華社湖北分社記者,廖君。

結果,這個引起了很多人的憤怒。因為這位三八,紅旗手,之所以被表彰,是因為她一直在湖北武漢堅持報道,當然,都是官方口徑。

廖君有三篇重磅報道被人們記住了,第一個,標題是:2019年12月31日,《實地探訪華南海鮮市場店舖多數正常營業》;第二篇,是2020年1月1日,標題是:《8人因網上散佈「武漢病毒肺炎」不實信息被依法處理》;第三篇是1月3日《病毒未發現人傳人證據》。

華南海鮮市場,現在已經被拆掉了,徹底消毒了,李文亮染病去世了,吹哨人成了救命恩人,散佈非法信息,現在成了偉光正行為,未明顯發現人傳人證據,當然已經被證實完全是個謊言,現在這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不但人傳人,而且傳遍全球,有十萬人感染,數千人死亡。

網民當然感到憤怒。我們說,中共的體制不能用一般邏輯來衡量。一般來說,捅了這麼大一個簍子,就算給你按下來了,大家也會繼續裝傻。哪有這種哪壺不開提哪壺的,還專門讓大家想起過去那幾個月的黑暗歷史,把他抖出來,讓大家說一說。

其實,廖君一定非常委屈。因為中國的記者,就算是新華社的,發的稿件也必須符合當局的『口徑』和『精神』。記得我們前些天講過這個『精神』的重要性吧。不符合上級的『精神』,輕者丟掉工作,重者會有生命危險。所以,她按照精神去報道,好像大家也不能挑剔太多。你最多說她,太假的東西,可以閉口沉默,就不要說了。

不過,我比較關心另外一個事情。

廖君自己說,在疫情期間,她寫了200篇報道,90篇內參。

我特別想知道,她的這九十篇內參,寫了些甚麼內容?

以前我們在談社會負反饋機制的時候談過,共產黨制度設定中,原本有一些負反饋的設計。新華社、人民日報記者的內參,是其中最重要的部份。

在中國,有很多大的案件被反轉,都和新華社記者的內參有關。比如內蒙呼格吉勒圖冤殺案,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如果不是一個新華社記者的內參寫了幾次,一個普通的市民,怎麼可能推翻內蒙自治區公安廳和政法委的鐵板釘釘?

廖君的內參寫了甚麼?關係很大。

如果她寫的是真實疫情,北京應該做出快速的反應,如果她寫了假的疫情,則北京會認為自己的錯誤決定是對的,會繼續錯誤。

反過來,如果她的內參報告是符合『精神』的,就說明中共的負反饋體制完全失效,大概距離崩潰也就不太遠了。

說到內參,以前我在四川的時候,有兩個朋友,都是做媒體的,都是官方媒體。一個是新華社的,一個是電視台的。

有一次跟這些朋友到下面縣裏面去玩。因為有一個是新華社的,所以縣裏面的縣委宣傳部部長親自接待,不但安排住宿,還每天請吃飯。我當然就跟著打牙祭了。

那是八十年代,當時新華社記者,或者人民日報記者這個頭銜,因為可以寫內參,所以下面非常重視。萬一他們寫了甚麼東西報上去,可能就會吃不了兜著走。

這兩個朋友非常有意思,他們是兩夫妻。一年中國新年,家裏掛出了個對聯,上聯是『喉舌』,下聯是『耳目』,我跟他說,橫批應該是『五官科』。

四川這個地方,很有意思,很有些傳統文化底蘊。反映在對聯上,可能有些朋友知道,很有意思。記得在四川農村見過一副對聯,很感動。那時是八十年代,趙紫陽還在四川。上聯是『殺豬吃肉』,下聯是『賺錢蓋房』。這個比甚麼鼓足乾勁、力爭上游帶勁多了。

四川有這個傳統。以前六十年代的時候,有一個老先生寫了一副對聯,上聯是二三四五,下聯是六七八九,貼出來沒人知道甚麼意思,但很快他被抓起來判刑,為甚麼?原來是缺一(衣)少十(食)。

其實四川是有這個傳統的。我以前在四川聽過一個掌故,說以前有個軍閥,因為沒有甚麼文化,所以經常講別字。比如草菅人命,他說成草菅人命,革命軍人馬革裹屍,他說成馬革裏屍。一年過生日,有個秀才挺壞,送了一副對聯,上聯是:山管人丁水管財草菅人命;下聯是:皮裏袍子布裏褲馬革裏屍。把他說的兩個白字給放進去了。山管人丁水管財,中國人講風水,山勢好家裏人丁興旺,水勢好,家裏財源廣進,所以是山管人丁水管財,然後草就管了人命了,當然就是扣了這個白字兒了;皮裏袍子皮裏褲馬革裏屍,也是這個意思。這個軍閥還挺高興,因為他沒看出來。

四川還有一個對聯非常有名,在武侯祠,是陳壽寫的。

上聯是:能攻心則反側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戰
下聯是: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

當然,這個是批評和評價諸葛亮的,因為在武侯祠。能攻心則反側自消,說的是諸葛亮七擒七縱孟獲,最後讓他自動歸心蜀國。不審勢即寬嚴皆誤,講的是蜀國地方小人口少,發動多次戰爭,結果導致國家有問題了,所以是後來治蜀要深思。

據說這個對聯毛澤東非常喜歡,他還送給許世友,讓許世友認真琢磨。當然這個挺好笑,因為許世友是個武將,對文化不感興趣。許世友有很多故事,他在廣州軍區當司令,開大會講話,下面很多人,許世友上來拿了很厚一打文件,下面開會人大家一看,心裏說完了,這得講多久啊。結果許司令打開第一頁,『今天傳達軍委的......』,然後翻頁『指示』。原來一頁只有十多個字,大家心裏才放心了。

這個說遠了。

今年呢,還有另一位三八紅旗手,她是中共國防大學教授、博士導師梁芳,3月11日在微博發文稱,根據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一次高層會議上承認新冠病毒是美國的一種新型攻擊武器,國防部長埃斯帕也『肯定了新冠病毒在中國的實踐』,說通過這種方法大大削弱了中國的實力,等等等等。她的博文還稱,中國必須加強戒備,防止外國的生化攻擊。

梁芳是中國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軍事戰略教研室教授,博士生導師,海軍大校軍銜,她也是中共頒佈的「優秀中青年骨幹」、「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全軍首批外宣專家」。

梁芳作為國防大學軍事戰略教研部的教授,可以說是軍中的「權威人士」,她推出上述所謂「美媒消息」,可不是一般五毛的效果。

當然,因為這篇「報道」內容太過離譜,而且極為容易證偽,反而引發了很大的反效果。

為甚麼容易證偽呢?因為你到華盛頓郵報查一下有沒有這篇報道就行了。就算看不到華盛頓郵報,也很容易判斷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

就算中共病毒真的是美國投放的一種生物武器,然後由美方自己出來,公開地說,炫耀自己幹了一件很漂亮的事,公開地,這可能嗎?

投放生物武器這根本就是一件反人類的罪行,會帶來嚴厲的懲罰,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拿到檯面面上公開討論。

過去幾天,美國防疫工作很被動,測試盒劑不足,應付疫情顯然是準備不足。中國官方媒體還大肆譏笑。很多人聽信,認為美國危險,讓人趕快會中國。如果是美國人放毒,自己會沒有準備?金庸小說中,藍鳳凰,五毒教教主,最喜歡放毒,兜裏面肯定裝著解藥吧。美國人比藍鳳凰差遠了,放了毒,自己還沒有解藥,最後把自己毒了。

咱們就算梁教授受騙了,被網絡謠言欺騙了。她的反應也未免太奇怪了。她說,中國必須加強戒備,防止外國的生化攻擊。如果美國人放毒如此證據確鑿,就算中國不敢宣戰,最起碼也是強烈譴責,批倒批臭,踏上一隻腳甚麼的,或者要立即宣佈索要賠償吧?

雖然梁芳很快刪除了這條微博,不過其截圖仍在網上流傳,成為網友們譏笑的材料,也成為指責中共當局「無恥造謠」的反面教材。

就連胡錫進胡總,也出面發聲,要梁芳「不能編造假消息」。其實他說輕了,其實他是說你編造的謠言級別不要太低了。

胡說這個「報道」突破了「我們能夠有的最大想像(力)」。說自己在《華盛頓郵報》沒有查到梁芳所說的這篇「報道」。當然,如果有這篇「報道」,早就應該引發國際關注,全世界會鋪天蓋地,不可能隱藏得住的。

我特別想說的是,中國的軍事戰略,軍事策略的高級專家,會犯這樣的錯誤,大家不覺得有點可怕嗎?

在全世界目前這種非常詭異的局勢裏面,在中國所謂『崛起』,形成了與其它國家,尤其是和美國的這種劍拔弩張的局勢、這種情勢之下,有一個這樣的軍事戰略專家,是不是會令人擔心呢?反正我是很擔心的。

好,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裏。

如果各位喜歡我們的內容,別忘了訂閱、點贊和分享,如果有甚麼建議,可以貼在下面,我們可以下次和大家討論。

守護真相,永不放棄。我們的堅守,需要各位的支持。

謝謝大家。

我們明天再見。#